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37 纯阳炼体术

  京城首富洪福厚脸上乌云密布,经不住洪福娇催促,沉声说:“把纸鹤和帐本给我,我同意你退了这门婚事,从此不再追究此事。”
  流云风望向洪福夫人。
  洪福夫人目光如刀,心中瞬间念头百转,想当场下令让白发老者将他擒拿,却又犹豫不定,毕竟有当年流云登怒撞天钟的前车之鉴,万一流云风真的像他亡兄一样有冲破禁制的能力,撞响了天钟三下,惊动了圣上,这事可就难以善终了。
  流云风死一万次不足惜,但前刑部侍郎秦有光一家被灭口的事若传扬到圣上的耳中,只怕洪福家从此要失势衰败,圣上看似对流云家皇恩浩荡,其实暗中对日益势大的流云洪福两家已起防范之心,否则当年也不会答应那忤逆子的请求。
  洪福夫人终于一咬牙:“把东西交出来,我让你们离开。”
  流云风心中叹了一口气,不是他不知进退,实在是因为以洪福夫人的心性,他就算能躲得过今天,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又会想出另外的法子刁难,让他疲于应对。
  “我想要的可不仅仅是从这里离开而已。”
  洪福夫人尖叫道:“你还想要什么,别得寸进尺!”
  “只要大娘你以大哥和三哥的前程性命起誓,今后不再干涉我的婚事,我立刻将纸鹤和帐本交出,绝不再提此事。”
  洪福夫人虽然心性狠辣,但也有弱点,就是两个亲儿子的前程和性命,以两个儿子的性命前程作誓,相信她也不敢轻易违背。
  “流云风,你纵使不愿娶我侄女,你的婚事也由不得你作主!你虽是庶出,再怎么说也是相国之子,想娶一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为正室,不说你父亲不会答应,儒门正统也不可能容她。”
  流云风洒然一笑:“封天五重禁加诸我身都无惧,还会在乎什么儒门正统?从今天开始,我的婚事由我作主,谁的规矩也不管用。”
  此话一出,大厅中所有人都惊住了。
  几千年来,子女婚事向来由父母作主,从未有一个儒门子弟,敢冒天下之大不纬,说出一句“我的婚事由我作主”,简直视儒门规矩礼仪如无物,婚姻事小,触犯了古礼事大。
  白发老者听到这一句时,眼中杀机一闪,叹息一声:“又是一个不服管教的叛逆。”
  洪福夫人脸色变了又变,冷笑数声之后,点头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从今往后,我不再过问你的婚事。”
  流云风暗叹,洪福夫人终究不愿拿自己两个儿子的性命前程发誓,对两个儿子的这份爱护,若不是太过狭隘自私,倒也值得敬重。
  洪福夫人代表的是流云家,她的所作所为,流云孝就算不知情,也多少有默许的成份,只要流云孝权势还在,洪福夫人就不会有丝毫损伤。
  从手中帐本所记载内容来看,这秦有光父子也不是什么善类,为洪福家干过不少见不得人的肮脏勾当,监禁恐吓,动用私刑,杀人越货,为洪福商行保驾护航,洪福娇与她前夫,不过是一场狼与狈的联姻。
  秦有光一家被灭门,想来也是因为秦有光父子掌握了太多洪福世家的秘密,洪福夫人早已心存杀机,至于洪福娇的奸情被发现不过是导火索而已。
  洪福夫人是绝对不会容许这帐本中的秘密泄露出去的,逼急了她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一点,寒三尺明白,流云风自然也明白,所以寒三尺才说希望不会有用到它的那一天。
  将帐本和纸鹤丢在洪福夫人面前,带着乔羞玉转身出门而去。
  洪福夫人翻开了几页,确定是秦氏父子笔迹之后,让人扔进火炉之中,烧得一干二净。
  洪福厚夫妇兴师问罪而来,却草草收场,愤然起身,带着洪福娇,洪福安,还十几个奴仆,摔门而去。
  由始至终,洪福夫人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只听见她银牙咬得吱吱作响的声音。
  …………………
  刚出洪福夫人屋门,乔羞玉感觉到一股冰寒的气息从流云风身上散发出来,牵着她的手几乎被冻僵。
  “风公子,你………”
  带着乔羞玉回到居处,刚进院子大门,身体突然一阵摇晃,像是要倒下一般,脸色变得刷白。
  乔羞玉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扶他进了屋里。
  给他诊脉片刻后,她惊骇地发现,此时的流云风竟虚弱得像是濒临死亡一般,身体冰凉如尸,心跳极度缓慢,如同假死过去。
  “禁制反噬。”
  ……………
  
  流云风从昏昏沉沉中醒来,一股浓郁的药香冲鼻而来。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药浴桶中,药水正在沸腾,发出噗噜噗噜的声音。
  赤裸着上身,身体各处被插满了银针,体内冰寒的禁制反噬之力一扫而空,暖洋洋如沐浴在盛夏的阳光之中。
  房间里,香汗淋漓,娇艳不可方物的乔羞玉,正将一根根银针刺入他身上各处穴道,只见她一脸的谨慎小心,从未有过地紧张。
  阳刚的药力通过大开的穴位,中和着身体之中寒气,短短一个时辰,便将反噬寒气给消除殆尽,隐隐还有一股至刚至阳的药力储藏在腹部气海之中。
  早知乔羞玉并非普通医门弟子,却没想到竟有这般神奇医术。
  乔羞玉默默做着手里的事,低声说:“这是纯阳炼体术,是我从公子给的灵柩针经里悟得,但也只悟得一些初级法门,并不稳妥,本想再参详些时日再替公子疗伤,可形势危急,也只能冒险一试……”
  流云风见乔羞玉额头上那一朵小小的莲花骨朵儿红印,越发地清晰明朗,红艳欲滴,像是随时要绽放一般,想起在乔家遗址里,那名元婴残魂对她所做的事,心想应该是那元婴残魂施展了一道医门秘术,才让乔羞玉能看到灵柩真针背后所包含的秘法。
  旁人是无论如何也参悟不透的。
  传承上万年的古老医门,与儒门同为两大上古宗门,之所以能传承到如今,哪怕遭遇灭门大劫也不曾断绝,又岂会没有独到的传承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