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16 谈笑退敌

  就在此时,从远处的墙头传来一声冷哼:“就这样让你带人离开,我这王府侍卫长也不用当了!”
  一声箭啸,箭急如电。
  流云风顾及身边姐弟,再加上对方箭势急猛,格档不及,只能驾御身下骏马,高高跃起近两米,踏在箭矢之上,借力向前,飞奔而去……
  墙头上那身穿银色铠甲的侍卫长冷笑一声,并不着急,翻身跳下王府围墙,几个王府食客高手也已闻讯赶到。
  “王爷有令,不要伤了他身边的女子,至于那刺杀军师的大胆刺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流云风策马在城中穿街过巷,飞奔几里后,身下骏马渐渐地无力,突然失了前蹄,向前跌倒,得亏他修习六艺御术在身,已感觉到不妥,马倒之时,抱着乔羞玉一跃而起,避免了人仰马翻的狼狈。
  一看那黑马,肚子上竟中了一枚暗箭,血流不止。
  这暗箭名为射马,射出时无声无息,极难防御,专门对付马匹,中空的箭管会一点一点放干马匹的血,初时难以察觉,是军中暗哨所用,用来堵截敌军信使。
  流云风走到马儿跟前,见它已血枯力竭,已无回天之力,低声说:“马儿啊马儿,多谢你这一路陪伴。”
  说着,以笔作剑,刺入它的脖子动脉之中,结束了它的痛苦。
  乔羞玉看得真切,身子微微一颤。
  这在这时,流云风突然回过头,身形一闪,人已到她面前,出笔如电,刺向她的身后。
  乔羞玉被吓住了,浑然不知发生了何事。
  只见眼前一花,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隐藏形迹的侍卫,竟不知什么时候潜到了她的身后,正准备将她掳走。
  流云风的铁笔刺中他手臂,将他挑了起来,甩向一边。
  动作连贯,迅疾如风,瞬息之间就将那隐身潜来的侍卫击退,收笔而立,将乔乔羞玉拉过来护在身后,环视一周:“羞玉姑娘,一会恐怕会有一场恶战,你站在我身后。”
  乔羞玉听他声音温和,却包含坚定不移的意志,心中涌起一股安定之感,虽处险境,却丝毫不觉惊慌。
  流云风扬声朝远处喝道:“再上前一步,莫怪我铁笔无情!”
  远处冷笑连连,人影闪动,一人阴阴回了一句:“小小儒生,竟敢如此胆大,连王爷侍妾都敢掳劫,速速将人交出。”
  声音飘飘忽忽,不辨方位,显然是用上了纵横言术,混淆了声音来源。
  “王府弓卫已经遍布这条街巷,你插翅也难飞,再不将人交出,百箭齐发,你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得折在这里,不要自误。”
  流云风不言,瞬间手书“诛邪灭魔”四字,化为弓矢在手,拉满弓弦,文气墨箭悄无声息地朝远处百米外的树冠中射出。
  只听见远处树冠之中传来“啊”地一声,一人从树上掉落,摔倒在地,狼狈爬起,躲入树后,恼羞成怒地大喝一声:“给我射杀他!”
  百箭齐发,呼啸而至。
  流云风手握铁笔,手书正楷,每一笔都如同剑招一般,挥舞间,文气如星光闪现,附于笔尖,在黑夜之中仿佛流星划破黑夜苍穹。
  叮叮之声不绝于耳。
  转眼间击落射向他数十支的箭矢。
  “再射!”
  流云风又挥笔而书,这一次,用的却是行书,飘逸流畅,优雅从容,仿佛并非临阵对敌,而是在与人比文弄墨一般轻松自若。
  浩然文气越发地浑厚,聚集了天地灵力,弥漫在他的周围,箭矢遇上文气阻碍,如入水中,速度锐减,到了两人身边,已没有了杀伤力,纷纷掉落地上。
  立于他身后的乔羞玉何曾见过如此神奇的一幕,不由地看呆了,一股淡淡的书香气息涌上心头,闻之顿觉神清气爽,连思维也清晰了许多。
  流云风收笔而立,回头朝她微微一笑:“羞玉姑娘,你持此玉在此地稍待,我去去就来。”
  说着,手中光华一闪,将聚文玉配重新放在她手中。
  水墨之风拂起,身形消失在原地。
  不一会,远处传来弓矢落地,哎呦痛嘶之声,不绝于耳。
  乔羞玉听着远处激斗之声,紧紧攥着手里的玉佩,心跳如鼓。
  一个黑影悄悄地从后方潜来,突然伸手朝她抓来。
  乔羞玉惊呼一声,手中聚文玉佩感应到她的心绪变化,突然闪烁光华,涌出浩然文气,护住她周身。
  一只文气所化的拳头击向来袭者,将其击退数米。
  “聚文玉佩?”
  来袭者显然也认识此物,眼中闪过贪婪之色。
  文气闪现中,一股巨力袭来,乔羞玉只感觉手中玉佩几乎要被对方吸走,护体的文气与对方的文气相抵相消,聚文玉佩所凝聚的文气之拳头被对方剿碎。
  聚文玉佩之中源源不断地涌出文气,但始终还是有限,没有文意支撑的文气,就好比没有根骨的躯体,绵软无力,若只是对付普通盗匪,足可震慑,但对付一个儒门修士,却显疲弱。
  用不了片刻,当聚文玉佩之中所储藏的文气被消耗殆尽时,人和玉都要落入对方手中。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流云风的声音:“羞玉姑娘,他以儒门小术擒你,何不以诗经大道对之。”
  乔羞玉闻言,虽不明所以,但对流云风的话深信不疑,情急之下,也不管应不应景,随口吟唱:“南山之石,固而弥坚……”
  甜美的歌声,婉约流转的韵律,与玉佩之中文气共鸣而振。
  玉佩文气受歌声韵律驱动,再不是涣散的状态,有了文意作骨,文气化为南山之石,挡在她身前,将那儒生格物之力挡下。
  那儒生略显惊讶,握笔在手,狂草“飞流直下三千尺!”
  文气涌动,诗句引动了天地灵力,在乔羞玉的头顶形成一朵巨大乌云,一道拇指粗细的电蛇从乌云之中直劈而下……
  乔羞玉本是兰心蕙质,自幼吟诵诗经,刚刚驭动文气化为南山石的情景,让她瞬间明白这聚文玉配得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