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20 星光寻踪

  高瘦男子脸露凝重之色,一块像盾牌一样的圆形法宝,一只手拨动上面圆环,另一只手在法宝中间那颗翡翠玉珠上刻画奇怪符文。
  天上的星光竟被牵引而来,汇入这颗翡翠玉珠上。
  “北斗南斗,星光荟萃,天地人共显其脉,无所遁形!”
  翡翠玉珠射出万道光线,遍布整个客栈的废墟。
  刺客踪影一闪而过,遁出了客栈之外。
  “是洪福家派你来刺杀我的吧?”
  “看来我猜的不错,前刑部侍郎秦有光灭门惨案,果然是洪福家所为。”
  嗖!
  一个黑影冲进了他星光显形术的范围内,速度极快,瞬间到了他跟前,挥动匕首朝他胸口刺来。
  高瘦男子以戒尺格挡,对方身形一滞,总算看清偷袭者面目。
  竟是一具木制的傀儡,高瘦男子暗叫不妙时,身后偷袭再起。
  速度比这木制的傀儡更加迅捷。
  高瘦男子显然并非以打斗见长,哪里是这专门偷袭刺杀见长的刺客对手。
  眼看要被这刺客得手,突然从远处飞来一支光华闪耀的飞矢。
  叮的一声,击中了女刺客手中匕首,避开了高瘦男子的要害。
  箭矢像冰晶一样在空气中碎裂成光雨,融入天地之间。
  女刺客一击不中,立刻施展隐匿之术,消失在黑夜之中。
  高瘦男子回头朝见时飞来的方向望去。
  流云风的身形缓缓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潜伏在暗处的女刺客一看见他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怒气。
  来人的狡猾和修为,她早已领教过,鬼面书生都死在他的剑下,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刺杀高瘦男子,显然已经不可能。
  只能再找机会。
  高瘦男子只觉窥视在旁的感觉终于消失,松了一口气,朝流云风拱手:“在下寒三尺,刑部七品刑司,多谢兄台出手相救,未请教兄台姓名。”
  “在下流云风,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此处偏僻人迹罕至,不知寒兄深夜到此,所为何事?”
  寒三尺惊讶道:“原来是相国府的十三公子,不瞒风兄弟,寒某正在追查一件灭门大案,种种线索都指向于此,特来此处查看,没想到竟招来了杀身之祸。”
  当流云风走近前来,他脸上突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如见鬼一般,瞪大了眼睛,盯着流云风,惊呼失声:
  “恩…恩公!是你吗!”
  流云风有些莫名其妙,虽说出手救了对方一次,但他看得出来,这个叫寒三尺的刑部7品刑司身怀奇术,定有压箱底的本事,那女刺客未必就能得逞,如今见他看见自己如此惊讶,显然是将自己错认成别人。
  寒三尺也很快意识到流云风虽然容貌与8年前在这客栈里遇上的那个少年极为相像,但气质却迥然不同。
  8年前的那个少年,气色苍白,身形单薄瘦弱,目光忧郁而深沉,与年纪极不相符。
  而眼前这个少年,眼神温和坚毅,身形挺拔健壮,显然不是同一个人。
  急忙追问:“风兄可有兄弟?寒某的意思是亲兄弟。”
  流云风点了点头,“兄长流云登数年前已亡故。”
  “你母亲可曾带他到此求医?”
  流云风说:“母亲曾带兄长外出,但具体到何处,在下并不知情。”
  “你母亲安在?”
  “也已亡故。”
  “可有二人画像?”
  寒三尺见流云风眉头皱起,显然是被他这种初次见面却追问不停的无理冒犯,急忙解释说:
  “风兄不要误会,5年前寒某赴京赶考,名落孙山,盘缠用尽流落至此,受镇上权贵相欺,贫辱交困,欲寻短见,得路过求医的母子二人开导相救,助我以资……”
  他将当年之事缓缓道来,“那少年临别之时赠我一只纸鹤,嘱我若遇上困难,可将纸鹤放出,只会带我寻他,我牢记在心,回家苦读,于次年再次进京赶考,却意外陷于深山之中,再次出山时已是4年之后,纸鹤上刻画的儒术却已失去灵力……”
  流云风恍然,以文气刻画的术印,与施术者之间冥冥之中有一线牵连,只要不曾施展,术印并不会消失。
  术印消失的唯一原因,就是施术者已然身亡。
  寒三尺又说:“我考取进士之后,调任刑部,近年来一直在追查恩人姓名,查明死因,若是死于非命,哪怕豁出所有也要为其讨回公道,可惜一无所获……”
  “半年前刑部侍郎秦有光满门死于非命,刑部结案宗卷中,疑点重重,其中提到一名作伪证的案犯提及刻画有相似术印的纸鹤,引起了我注意,暗中查访,却意外发现了关于鸿福世家的惊天秘密,就藏于这镇上,而这里正好又是我与两位恩公相遇的地方,这才忽生感慨,就地祭拜……”
  流云风听到这时,已知来龙去脉。
  想必这寒三尺见自己跟他几年前所遇到的真人样貌相像,这才有了这番无礼的追问。
  取出铁笔在手,在空中挥洒数笔,文气汇聚,两个栩栩如生的人物画像呈现在寒三尺面前。
  寒三尺见这两个画像,浑身剧震。
  “果然是两位恩人的至亲骨肉,请受寒某一拜。”
  流云风衣袖一挥,将拜倒在地的寒三尺扶了起来,“寒兄不必如此,母兄已亡故多年,当年之事,寒兄不必再记挂心上。”
  “两位恩人命格并非短寿之人,究竟死于何因?”
  流云风眼中寒光一闪:“兄长死于洪福夫人授意,至于母亲,死时我并不在她身旁。”
  “洪福夫人?你说的可是左相国的正房,三品诰命?”
  流云风点了点头。
  寒三尺眼中精芒闪闪,欲言又止,最后化作一声感叹:
  “想必是冥冥之中两位恩人在天之灵指引,让寒某得见风兄弟,不知风兄来此地所为何事?莫非也是为了秦有光所藏的洪福商行罪证而来。”
  流云风将鬼面书生的地牢中医门张氏后人临终遗言相告。
  “原来如此,寒某倒是可以帮上一点小忙。”
  ……………
  两人来到乔家遗址,房屋早已坍塌,刚进门,便看见门口零星散落着几句新旧骸骨,甚至还有一具尚未完全腐烂的豺狼尸体,散发着恶臭,弥漫了整个乔家院子。
  “果然是凶煞之地,怕是冤魂不散,汇聚成恶灵,生人勿近,风兄务必小心。”
  寒三尺脸露谨慎之色,取出罗盘,拨动罗盘上圆环,手引星光,在圆环上刻画古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