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55 尹忍的道

  他自言自语着,回头看了一眼天钟旁边的古槐树,朝古槐树远远地跪地一拜,然后,起身离去。
  此时他的背影,已不再佝偻倦缩。
  古槐树上,墨爱坐在树干之上,看着尹忍远去的身影,眼中闪动着精芒:“胜贵啊,你终于跨越了那一道心障,将要绽放耀眼的光芒了吗?今日之后,你将如你的名字一般,胜过那些贵族子弟无数倍。”
  …………………
  尹忍离开了国子监,没有跟任何人告别。
  没有了他的存在,国子监的士子们只能每天自己洗衣,倒夜壶,都不由地有些怀念起他来。
  没过几天,就传来李志壮被一个神秘刺客废去一身修为的消息,震惊京城。
  当科解元被人废去修为,这可是对王法最大的蔑视。
  此事吏部侍郎上奏朝廷,成帝下令彻查,所有儒门卫道君子都被传召到宫中,由成帝亲自过问。
  李志壮也因此得到了他此生最大的殊荣,受到成帝的召见。
  没过多久,成帝下旨,全城通辑捉拿尹忍,只不过,尹忍却像凭空消失一般,翻地三尺也不见其踪影。
  …………………………
  一个月后,京城之中的百姓渐渐淡忘了李志壮被废修为这件事,又有另一件轰动全城的大事流传开来。
  左相国嫡长子,兵部侍郎流云耀征讨南海食人族得胜而归,斩首数十万蛮族,彻底地清剿了为患大周南部海岸多年,屠杀大周子民的恶邻,令其一百年也无法恢复元气。
  此功可比当年左相国率军攻入南越首都,血洗南越都城那一役。
  皇上龙颜大悦,亲自下诏京城中文武百官四品以下官员,全都于东城门外迎接有功将士归京。
  ……
  这一日,睛空万里,京城南门笔直向北的中央街道两边,数万百姓热情汹涌,拿着犒劳三军将士的食物和酒水,等待着大周英雄们的归来。
  数万出征南海的大军由远而近,战车骏马猛兽,踏着惊天动地的步伐,整齐划一,让大地震颤,扬起漫天的灰尘,出现在城楼前的官道上夹道相迎的百官视野中。
  “我大周有此雄师,京城固若金汤,就算让魔国兽骑攻破江夏,直达京城脚下,也不足为虑。”
  百官心中无不升起这样一个念头。
  大军之中,一名意气风发,傲视睥睨的年轻将军,身披金光闪烁的厚重铠甲,骑在一头古怪的獠牙巨兽背上,走在大军的最前面。
  他的腰间配着一把雕龙金笔,双足穿着金鳞踏云靴,手持一杆百步穿杨枪,威风凛凛,气势十足。
  来到城门前,他纵身下兽骑,百官拜迎。
  只见他朝执天子仪仗的公公单膝一跪,双手将虎符高举过头,高声喝道:“兵部左侍郎流云耀不负圣恩,率我大周精兵勇将,出征南海尼亚蛮族,杀敌数十万生擒食人族酋长,蛮夷归服,胜获财富珍奇无数,得胜而归,恭请圣上收回虎符!”
  那公公将虎符接过,“圣上有旨,兵部侍郎流云耀听封。”
  “臣流云耀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南海诸岛蛮族,恃海峡之险,屡犯我大周,屠杀我子民,流云耀奉命征讨蛮逆,斩敌无数,大胜而归,扬我大周国威,慑海外诸蛮夷之族,此功可耀日月,擢升流云耀为三品兵部尚书,拜征南大将军,封南海侯,食邑万户,其余将官士卒,各官升一级,由兵部尚书论功行赏,为国捐躯者,厚恤,钦此!”
  千军将士齐齐单膝跪地,发出一声震天大吼:“谢主隆圣!万岁万岁万万岁!”
  流云耀接过圣旨,重新骑上那头巨兽,率军入了城门。
  京城百姓夹道欢迎,纷纷献上美食酒水,欢歌乐舞。
  行军之中无一人接食,展现出极严的军纪,越发引来百姓的拥护称赞。
  “年轻帅气的状元将军,年仅二十五岁就已经是万户侯,连左相国当年也没有这样风光过。”
  “他腰上的金龙笔就是当年考上状元时,皇上御赐的吧,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俊秀的人物,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他骑的是什么猛兽,真是好威风,光是听它吼叫就让人心慌意乱了,看见它哪有不逃的道理?”
  “那铁笼里囚禁的就是尼亚食人族的族长了吧?真是面目狰狞,看那牙齿,漆黑凌乱,双目赤红,像野兽一样咆哮,一定吃过无数大周子民的血肉……”
  大军行进的过程之中,渐渐地来到了京城南城最繁华的街道,街道两边都是食肆和商铺,此时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年轻女子看见缓缓骑兽而来的流云耀时,无不发出阵阵刺耳的尖叫,有人激动过度,晕了过去。
  热闹的食肆中,流云风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当所有人都在为年轻帅气的万户侯将军欢呼祝福时,唯独他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喝着一杯清茶,凝望着远处。
  他的怀中,揣着一只传音鹤。
  “想知你兄长之死内情,明日城南清心茶楼。”
  传音鹤中,有这样一句话。
  听声音,正是消失多日的尹忍所留。
  城南的街道上,欢呼声越来越热烈,凯旋大军已进入京城。
  意气风发的万户侯流云耀骑着螭牛兽已到了百米之外。
  突然,一股慑人的气机袭来,空中传来一声悠长而清晰的声音:“流云耀,你总算回京,可知我等了你八年。”
  这声音在热闹的欢呼声中竟没有被掩盖下去,反而清晰地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
  若不是这声音是男子,光从所说的内容来看,还以为是苦恋怨侣对情人诉说愁思。
  流云风神情一震,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身穿青衫的瘦弱男子身影从人声鼎沸的沿街百姓之中走出来,站在了空旷的街道之间,拦住了凯旋大军的去路。
  尹忍!
  正是那个在学院之中给人洗衣倒夜壶,受尽欺凌的瘦弱举人。
  这时,流云风手中的传音鹤突然响起了尹忍的声音:“好好的看着,这是我和你哥的战场。”
  流云风闻言浑身一震,抬眼望着远处那名青衫男子,他终于发现,那一袭青衫儒服,不就是当年自己兄长最喜欢的装束吗?
  此时的尹忍,哪还有半点在学院时的畏缩和忍让,真正地锋芒毕露,直面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