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35 殴打三哥

  一杖下去,流云风纹丝不动。
  流云嘉感觉手中之杖像击打在了棉花上一般,越往前越吃力,最后杀威杖停了下来,离流云风膝盖只差丝毫距离。
  在外人看来,这一杖威力之猛,足以击碎坚硬的岩石。
  只有流云嘉自己心里明白,刚刚那一杖,根本没有伤到流云风分毫。
  脸上有些挂不住,冷笑说:“这一杖,我只用了一成力,只是想给你点教训,你若再不跪下,真把你打瘸了,可别怪我出手不留情面。”
  流云风瞥了他一眼,“我敬你是我兄长,让你三杖,是礼数,三杖之后,若再咄咄逼人,休怪我不给你留脸面。”
  流云嘉一张俊脸涨得通红,“你找死!”
  手中杀威杖显现出一根根如血丝一般的文脉,如同有了生命气息一般。
  这是见性文脉,可让化形的文气如同拥有生命一般,更加灵活多变,威力也更强。
  又是一杖,抡向流云风膝盖……
  这时的杀威杖,已隐隐带着一丝杀气。
  乔羞玉看在眼里,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知道流云风的实力早已远远超越了明心境,但在封天禁制的压制下,境界始终只是停留在明心境,她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抵挡住流云嘉这发怒的一杖。
  流云嘉无论是境界,还有身份地位,都高出他一大截,占尽了优势。
  情急之下,恨不得帮他挡下一杖,但她也明白,以她目前的实力,只会成为他的拖累。
  实在不忍见他膝碎腿断的画面,闭上眼睛,不由自主地捏紧了他的手。
  流云风回头看了乔羞玉一眼,只见她俏颜惨白,娇躯轻颤,心中感动,轻声说:“不用担心,他伤不了我。”
  乔羞玉睁开眼睛,看着流云风温和坚定的目光,颤抖的身子稍微平静了一些。
  杀威杖抡下,发出呯的一声闷响。
  流云风不躲也不闪,站立如松,浑然不动。
  流云嘉一杖抡下之后,见流云风全然无视他的存在,竟还有闲心安抚身边美婢,怒火淹没了他的理智,心里只想将这个几次当着长辈的面让他下不来台的小贱种抡倒在地,将他打得跪地求饶,痛哭忏悔为止。
  “礼有云,事亲有隐而无犯,左右奉养而无怨!”
  他口念《礼记》经义,敬亲大义化为滚滚如洪的文气,手中杀威杖足足粗了一圈。
  文脉如青筋一样暴露在杀威棒之上,显示出他此时心中的暴怒。
  座上的流云耀看在眼里,眉头皱起。
  从流云嘉挥出第一杖被流云风挡下之时,他便已看出流云风修为绝非如表面一般只是明心境,只是碍于众多长辈在场,不忍落了自己这胞弟的脸面。
  流云嘉眼中杀气腾腾地盯着流云风:“上次在祠堂,你府中那只死老狗冒犯我母亲,让他自裁而死,便宜了他,今日你再次对我母亲语出不逊,我若不将你这逆子倔骨打折,枉为人子!”
  流云风气定神闲地看着他,淡淡地问了一句:“你嘴上说的,跟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吗?处处被大哥压着一头,父母偏袒,所有的一切都为大哥一人前程打点,你难道就真的没有丝毫怨言?不敢正视自己内心,这样的性情,就算让你晋入知行境,又能如何,充其量,不过是个伪君子而已。”
  伪君子!
  这三个字对所有儒门子弟来说,都是最具杀伤力的字眼。
  “我对母亲和大哥只有敬重和感恩,决无丝毫埋怨!你休想挑拨离间!”
  流云嘉已完全被激怒,杀威杖上的文气达到鼎盛状态,显化出兽形异象。
  文气本无形,心性显化之,文脉凝血肉,文骨为架,文胆铸灵,及圣境,可显化为图腾圣兽。
  杀威杖上显化兽形,正是流云嘉心性的显化,张牙舞爪,颇具威势,光是这兽形所散发的凶意,就足以震慑住霄小鼠辈,心颤胆寒。
  流云风夷然不动,眼神如电,这一杖不落下,一切还能维持表面的平静,一旦落下,与洪福氏一脉的矛盾,将彻底公开化,再无回旋之地。
  他无法退让,也不想退让。
  只因退让与不退让,结果都一样。
  杀威棒带着凶威呼啸着朝他膝盖抡了下来……
  流云风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全身气势陡然而变,变得如同剑锋一般凌厉,大喝一声:“风骨为铠!”
  精纯文气瞬间而发,凝聚成铠,护住全身。
  杀威棒击中他膝盖的位置,文气相激撞,以两人为中心,卷起一股文风,吹向四周。
  大厅之中几个并未修炼儒术的奴仆和婢女,无不被吹得向后倒退了几步,几乎站立不稳。
  洪福广和那昏昏欲睡的白发耆老纹丝不动,其余众人,都被吹得衣衫猎猎作响。
  洪福夫人盯着流云风,眼中露出无比震惊的神色,显然被流云风硬扛流云嘉三杖而不跪的实力给震住,嘴里喃喃道:“怎么会这样,他不是被封天大阵给禁制了修为吗,怎么还有这样的实力……”
  就在这时,流云嘉手中的杀威棒突然爆碎开,文气涣散,整个人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弹飞了出去,撞破了木窗,飞出窗外,摔倒在地,滚了几滚后,落入窗外的荷塘之中才停了下来。
  屋子里安静得连水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洪福夫人发出一声惊呼:“嘉儿!”
  猛地站起身来,满脸怒容地指着流云风,目露凶光:“流云风,你竟敢出手伤你兄长!”
  话刚落,屋外传来流云嘉一声大吼:“流云风,你找死!”
  浑身湿漉漉地冲进屋来,看他的凶威依旧,显然未受什么伤害,此时手中已多了一件白光闪闪的法器。
  刚刚他并未动用法器,是因为自恃境界高出流云风一筹,根本没想过会败在流云风手中,如今动了真怒,祭出了婚礼当天流云孝所给的护身法器“千书印”。
  正要摧动法器,再次向流云风出手时,那昏昏欲睡的白发老者突然身形一闪,拦在他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