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30 明心之难

  “本心吗?”
  乔羞玉陷入了深思,拨动琴弦的手指使急促时而轻缓,偏离了固有的曲谱,完全随心意而动,即兴而奏。
  身体周围气机随着她的心意被牵引,聚文玉佩之中文气汹涌而出,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沐浴在文气之中的她,散发出柔和圣洁的光芒,让本来白皙如玉的她更加娇艳不可方物。
  流云风看着她的变化,眼露赞赏之色。
  乔羞玉是他所见过儒术修习者之中,进境最快的一个,短短数日就已经凝炼出文气,明心境大成,这很可能跟她服用百年文气滋养文物炼制的定魂丹有关,再加上自幼受她爷爷教习诗经,积累足够深厚,这才稍加指点就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来。
  想当年他十二岁之时,读书破百卷,初明心志,混进青楼,目睹青楼众生百态,人性之恶,与书中圣贤教诲相去甚远,心境受阻,进境停滞一年之久。
  明本心之难,唯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
  乔羞玉心性纯洁,无一丝杂质,所以更为专注清明,只不过,修行这种事,光有悟性不行,还得有经历,进境越快,根基越不稳,到了见性境,要见得真性情,往往会更加困难。
  乔羞玉的这种变化维持了数息才停止下来,感受着感观都跟以往有所不同,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脸露茫然之色。
  流云风笑说:“你如今已是明心大成的境界,辅以你的南山石术和火球术,自保已不成问题。”
  乔羞玉啊了一声,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之间就突破了,仔细回味,只感觉心意畅通,一个念头流转之间,就有无数的灵感迸发而来,周围的一切都看起更为生动活泼了,仿佛都在跟她心灵沟通一般。
  气机被心意牵引,心念一动,一团火苗在她掌心之中冒起。
  她吓了一跳,急忙甩掉,一团火球随着她手掌甩出,击中了溪边不远处一棵大树,大树瞬间被烧断,树干朝她倒下。
  等她回过神来时,人已在流云风臂弯之中。
  “你如今刚刚突破,境界还未稳固,对术式的掌握无法收发自如,刚刚那团火球消耗了你九成体力,修行之路艰难险阻,稍有不慎就会伤及自身,不可急于求成。”
  乔羞玉闻言安心下来,听着他温和而坚定的声音,筋疲力尽的困意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在他怀中沉沉地睡了过去……
  ……
  乔羞玉从昏睡中醒来,已是夜里。
  乔胜武正趴在她床边,用手中草丝逗弄着竹笼里的“金须将军”。
  她试图坐起身来,只觉四肢却酸痛无力,才知修炼儒术非但耗费精力,更耗费体力,只是以文气化为火球就让她如此疲惫,想到流云风以文气化弓矢牵引两人御空飞行,该是何等强大的精神力。
  四周张望,屋里已不见流云风身影。
  就在这时,警觉忽生,身体本能地生出反应,心念动间,胸口处的聚文配玉发出一股耀眼的光芒,文气自玉中逸出,护住周身。
  朝窗户望去,“谁在那里?”
  窗户边,渐渐地浮现出一张独眼人脸,在黑夜之中显得有些惊悚。
  乔羞玉起身将乔胜武护在身后,一脸警惕盯着对方:“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潜入我居所?”
  独眼男子一言不发,从窗户外钻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打量了屋里一遍,不见流云风身影,暗松一口气,盯着乔羞玉,眼神中闪烁着惊艳之色。
  “难怪风少爷要逃婚,原来在屋里藏了这么一个美人,连随身的玉佩都给你了。”
  乔羞玉闻言微微一惊,“逃婚?您是……”
  “风少爷没跟你提起过吗,前几日是他定亲下聘的日子,结果到了门前,他却丢下定亲的队伍,让洪福家丢尽了脸面,也让相国府蒙羞,夫人大发雷霆,特地派我来抓风少爷回去!”
  乔羞玉脸露慌张之色,“公子他不在,要不您等公子回来……”
  独眼男子冷笑一声:“他既然不在,那只好请你随我回府里一趟,跟夫人好好解释清楚!”
  说着,就要上前拉扯乔羞玉的手。
  “不准欺负我姐姐!”
  乔胜武从乔羞玉背后钻了出来,一头撞在对方的要害处。
  独眼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一巴掌扇了过去,乔胜武一头撞在桌角上,撞破了额头,血流了下来,晕倒过去,手里的蟋蟀笼子也摔破了,金须将军从笼子里跳出来,跳出窗外。
  乔羞玉急了,呵斥道:“你为什么要打人!”
  “打人?你若不跟我回去,夫人连杀人的心都有!……咦?”
  独眼男子见乔羞玉因情绪的变化,引起了动天地灵力波动,朝她所站的方位汇聚而来,形成一股若有若无的文气漩涡。
  “看来风少爷还真是对你情有独钟,竟然连儒术都教会了你奔腾。”
  说着身形一闪,一掌朝乔羞玉的胸口抓来。
  乔羞玉又惊又怒,虽然明心境大成,奈何对方招式下作,心绪不宁,文气涣散,勉强凝聚出“南山之石”。
  独眼男子冷笑一声,区区明心境的儒术,他还没放在眼里。
  化掌为拳,轰在乔羞玉面前的南山之石上。
  本以为南山之石会轰然而碎,谁知巍然不动,仍然坚不可摧。
  独眼男子微微一惊,却未停顿,身形一闪,绕过这南山之石,来到乔羞玉身后。
  论对敌经验,乔羞玉那是他的对手,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掌拍晕,扛了起来,从窗户蹿了出去。
  ………………
  趁着夜色,流云风潜入洗砚湖百米深的湖底。
  初春的湖水还有些冰冷,借着月光,流云风在湖底游动了数百米,终于找到一处隐秘所在,将青莲重新植回。
  正要浮出水面,忽然听见扑通一声,远远看见一个沉入湖底的身影,还以为又是哪个情场失意的佳人才子投湖轻生,正要上前救起。
  却发现那身影婀娜灵活,在水中活动自如,哪像是溺水之人,心中一动,潜到湖底一片水草丛中,看着远处灵动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