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32 兴师问罪

  金发女子动弹不得,怒急攻心,再加上刚刚喝下一碗混有砒霜的汤药,本要运功修练,如今毒性上涌,身体已失去了反抗能力。
  羞愤交加,竟就此晕了过去。
  两个小丫鬟惊呼一声“小姐”,对流云风怒目而视:“大胆淫贼,你可知道我们小姐是谁?就算是皇亲国戚,也不敢这样对我们家小姐!”
  流云风刚刚怒火中烧,管他什么皇亲国戚,狠狠揍了这金发女子一顿屁股后,怒气稍消。
  这才放开了她,发现她已然羞怒交加,晕了过去,脸上毒疮如青转黑,显然是剧毒攻心了。
  两个丫鬟急奔过来,将她搂在怀里大哭:“小姐,你快醒醒!”
  一人泪眼朦胧地瞪着流云风:“淫贼,我家小姐要是出了什么事,百花楼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流云风取出青莲解毒丸,正要上前喂她服下,两个丫鬟站起来挡在他面前,怒目而视。
  “你们不想让她毒发身亡,最好让她服下这药丸。”
  两个丫鬟眼露疑色,其中一人转头对另一人说:“刚才是他救了我,也许他真的没有恶意。”
  两人犹豫了片刻,终于让开。
  流云风上前撬开金发女子的嘴,将药丸放入她口中。
  看着她脸色由黑转青,又从青转白,毒疮尽退,渐渐地显露出一张绝色容颜来,显然生命已无忧,此时不走,只怕她醒来又要拼命,不等两个丫鬟反应过来,转身跳入湖中,飞快远去。
  ………………
  回到旧居,流云风刚踏入院门,就听见乔胜武哭泣的声音,几个衣着华贵的家丁坐在大厅中,翘起了二郎腿。
  见他回来,其中一人神情傲慢地站起来:“风少爷,你总算回来了,让我们好等,夫人有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流云风跨入厅中,冷冷扫了他们一眼,“滚!”
  几个奴仆脸色一变,为首一人冷笑说:“连三少爷对我们也是客客气气的,你一个庶出的少爷……”
  说话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肚子上中了一脚,飞出屋外两米多远,跪倒在地,捂着肚子呕吐起来。
  流云风扫了其他人一眼:“我就算是庶出,也是少爷,区区几个下贱东西,也敢不经许可闯进我屋里来,带着人滚出去,下次再次我看见你们出现在这里,就不是一脚这么简单了。”
  几个奴仆你眼望我眼,眼中闪过一丝惊惧,被踹倒在地的白管事,可是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个,已是明心境大成的实力,没想到竟连这绣花枕头少爷的一脚都受不住。
  几人扶起地上的跪地不起的白管事,恨恨地留下一句“看你能狂多久”,匆匆走了。
  流云风走到乔胜武面前,看见他额头上的伤,眼中闪过怒色,蹲下身擦去他脸上的泪渍,“别哭,在这等着,风哥哥这就去带你姐姐回来。”
  安抚了乔胜武的情绪之后,转身大步出了门去。
  ……
  洪福夫人府中大厅里,此时坐着十几人。
  洪福夫人坐在正中卧榻之上,流云嘉立在左侧,右侧上首坐着一对含怒的中年夫妻,身后站着洪福安,还有满脸气愤,号身材微胖的女子。
  坐于洪福夫人右侧的中年男子,腰粗肚圆,红光满面,穿着奢华,腰间挂着一张金镶玉算盘,眼神光彩精锐深沉,一看就是精明细致之人。
  若京城各大商户见他在此,早已凑上前奉承恭维,只因此人,手里几乎掌握了天下商行一半的财货流通,算得上是各行商户的财神爷,他便是玉京城乃至整个大周的首富,洪福商行总掌柜——洪福厚。
  立于他身后的洪福安与洪福娇,正是他的亲生儿女。
  乔羞玉姐弟被独眼男子押到这些人跟前。
  “见了夫人和洪福老爷还不跪下!”
  独眼男子要强按乔羞玉下跪,乔羞玉抿着嘴,就是不跪。
  “怎么回事,流云风人呢?”
  “回夫人,风少爷并不在居处,不过却在风少爷的居处发现了这个女人,小的猜测风少爷正是为了这个女人才悔了洪福小姐的婚约。”
  洪福夫人扫了乔羞玉一眼,冷冷道:“说,你跟那混账东西是什么关系?”
  乔羞玉何曾见过这等阵仗,抿着嘴一言不发。
  洪福夫人冷哼了一声:“哪来的乡下倔丫头,连个礼数都不懂,巴嬷嬷,教教她这个家的规矩。”
  一名面相尖薄的老妪从门口走进来,一脚踢向乔羞玉的膝窝,却被一股文气给反弹回去,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只见乔羞玉在这老妪出脚的瞬间,身上现出一面风骨之盾,正是从她胸口处的聚文玉配感应到攻击气机所发。
  洪福娇指着她尖声嚷道:“他连儒门重宝聚文玉配都给她了,一定是她勾引他,甜言蜜语迷惑他,怂恿他逃婚的,不要脸的小贱人!”
  洪福夫人眼神一寒,“巴嬷嬷,把玉配给我扒下来,她是什么身份,也配戴这玉!”
  老妪走上前,一掌朝乔羞玉脸上搙去。
  啪——
  这一掌乔羞玉身上文气护盾被她一掌拍碎,乔羞玉脸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嘴角流下一丝血迹。
  老妪一脸狰狞地伸手抓住她衣襟,用力向两边一扯,乔羞玉衣衫登时被扯开,露出里面的束衣来,玉佩就挂在胸前。
  堂上几个男人目睹此景,眼神微微发生了变化。
  几个女人看在眼里,脸上的表情越发冰冷。
  洪福娇叫嚷道:“把玉配扒下来!这个不要脸的小贱婢,仗着有点姿色,四处勾引男人,把她扒光了游街去,让大家都来看看这臭不要脸的是个什么货色!”
  她的话,让在场的几个年轻男性都有些尴尬,移开了目光。
  老妪伸手去抓乔羞玉胸前玉配,却被乔羞玉抓住她的手,抿嘴道:“这是公子给我的,除非公子亲口要回去,谁也不能拿走。”
  老妪愣了一愣,回头望向堂上的洪福夫人。
  洪福夫人冷笑一声:“只有那个忤逆东西,才能惯出这臭毛病来!给我掌嘴,打到她不犟嘴为止!”
  老妪闻言眼露凶光,抬手就朝乔羞玉嘴上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