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56、我床单呢我

  “阿梅姐……”
  阿晴缩着脑袋,小手拉着被子不断的往上拉没脸见人。但是脚一凉又赶紧盖住脚,整个人慌乱不已。
  阿梅冷着脸,眼神很愤怒,脸色很难看。
  看了眼还昏睡不醒一脸疲惫的毕礼耕,又看了看面容红润大眼睛水汪汪的阿晴,鼻尖动了动闻到一些别样的气息。
  身为过来人的阿梅,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没想到,前面两天还好好的,自己就是回去休息了一夜,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看到阿梅不吭声,阿晴心中慌的要死。她可是知道阿梅不喜欢自己的,这万一要让自己滚蛋岂不是吃了大亏?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阿晴可是纯净无暇的,结果在医院病床上就……
  我才是吃亏的人好不好。
  这混蛋说什么没交过女朋友,花样那么多你骗鬼啊你。
  难道无师自通?
  小手掐着毕礼耕的腰肢,阿晴眼神慌乱不知道如何应付。
  但是,毕礼耕毫无反应,睡的死猪一样。
  这还不算,嘴里还嘀咕着:“阿晴妹妹,我不来了我,不好玩。”
  阿梅眼神凌厉,阿晴哭丧着脸。
  这混蛋,求饶的是我好不好,你做梦做反了吧。
  又狠狠的掐了一下,阿梅看不过去了有些心疼弟弟:“你够了,让他睡会。”
  阿晴讪讪的笑了笑,有些心虚。
  我干嘛要心虚啊……
  “姐,我……我穿衣服啊。”
  “快点。”
  阿梅冷着脸走出去。
  阿晴忍着疼快速的穿戴整齐,看着破破烂烂的护士装唉声叹气。
  她无可奈何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拉开了门。
  阿梅进来一看更是怒火中烧,看着阿晴一手捂着前面两个圆.洞毫无优雅姿态的样子,气的擦点没昏过去。
  弟弟就被这样的狐狸精给迷住了,这什么装扮这,女孩子哪有这样打扮的。
  谁没事会把胸口剪两个破洞,简直了。
  阿梅脸色更黑了,阿晴更加尴尬有心解释这是毕礼耕干的,又没什么证据。
  “姐,你坐姐,我给你倒水。”
  阿梅冷着脸坐下,看着阿晴去忙碌,满眼的挑剔目光。
  忽然目光一拧脸色都白了,整个人气的发抖。
  你前面剪烂就算了,你后面也……
  阿梅脑袋一转就明白这俩人研究了什么科学姿势。
  我弟弟毕礼耕那么老实朴素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懂这些资本主义的恶心东西?
  一定是这护士故意勾引。
  阿晴端着茶杯回过头,一看阿梅的眼神顿时更加心虚,脸红的滚烫,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忽略了什么。
  她都要哭了:“姐,我这是……”
  “你坐。”
  “我是被阿耕逼迫的,我……”
  阿梅头疼的看着她:“行了行了,我不管你什么心思,阿耕喜欢你就行。”
  “哦。”
  阿晴有些委屈。
  明明是他强迫我的,还说就看看。
  还说就摸一下。
  还说蹭一下。
  还说就三下。
  结果三个小时都没完。
  阿晴患得患失,心态转变很快。
  昨夜之前很开心很得意,看着毕礼耕讨好自己,感觉胜券在握,进退有据。,
  但是今天……
  万一这混蛋不要我怎么办?
  万一他家人不同意怎么办?
  阿晴有些慌了……
  阿梅也头疼,她是看不上阿晴的。说不上为什么,反正看到对方第一眼阿梅就感觉阿晴这人不好,这是一种本能的直觉。
  果然,她本能是对的,弟弟遭遇了毒手。
  “哎,这孩子,我从小看着他长大,一直提醒他男孩子要保护好自己,结果……”
  阿晴脸色僵硬,低着头扣着手指不敢说什么。
  阿梅也意思到什么没有再说下去,看了眼阿晴语气缓和下来:“我知道他喜欢你,我也不反对。不过你别高兴,我只是不想阿耕难过。”
  阿晴:“我懂,我懂。”
  “你既然明白,以后就对他好一点。”阿梅很满意对方的态度,看到阿晴在自己面前乖巧的样子,心中莫名有些舒坦。
  我这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
  阿梅摇了摇头接着说:“不过,男人都是善变的,他现在喜欢你事因为没见过世面,你又不要……咳咳,你又刻意接近。”
  你想说我不要脸的勾引吧。
  阿晴哭丧着脸抬起头看着阿梅。
  我到底做什么了我。
  阿梅有些尴尬,一不小心擦点说了心里话,好难为情。
  她赶紧接着说:“这个身为女人我也是为你好,如果阿耕成熟了,见识的多了,发现他被你,反正就那个意思,到时候你体谅一点。”
  我要怎么体谅。
  阿晴想反驳,但是一想到毕礼耕说过姐姐对他多好多好,她就没有了底气。
  万一那混蛋醒过来不要我怎么办。
  阿晴更加后悔昨晚上没有坚持住,看都不该给他看。
  好奇,好奇你妹啊好奇。
  我怎么这么傻。
  “总之,以后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前提是你要懂事,别让阿耕难过。”
  阿晴默默点头,她相信毕礼耕对自己这么痴迷,应该不会移情别恋吧。
  我们都研究了6+9等于几了。
  他不喜欢我怎么会跟我算算术。
  而且,阿晴心中也有些疑惑。毕礼耕前面可是很害羞的,正因为自己才表现出了巨大的爱意。
  或许,真的是因为我无意间勾引了他,祸害了这个男孩。
  想一想,心里充满了负罪感。
  多单纯的一个孩子啊,就这么被我毁了。
  我干嘛还有些自豪呢。
  “阿晴,阿晴……”
  “;啊怎么了姐?”
  阿晴回过神看到阿梅盯着自己,有些脸红的夹了夹腿。
  “你流口水干什么?”阿梅疑惑的问道:“还有,赶紧去换衣服,这样子像什么样子。女孩子还是要自爱一点,以后希望你记住。”
  “我这就去,这就去。”
  又被莫名其妙的嘲讽了,我怎么不自爱了。
  阿晴心好累,这姐姐大人不好伺候啊,对我很有意见。
  以后这日子怎么过。
  换了身衣服重新回来,打扮一新的阿晴看到姐弟俩正开心的说这话。她有些幽怨的白了毕礼耕一眼,毕礼耕莫名其妙:“怎么了你?是不是我姐说你了。姐,你别对阿晴有意见,她干这一行是职业需要……”
  我……
  你特么傻瓜成这样,就没看床单吗?
  “咦,床单怎么换了?”
  阿晴有些傻眼,着急的问。
  “哦,乌烟脏气的,我让别的护士帮忙扔了。”
  听到阿梅的话,阿晴整个人都懵了。
  完了,最后证明自己的证据都没有了。
  “你们就没看?”
  “有什么好看的,一个破床单。”阿梅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好了好了,我买了鸡汤你过来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