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49 春公子画作

  几日之后,八方宝阁的王掌柜收到了两幅赌斗的画作。
  其中一幅画者是曾经作出《采蘩仙子浣足图》的春公子。
  这个像流星一样闪耀而过的春公子,身份一直是个迷,大多数行家都认为他是有头有脸的儒门高手,碍于身份不方便以真面目示人,但至少也是个中年男人,花丛老手,阅美无数,才能创作出如此挠心入肺的绝美仕女图来。
  自《采蘩仙子浣足图》之后,便再没有一幅其他作品,被京城众多书画爱好收藏家引为憾事。
  春公子时隔数年再次开画,一经传扬出去,只怕全京城的藏家都要蜂拥而来。
  这绝对是八方宝阁有史以来最大的盛事之一。
  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这个自称春公子的人,竟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而且是今科解元,名叫李志壮。
  没想到却是个如此年轻的解元,也就是说,当年创作出采蘩仙子浣足图时,这春公子不过十五六岁,这样的天赋未免也太惊人了。
  王掌柜也曾怀疑这人是冒名顶替的,毕竟冒充春公子的膺品不少,仿得惟妙惟肖的也不是没有。
  接到这幅冰兰仙子醉酒图后,他关门研究了三天三夜,最终确定,就算不是真迹,也与真迹无异了,就算是春公子本人,只怕也难以分辨出真伪来。
  除此之外,与之一起送来参与赌斗的画作署名林风。
  两幅画均已用火漆密封,不到拍卖场上不得拆封。
  王掌柜对这名不见经传的林风实在不感兴趣,但既然是春公子指名陪竞的,他也不好反对,将两幅画作密封,派高手看管以免被偷盗调换,同时向京城各大藏家发帖,广而告之。
  一时间,春公子重出江湖的消息传遍京城,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这一次的春公子到底会拿出什么惊世之作来。
  国子监中,众多知悉李志壮与流云风赌斗的士子,得知原来李志壮就是当年轰动一时引来无数争议的春公子,对李志壮越发地恭敬崇拜,纷纷嘲笑流云风不自量力。
  终于到了竞拍的那一天,拍卖行外人山人海,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鉴赏名家和收藏大家,更有京城富豪榜的巨富乘坐奇禽异兽车驾,高手前拥后簇前来。
  车驾之中,还有一辆雕花香车停在路口,两个俏丽小丫鬟扶着一个婀娜多姿,头戴白纱斗笠的女子从车上走下来,在几名高手暗中护卫下,走进了贵客通道。
  人群之中有人惊呼道:“那不是冰兰仙子的车驾吗,怎么连她也来了!”
  “听说这次春公子的画作,就是以她为原型创作的,当年采蘩仙子就是因为春公子一幅画名动京城,声名至今无人能超越,看来这次冰兰仙子是有奋而来,要跟当年的采蘩仙子一较高下了。”
  有人在人群中大喊:“冰兰仙子,让我们一睹芳容吧!”
  只可惜,那白纱斗笠女子已在众多护卫的严密保护下,进了拍卖行中。
  王掌柜站在拍卖行大楼的窗台边向外望着这意料之中的场面,也暗暗后悔入场的门票卖得便宜了,照这情形,只怕门票再提高一倍,也会有人抢破头吧,这幅春公子画作怕是要卖出一个历史天价来。
  …………………
  可容纳上千人的拍卖大厅里,众多藏家,贵族,富豪,更多的是代人竞拍的,都一一入座。
  拍卖大厅二楼是半圆形的包厢,里面都是一些有头有脸,不愿抛头露面的权贵。
  作为画作的主人,李志壮与黄得宝,鸿福安等几个要好的同窗学子同坐在贵宾厢房之中,看着楼下的盛况,连李志壮都有些始料未及,暗自吃惊于春公子的号召力。
  鸿福安看了看手中七拼八凑而来的二千两金票,苦笑说:“李兄,有你春公子的名号在,只怕也轮不到我来帮你抬价了。”
  李志壮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笑说:“无妨,我多年不曾出作品,没想到京城之中,竟还有这么多人记得本公子,看来这次竞拍,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手脚。”
  隔壁厢房中,白衣斗笠女子坐在窗台前,两个小丫鬟立于她身后,悄声说:“真没想到这样一个轻浮狂妄的好色之徒竟然能惊动这么多人。”
  “有才无德的淫徒自命风流,以为天下女子都要被他迷倒,难为小姐还得配合他作画,差点被他灌醉,比起那破了小姐功法的淫贼来,更让人讨厌。”
  “那淫贼虽然偷看小姐,但至少没有恶意,还救了小姐一命,可恶是可恶了些,但心地不坏。”
  “可他好心办了坏事,毁了小姐苦练多年的功法。”
  白衣斗笠女子闻言冷冷说了句:“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此人。”
  两个小丫鬟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拍卖大厅随着王掌柜带着两名高手护卫的密封画作登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盯着两名高手手中捧着的两幅画卷。
  王掌柜压抑着心中激动,清了清嗓:“想必各位都已经知道今天的卖场拍卖会即将拍卖的物品,应春公子的要求,这次拍卖的物品将有两幅!”
  众人哗然。
  “竟然有两幅,春公子是缺钱花吗?几年不见他出一幅作品,这一出就是两幅。”
  王掌柜料到众人反应,笑说:“各位稍安勿躁,两幅之中,只有一幅是春公子真迹,另外一幅,是春公子指名的陪竞之作,听春公子说,是他与人赌斗,以竞价高低为输赢……”
  “竟然还有不知高低深浅跟春公子赌斗,也太自不量力了,赔竞品送我都不要!别废话了,赶紧让我们一睹春公子真迹!几年才出一幅作品,也不知他画技精进了多少!”
  其他人纷纷附和:“就是,谁要拍无名小卒的画作,满大街的画师,春公子可只有一个!”
  王掌柜见群情踊跃,本想先将陪竞品展出,如今看来怕是行不通,只好说:“如此便先竞拍春公子画作!各位请看!冰兰仙子醉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