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精灵之卧底难当 > 第六章 周某人?

  “那个,博士,你听我解释……”雨宫有些慌了,连忙向梅兹解释……
  “没事没事,你们年轻小伙子和年轻小姑娘冲动点正常,我也年轻过,理解理解……”梅兹博士托着下巴表示理解,接着又说:“只是你们为什么非要到我的研究所里干这个呢?”
  梅兹博士表示不能理解,到他这个外人的房间里搞这种事情,现在的小年轻都喜欢玩这么刺激的吗?
  “臭流氓!还不赶快起来!”水舰队妹子有点怒了,毕竟被这个无耻老贼群殴加偷袭,现在又被吃豆腐,换谁都生气……
  雨宫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趴在妹子身上,赶紧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那个博士,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没事的雨宫,你不用解释,博士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和女朋友玩刺激的,真的。”梅兹博士摆摆手,一副我完全理解的表情,搞得雨宫完全插不上话。
  “那个,博士,你看看她的衣服啊,她是水舰队啊!”雨宫简直要被气死了,非常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守了19年的贞操还在……
  最终在雨宫的据理力争之下,终于让博士相信水舰队的成员前来窃取研究成果,而他则碰巧路过发现了小偷,于是顺手阻止。
  “你三更半夜怎么会从我研究所路过……”梅兹博士觉得这小伙子精神多少有点不正常啊……三更半夜的跑我研究所附近来,难道是想……夜袭我?趁我睡觉想对我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时雨宫察觉到,梅兹博士的眼里多了一丝戒备和……恐惧?
  雨宫有些慌了,莫非他猜到我也是过去偷他的资料的了?这可不行!我一个联盟派来的专业卧底,要是被普通人识破谎言也太不专业了!
  为了展现自己的专业素养,雨宫觉得自己必须马上想出一个有科学依据并且天衣无缝的理由解释自己为什么半夜出现在研究所。
  “其实我自幼修行,每到半夜就要吸取大地之灵气天空之精华,今日夜里我预感自己即将渡劫飞升,却感应到此地有奸人作祟,这才放弃飞升的机会前来惩奸除恶……”
  雨宫的大脑飞速运转,接着几句瞎话脱口而出,说的梅兹博士一时有点发懵,虽然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好像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对方失去了什么重要的机会?
  “那,博士,您继续睡,我把这个歹人送入衙门……啊不对,送到君莎小姐那里去。”
  雨宫趁着梅兹博士还没反应过来,马上抓起水舰队的妹子就溜出了研究所。
  将水舰队的人送到警察局以后,雨宫这才回到神奇宝贝中心的房间里,看了看自己刚才拍的石板照片,反复确认了自己没有拍漏什么以后,拿出通讯器给火村发了一份过去。
  接着他就蹑手蹑脚的从鞋底掏出另一个通讯器,“火岩队目前正在调查古辰镇遗迹,疑似寻找某种古代神奇宝贝。”雨宫将这句语音发了过去,接着将拍下的石板照片发了过去。
  这算是第一次任务完成了吧,火岩队和联盟的第一次任务都是。
  想到这里雨宫才安心的睡去。
  而梅兹博士却躺在研究所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他还是很在意雨宫的话,对方为了帮他保护研究成果居然舍弃了那么重要的事情……
  这让他非常过意不去,躺在床上纠结了好一会,梅兹博士叹了口气,坐回了桌上,接着打开了桌上的抽屉,里面躺着一个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梅兹博士深吸了一口气,将黑盒子打开……
  第二天,雨宫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劳累一天,这一觉算是睡舒服了,穿好衣服,雨宫盘算着是时候回去交差了,于是径直走到了乔伊小姐那里办理退房。
  “欢迎您下次光临。”
  乔伊小姐用着职业微笑为雨宫办理了退房手续。
  “等等!”正准备出去的雨宫被梅兹博士叫住了。雨宫这才停下来回头,看见梅兹博士急匆匆的跑过来。
  “有什么事吗?梅兹博士。”雨宫看着弯腰喘着粗气的梅兹博士礼貌性的询问。
  “昨晚的事情非常感谢,非常对不起耽误了你飞升渡劫的机会,这个是我的谢礼,请务必收下!”梅兹博士双手捧着一个黑色的盒子递给雨宫。
  “额……这怎么好意思呢?”雨宫挠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飞升渡劫啥的纯粹是他随口胡说的……
  “不,请务必收下,这个东西留在我这里也没用了,交给你的话说不定能发挥更大的价值。”梅兹博士依然保持着弯腰低头双手捧着黑盒子的动作,一副你不接受我就一直弯着的架势。
  雨宫实在没办法,虽然他不是什么要脸的人,但是本来他就是去偷资料,偷完资料顺手抓了个自己本职工作就该抓的水舰队,现在还要收下被偷人的谢礼?这是人干的事吗?
  雨宫马上接下了谢礼,装到了自己包里。
  梅兹博士这才站直了身板,再次感谢了雨宫,简单道别以后安心的回到了自己的研究所,雨宫见梅兹博士走了,这才安心的离开了神奇宝贝中心。
  来到了古辰镇的海边,钻进了小树林……找出了自己之前停在这里的水上摩托。
  费了吃奶的劲才把这摩托推进水里,骑了上去。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雨宫哼着小曲骑着摩托,完成任务以后就是舒服,摩托一点都不颠了……
  “嗯?”雨宫这才意识到不对,低头一看,水上摩托压根就没动……
  “怎么回事?”雨宫仔细检查了一下水上摩托……
  “谁特么把我电瓶偷走了!”雨宫愤怒的吼着。一边吼脑海里一边出现了一个男子叫着: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不对啊,我现在身份是反派啊!谁敢偷反派的电瓶?!大反派!?”雨宫抓狂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