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60 文胆

  下一刻,尹忍人已到流云耀面前,挥剑斩落。
  流云耀终于明白,眼前的尹忍已经超越了知行境,带着一股他再熟悉不过的贤者威压,朝他盖顶而来。
  这种危险袭来,让人寒毛竖起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上一次是在八年前的撞天钟下,面对那个被逼入绝境的少年时。
  他身体里的血液沸腾起来,出征南海八年,他早已不是当年的流云耀,浩渺的南海深处中,无数凶险的险境他都遭遇过。
  他身上的黄金铠甲爆起一道耀眼的金光,形成一层金色灵力护盾,将他护在其中。
  尹忍的剑斩落在护盾之上,发出金玉交击的清脆崩裂之声,最终停了下来。
  裂开的除了流云耀身上的金甲,还有尹忍的光剑。
  光剑砍入金甲半分,便不得寸进。
  从裂甲之中,隐约能看到流云耀的胸口,有一块黄玉,上面雕刻着“天佑”的古朴篆体字。
  一股浩然的圣义从字体之中散发出来。
  流云耀此时浑身颤抖,脸上却不是害怕的模样,而是兴奋和激动。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让他兴奋得一张英俊秀美的脸涨得通红,肌肉抖动,竟显得有些狰狞和恐怖,“竟能将我逼到这种程度,你足以自傲了!”
  尹忍眼中闪过一丝遗憾之色,叹道:“我还是低估了你在流云家的地位,金龙逆鳞铠,圣人佩玉,再加上皇上御赐金笔,还有儒门窥道境宗老暗中护卫,这世间能废你修为的人,除了圣境高手,只怕再难寻得出第二人。”
  流云耀一声大喝:“这就是天命所归,你如何与我的抗衡!”
  乘着尹忍一击遭阻的空当,手中金笔挥写“青龙白虎”四字,化为两只青龙与白虎的骨兽态,咬住尹忍手脚。
  尹忍本要向后退避,谁知身体却突然一滞,一口血从嘴里喷出,青龙白虎骨兽咬住他手脚,紧锁他的身体。
  流云耀见他此模样,微微一愣,恍然大笑:“难怪你能瞬间提升这么多重境界,连我也险些败在你手里,原来竟是学他,服用剧毒来激发潜力,你为了今日还真是豁出命去了。”
  尹忍嘴角流下血迹,脸容仿佛瞬间衰老几十岁一般,这是潜能耗尽的表现,勉强跨入窥道境的后果,是生命的终结,他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只是他没想到,蜇伏八年,激发了全部潜力,却连流云耀一根寒毛都没伤到,更别说废他的修为了。
  他苦笑一声:“如果是登兄活着,肯定不至于像我这样不济吧,八年前的他就已经能激发出贤者的实力,而我服毒八年,忍受日夜煎熬屈辱,参悟经义,才勉强跨入伪贤的门槛,终究不是真贤。”
  流云耀冷哼一声:“飞蛾扑火,也就一刹的耀眼而已,于事无补!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自知必死,就算你不杀我,我也已无法再抑制入骨剧毒,我只是很想知道,你们把登兄的文胆如何处置了?”
  “告诉你也无妨,临死之前,他自爆兵解,文胆一分为四枚逃逸向四方,其中三枚被儒门长老捕获,另一枚逃脱,不知所踪。”
  流云耀扬了扬手中雕龙金笔:“这御赐金龙笔,便是以他其中一枚文胆铸就。”
  尹忍盯着他手中雕龙金笔,眼中流下泪来,“终有一日,会有人将你击败,将登兄文胆取出,放归于天地!”
  流云耀哈哈大笑数声之后,脸色突然一寒,“死到临头,你还痴人说梦,冥顽不灵死不悔改!你的文胆我收下了,也许等我有朝一日晋入窥道境后,会将你的文胆,铸成夜壶,你方用罢我登场,那才叫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尹忍怒急攻心,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屈辱被流云耀这最后几句话给彻底激发,凝聚起最后一股力量,点燃了身体百穴的所有能量,光芒大盛,肉体轰然爆开……
  随着尹忍肉身的炸开,化为血肉之雾,八盏铜钟所构筑的音盾之罩也随之破碎。
  白发耆老第一个闪身冲入血雾之中。
  与此同时,人群之中数十道身影嗖嗖嗖闪入血雾……
  血雾之中响起流云耀咬牙切齿的声音:“银鹰长老,别让他的文胆跑了!”
  白发老者听他声音带着一丝暴怒,像是在尹忍的肉身自爆中受了轻伤,却并无性命之忧。
  身形一闪,施展上古巫术镇妖法阵,正要将那道正要遁入地下的微弱文胆光团镇在空中。
  但文胆毕竟是窥道境高手全部心血所化,虽无记忆,已生出本能灵性,感知危险的能力与窥道境高手无异,再加光团体积微小,灵活异常,更加难以捕捉。
  银鹰长老当年也曾参与捕捉过流云登兵解之后分化出来的四股文胆之一,与另外三名窥道境儒门宗老,耗费一天一夜的时间,施展上古巫术,追逐近千里,才将文胆捕获。
  可见捕捉文胆之难。
  如今还有几十个浑水摸鱼的高手混入进来。
  “搬山家的,想捡便宜吗!”
  “哈哈,无主之宝,见者有份,全靠机缘,你流云家再霸道,总不能独占天下所有宝贝吧。”
  “凭你一个金丹境,也想捕捉文胆,我看你是想跟儒门结仇吧?”
  “结仇便结仇,难道我搬山家还怕你流云家不成!”
  “大师,方外之人无欲无求,怎么也来夺宝?”
  “善哉善哉,施主此言差矣,我释门弟子非无欲无求,所求不俗也,求成佛求普渡众生求大宏愿,都是有所求,元婴,文胆,剑心,舍利,修行四重宝,于贫僧修行大有裨益,撞撞机缘而已。”
  “他奶奶的,连见性境的家伙也想来捡便宜,给老子滚!”
  血雾之中,术式光华此起彼伏,互相牵制,谁也不想让谁占了便宜,却让那枚文胆更加如鱼得水,在人群之中左躲右闪,谁也奈何不了谁。
  白发老者虽是窥道镜,但面对如此众多的高手,也无可奈何,又急又气,大喝一声:“都别争了,大家齐心协力将它捕捉,被它逃遁千里,谁也落不着好,等抓住了再决定归属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