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精灵之卧底难当 > 第六十三章 第三个冠军

  大吾看着手中的朱红色的宝珠,他这么叫是因为雨宫说这叫朱红色的宝珠,但是其实倒还是有点点棱角,不算是个完全光滑的宝珠,不过还挺好看的。
  通红色的整体,隐隐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宝珠内部有着一个金色的欧米茄Ω的符号,虽然有点不规范,不过应该是欧米茄Ω没错。
  这个东西就能唤醒传说中的固拉多?
  虽然看起来的确有种神奇的力量的样子,不过还是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对于大吾这样的丰缘本土的人,固拉多就是神话中的神奇宝贝,现在给他一颗红色的珠子就说能唤醒固拉多,这是什么概念呢?
  就好像给你一根金色的棒子,然后告诉你这是金箍棒,拿它就能唤醒齐天大圣孙悟空,遇到这种情况,换你你也懵。
  大吾思考着之前白袍人打开来历,就他现在的推断来看,这里绝对不是自己原先待的世界。
  先是遇见各种已经灭绝的化石神奇宝贝,又遇到这种奇装异服的怪人。
  而且,他们似乎把神奇宝贝称为魔兽,他在学校的历史课本上似乎看见过,古人之前确实将神奇宝贝们称为魔兽。
  而且那人也没有用神奇宝贝球来放出喷火驼,而是通过语言来呼唤。
  刚才逃跑的时候也没有用神奇宝贝球收回喷火驼,而是和一个矮小的老人一起把失去战斗能力的喷火驼拖走了……
  也就是说他们没有神奇宝贝球……难道这里真是古代的世界?
  我穿越时空了?不对啊!能够控制时间的应该是传说中的时空之神帝牙卢卡,或者说森林守护神雪拉比才有这种能力……
  我明明是接触了那颗紫色的水晶才……
  大吾想到了那颗紫色的水晶……和之前那个未知神奇宝贝胸腔的水晶完全吻合!
  难道这是那个未知神奇宝贝的能力?那个神奇宝贝拥有和传说中的神奇宝贝类似的能力?
  大吾开始怀疑起来,莫非那个神奇宝贝是其他地区他不知道的传说中的神奇宝贝?
  可恶,信息量太大了,一时整理不过来了啊……
  大吾开始仔细整理自己的思绪起来……
  ……
  “你怎么看?”联盟办公室里,坑雨宫的那个联盟探员将雨宫发来的语音放给沙发上的一个男人听着,面色十分着急。
  “前冠军大吾于遗迹中失踪,我现在正在前往搜索营救。”
  雨宫的声音不断的在办公室里重复,沙发上的男人穿着纯白色的礼服,披着纯白色的披风,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个气质-----优雅。
  蓝色的发型配上清秀的五官,使他儒雅的气质更浓了。
  如果雨宫在这里应该会嫉妒的骂一句娘炮……
  这个男人就是丰缘现任冠军,雨滴道馆前馆主-----米可利!
  他目光严肃的看着雨宫发来的图片……昏暗的地方,一只大狼犬正在努力的刨坑……
  “你的意思是?”米可利大概猜到是什么情况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先听听探员的说辞。
  “发来这条信息的人,是我们精挑细选的火岩队卧底。”
  米可利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了解,他之前就听说联盟早准备对火岩队和水舰队进行一些行动,所以他不意外这种卧底战术。
  虽然没什么新意,不过从过去的经验来看,这种手段非常有效率,只要卧底选的足够靠谱,瓦解一个组织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他在执行火岩队的任务的时候偶遇了大吾,两个人应该是发现了某个遗迹,而大吾在那个遗迹里失踪了。”探员神情严肃的说。
  “所以?你的卧底不是去救他了吗?”米可利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大吾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至少在战斗方面,他可不敢说自己能百分百战胜大吾。
  他能成为冠军很大程度是因为大吾早有辞职的想法,所以他才能顺利成为冠军。
  如果他和大吾真正的打一场,保守估计,胜算应该是四六开,他四,大吾六。
  再加上,卧底火岩队这种重要任务,他们选得卧底应该是精英中的精英,这样的人做事肯定有自己的考虑和打算,不可能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
  这种人没有把握救出大吾的话,应该会先向联盟汇报才对,而不会自己一个人就冒冒失失的进那种危险的地方。
  所以,他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他已经进去了超过五个小时,联盟也已经完全搜索不到他的通讯信号了。”探员看着米可利不以为然的表情,马上将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了米可利。
  接受不到通讯信号,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一般来说就算持有者遇害,通讯信号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因为这两件事完全没关系啊。
  但是接受不到信号这才是最坏的情况,无法查询到持有者的位置,无法确认持有者的生死,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失踪……
  如果这个卧底失踪的话,也就是说,大吾也很有可能遇到什么事情了,这让他不能淡定了。
  一直以来,他都把大吾当成自己的朋友,对手,关系可以说是挚友了,所以,他不能再这样悠哉悠哉了。
  “他们最后一次出现的位置在哪里。”米可利黑着脸,向探员询问道,意思很明确,告诉我应该去哪里找,我现在就要去找他们。
  “武斗镇,后方的某座山里。”探员如实回答,他的目的就是说服米可利去救他们。
  因为如果大吾都遇害了,一般的训练家或者搜查官估计也应付不了,所以,他才会来找同为冠军的米可利。
  米可利站了起来,挥了一下身后的披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