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医品太子妃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偏执

  
      “没哪,脚抽了一下!”邵宛如伸手想去摸自己的脚,无奈肚子太大,手够不到。
  
      另一只强健的手伸了过来,替她揉了揉脚,年轻俊美的皇上松了一口气:“没生就好,没生就好!”
  
      这话一说话,也觉得自己的话不对,急忙又道:“朕不是这个意思,就是现在没生就好!”
  
      说完又觉得不对,一时间自己也笑了。
  
      邵宛如已经笑的说不出话来,什么时候腹黑阴沉的仿佛修罗王似的楚琉宸,连句话也说不清楚了。
  
      “你还笑,朕说错了吗!”楚琉宸瞪了她一眼,无奈含着清雅笑容的他,实在没什么大的震摄力。
  
      邵宛如欢快的继续笑道,笑了几下之后,忽然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一看邵宛如的情形,楚琉宸蓦的坐了起来,急道。
  
      “我……我肚子痛……好象要生了!”邵宛如含痛抬起小脸,苍白着脸色看着楚琉宸道。
  
      楚琉宸愣了一下之后,急忙站了起来,只披上一件外裳就跑到宫门口去叫人,幸好人都是早早准备好的,也分了不同的时辰守候在外面,听闻皇后娘娘叫生了,各司其职的把人带走,送入了产房。
  
      楚琉宸站在产房门口,他的脸色原本就比一般人白一些,眼下看起来更是苍白,虽然威仪不小的横在那里,看着象是在压阵,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僵硬。
  
      兰太贵妃过来的最快,看到站在门口显得僵硬的儿子,特意过来柔声道:“先在一边坐下,别挡着路,一边里面忙起来,皇上还会担误事。”
  
      楚琉宸眨了眨眼睛,一句话也没说,居然乖乖的听话了,跟在兰太贵妃去了一边的偏殿休息,只是目光依然紧紧的盯着偏殿的门口。
  
      坐立不宁的样子很明显,小宣子给他上了茶,看他这么一副样子,也安抚他道:“皇上别担心,皇后娘娘吉人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您放心吧!”
  
      “她刚才很疼,”楚琉宸喃喃自语一般的道,往日脸上带着的慵懒之意早就消失了,坐在椅子上身子也很正,以往就算坐在龙椅上,他也喜欢斜斜的,懒洋洋的坐着,什么时候坐的这么端正过。
  
      “皇上,生孩子都疼的,不过一会就没事了,生下小主子就好了!”小宣子安抚他道。
  
      楚琉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悦的道:“你说的这么轻巧,难不成生过?”
  
      小宣子脸色一下子苦了下来,眼巴巴的看着楚琉宸,这话扎心了,他倒是想生也生不出啊。
  
      “齐珏说生孩子很危险的,许多女子……”楚琉宸自言自语的道,话说到这里突然站了起来,有种很急迫的感觉,方才突然之间邵宛如要生了,他也没想那么多,眼下想起齐珏曾经向他说起的话,唇角紧抿。
  
      想了想大步就往外走。
  
      “皇上,皇上,您在这里等着,不能去产房!”小宣子一看就知道他的意思,急忙追了出运煤。
  
      楚琉宸理也没理他,大步的往产房而去,在产房门口被兰太贵妃拦了下
  
      来:“皇上要去哪里?”
  
      “朕去看看皇后!”楚琉宸一本正经的绷着脸道,如果是往日,兰太贵妃必然会退步,眼下这个时候却没有再退半分:“皇上,这个时候去,不过是打扰到皇后娘娘,方才皇后娘娘就已经让人出来守在产房门口,不让皇上进去!”
  
      兰太贵妃伸手指了指产房门口的玉洁道:“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楚琉宸抬眸冷冷的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玉洁,玉洁被看得瑟瑟了一下,她其实还是留在里面好,在这里压力太大,皇上拿冷眼瞟人,也幸好这是玉洁,跟着邵宛如从江洲过来的,这若是换了一个旁人,被皇上这么冷冷的看一眼,必是要跪了。
  
      “朕就在这里走走!”楚琉宸冷着脸道。
  
      “好,那就你在这里走走!”兰太贵妃不得不同意下来,转身边上的椅子上坐定,也让楚琉宸坐下休息一会。
  
      产房里传来邵宛如几声痛楚的呻吟,邵宛如虽然看着柔弱,但其实就是一个要强的,她这会忍不下来,疼的哭了出来,该是多么的痛。
  
      楚琉宸脑袋一懵,蓦的站起来,还没待边上的兰太贵妃反应过来,已经走到玉洁的身边,玉洁正要上来拦,边上的小宣子一把拉住她的衣袖,使劲往边上扯。
  
      同是主子面前最得力的,这个时候就看谁动作快了。
  
      玉洁没提防小宣子会动手,小宣子是早有准备,自打看到皇上从偏殿出来,小宣子心里已经有了考较,知道皇上不进去看恐怕不行。
  
      这会见皇上冲进去,他当然要助自家主子一臂之力。
  
      玉洁被拉到一边,其他人根本不敢拦楚琉宸,楚琉宸推门就冲了进去。
  
      邵宛如一波痛楚刚过,才睁开眼睛,忽然感应到手上一暖,抬眸对上楚琉宸焦急的眼睛,他凝白的额头上居然有汗滴凝出来,眼眸幽黑的不见底,仿佛那是两潭万年的寒潭。
  
      “灼灼,你别怕,我在这里!”楚琉宸用力的握住邵宛如的手,掌心也是一片湿意,不管在人前表示的如何镇定,那都是表相,都是假的,他的心就没有真正镇定过。
  
      “你……你出去……”邵宛如眼眶红了,咬咬唇,几乎控制不住哽咽的道,伸手推了推他。
  
      “我不走,我在这里陪着你,哪里也不去!”楚琉宸坚持道。
  
      “你……你走,你不走……我……我不生了!”邵宛如也急了,用力的想推他,无奈他就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瑞安大长公主方才已经进来了,也过来劝:“皇上,您在这里皇后娘娘汉有用力,还要浪费她的精神,您先到外面去等着,有什么也可以听到,而且还不能让她分神。”
  
      听瑞安大长公主这么说,楚琉宸想了想,这次居然很听话,接过一块帕子替邵宛如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我就在外面,灼灼你要我进来,就叫我。”
  
      “好,我知道!”邵宛如道,又一波痛楚涌上,手紧紧的握住楚琉宸的手,指甲几乎掐进他的肉里。
  
      楚琉宸一动不
  
      动的任她掐着,待得这一波痛楚过去,才放下邵宛如的手,走出了产房,在门口站了站,身子晃了晃。
  
      小宣子急忙上前扶了他一把,感应到他全身都是绷紧的,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到外面的椅子上悠着。
  
      坐了一会,楚琉宸又坐不住了,站起来又到产房的窗口听声音,每每里面传出邵宛如的呻吟声,便脸色惨白,就如同以往身体绷不住时的情形。
  
      兰太贵妃想过来劝他,但又怕他生气,正焦急间,太皇太后过来了,兰太贵妃急忙迎了上去。
  
      太皇太后-进来后看到楚琉宸候在产房的窗口,伸着脖子往里面听音,哪里还有平日的优雅从容,不由的也笑了,走过来拉了拉他的衣袖,才发现他整个人的状态几乎是绷紧的。
  
      “宸儿,先坐一会,你这么绷着可不行,皇后一会就能生下的,她的胎位很正,没什么事的,别一会儿她没什么事,你再急的晕过去了!”太皇太后笑眯眯的道,神色安详。
  
      看到太皇太后,楚琉宸仿佛也找到了主心骨,“皇祖母,她真的没事吗?”
  
      “不会有事的,之前已经让人诊过了,不是吧!”太皇太后道,伸手拉着他的一只衣袖,把他拉了过来,重新安置在边上坐下。
  
      邵宛如生产的还算顺利,当里面传出婴儿的啼哭声时,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太上皇也过来了,看了看楚琉宸紧绷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笑着拍了拍他的手:“没事了,不会有事的。”
  
      “是位皇子!”高嬷嬷笑嘻嘻的抱着孩子走到门口,给外面候在那里的一群长辈们看看。
  
      楚琉宸趁着这个空间冲了进去。
  
      里面已经收拾好了,邵宛如疲倦的看着楚琉宸进来,低声问道:“我们的孩子可爱吗?”
  
      “可爱的,很可爱,谢谢你!”楚琉宸伸手握住邵宛如的手,声音不自觉的有些哽咽,方才那一刻在外面,他过的如坐针毡。
  
      别人只说她的这个皇后,是靠了自己,却没有想到,她才是自己心中的光明,如果没有她,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
  
      这种感情,他其实一直有,而方才在外面那段度日如年的时间里,越发的清晰。
  
      没有她,不可以!
  
      如果真的没有了她,他宁愿没有整个世界!
  
      “你是不是没看我们的孩子!”看他如此举止,邵宛如笑了,柔声问道,孩子才抱出去,他就进来了,算算时间,可能也没看到。
  
      “孩子不急,我先看看你!”楚琉宸道。
  
      什么都不急,唯有你才是我最急的软肋,此生唯有你,才是安好,若是没有你,既便得了这天下,我也愿意去轮回路上祭典你的轮回,纵此生已休,那就修来世之路,只愿从此于你生生世世,岁岁朝朝。
  
      伸过手,轻轻的抱住了邵宛如,吻轻轻的落在她的额头,没人注意到他此时眼神的偏执与疯狂,他所许的愿望都是真的……
  
      此生有她,便拥有幸福,若无她……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