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29 童言无忌

  钟规一脸惊讶:“我还从未见你如此看重一个人,倒真要好好留意一下……对了,我听刑部的人说,你最近在翻查前刑部侍郎秦有光的案件,我得知后特地赶来劝告你一句,此案是尚书大人亲自督办,结案陈词也由他奏请圣上过目,由圣上定夺结案,你可不要自误前程。”
  寒三尺微微一笑:“多谢钟兄劝告,寒某明白了,不会再追查此案。”
  钟规像是松了一口气,笑道:“自从寒兄调任京兆府刑司之后,你我也有好长时间未曾相聚,明日钟某在百花楼设下一桌酒席,还有当年的几个同窗,想要与寒兄化解当年恩怨,寒兄务必赏脸。”
  “寒某必到。”
  ……
  回到旧居,流云风看着眼前的乔羞玉,几乎没认出来。
  此时的乔羞玉身上已换了他给她的那套象牙白丝裳,腰缠一根银丝梅兰刺绣束腰带,尽显腰臀之间的婀娜曲线。
  胸前一件金丝绣花抹胸,略有些紧致,却更显丰隆,那块洁白的聚文玉就挂在胸前,美玉嫩肌相得益彰,真如粉雕玉琢一般,也只有乔羞玉这样的身段,才能穿出这种效果来。
  见流云风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乔羞玉脸露腼腆之色,小声问:“怎么了,不合身吗,我也觉得有些紧了,可能是我太胖了。”
  流云风这才反应过来,“不,一点也不胖,正所谓天生丽质难自弃,布衣绫罗总相宜,就这样挺好的。”
  心里暗自担忧,若乔羞玉这样穿着出去,只怕要引来不少狂蜂浪蝶,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乔羞玉生平第一次听到一个男子如此夸赞之语,俏丽的脸颊浮起一丝动人红润,难免有些羞涩,轻声说:
  “我一个农家女子,穿这样的衣裳总是不太合适,在家里穿穿也就罢了,公子还是帮我买几匹棉布……”
  流云风暗叹她的蕙质兰心善解人意,“等下次过来,我再给你带一些,你要的药材我已经给你带来了,你看看这些够不够。”
  说着,从衣袖中取出从城中各处拍卖行采购而来的药材,堆了满满半个屋子,浓郁药香在空气中弥漫开。
  当他取出那株青莲时,光华四射,满室生香,盖过了其他药材的药香。
  乔羞玉眼中露出惊喜激动的光芒,接过来一看,竟然还是新鲜活株,显然是刚刚采摘不久,这等药材自然是越新鲜药效越强。
  “风公子,莫非这是刚刚采摘的?”
  流云风点了点头。
  乔羞玉一脸激动,“有了这些药材,我终于可以熬制解毒丹,胜武的毒也能解去了!”
  ……………
  一日之后,解毒丹熬炼完毕,一个成熟的莲蓬一共熬制了十几颗解毒丹,每一颗都晶莹如蜜,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
  小男童服用一颗之后,加上乔羞玉辅以金针引毒血,体内蛇毒尽去,恢复了活力,胃口大开,修养了几天,得益于青莲养气补血的功效,气色更胜之前在彭镇之时。
  乔羞玉见他已无恙,将剩下的解毒丹装入玉瓶,连同剩下未取用的青莲植株和两朵未成熟的莲花一起交还给流云风。
  “公子,这种珍贵的天材地宝,取用不可尽竭,还是将它植回原地,以待他人有需要时取用。”
  流云风看着她娇美红润的脸蛋,感叹道:“世人皆贪婪,见宝心喜,恨不能全占为己有,何曾想过为后人留根,唯羞玉姑娘你心系他人,此等醇厚心意,比这莲花甘香更胜一筹,能与你相识,实在是流云风三生之幸。”
  乔羞玉不知所措,急忙回礼,乔胜武正好走进房来,见状拍手笑道:“要拜堂了吗?太好了,姐姐终于要嫁人了。”
  流云风哈哈一笑,乔羞玉急忙直起身来,说了句:“我去给你们做饭”,逃也似地出了房间。
  小男童走到流云风身边,绕着他打量了一周,恍然道:“原来是大哥哥你呀,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娶媳妇了没啊?”
  流云风见他奶声奶气,说的却是大人的话,格外逗趣,笑着回答:“我叫流云风,今年18,尚未娶亲。”
  “你喜欢我姐姐吗?”
  “喜欢。”
  对着这样一个童言无忌的小男孩,流云风实在说不出违心之言。
  看着门外忙碌的乔羞玉,如此一个心地质朴善良,绝色娇娆的美人,哪个男子不梦寐以求。
  但也只能仅止于喜欢而已。
  身为世家公子,儒门子弟,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不得他做主,在花楼里浪荡嬉闹是一回事,但若想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娶回家,却是另外一回事。
  “那你快把她娶回家吧,要不然迟早会被坏人抢走的。”
  “风哥哥只怕没有这个福气。”
  “姐姐不美吗?虽然胖胖的,可是这样抱起来软绵绵很舒服啊?”
  乔胜武做了一个脸埋在乔羞玉胸前摩挲的动作。
  听着这无忌童言,流云风心中忧思尽去,哈哈大笑。
  ……………
  
  吃过晚饭,乔羞玉坐在池塘边的凉亭里,弹奏着古琴,不时的抬头看看池塘边上寻着蟋蟀的叫声挖洞灌水,沾得浑身是泥的两人。
  “风哥哥,抓到了,是一只金须将军,这回一定把你的铁齿飞龙打倒!”
  乔胜武一个飞扑,激动地抓起一只蟋蟀。
  “小心摔着!”
  乔羞玉话音刚落,乔胜武便一个打滑,掉落池塘,手却依旧紧紧抓着他新捕的“金须将军”,一个骨碌从池塘里爬起来,连泥水也不拍一下,把金须将军装入蟋蟀笼,朝凉亭飞奔而来。
  乔羞玉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回过头时,流云风悄无声息地在她身边坐下,与她只隔了一个手掌的位置。
  也不知是晚霞太美,还是她脸上的胭脂太红,粉嫩的面容越发地红润动人。
  “公子在思念谁?”
  “小时候,母亲带着我和兄长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我也和胜武一般无忧无虑,有兄长和母亲的陪伴,这片小小的池塘便是我最纯粹无染的天地,我的本心所在,也是我修学的根基,找到你自己的本心,方能凝聚至真至纯的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