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54 像太阳一样活着

  国子监中,李志壮大叫着“我真的不是春公子”从恶梦中醒来,一身冷汗。
  这几天他一直在向四周的人解释自己不是春公子,画作是模仿之作,但却没人信他,一幅画能拍出二万两黄金的高价,若说是赝品,岂不是说八方宝阁和京城数百眼光毒辣的藏家都看走了眼?
  李志壮百口莫辩,早知假冒春公子会招来儒门卫道君子的追杀,就算给他十万两黄金,他也不会去趟这浑水。
  终日惴惴不安中度过,无心向学,已没有了往日的春风得意,虽然身边学子依然对他吹捧有加,但他心中滋味,却无人能体会。
  半卧在学舍的床榻之上,看着隔壁的流云风床铺发愣,上面除了最简单的床褥棉被,堆满了百家书卷。
  自从上次竞拍之后,流云风已经有几天没有回国子监了。
  心里像悬着一把刀,随时都会落下,想着这流云风最好这辈子都别再回来,他现在一想起流云风,就一阵心烦意躁。
  突听见推门的声音,他浑身神经都紧绷起来,猛地回头,看见尹忍从门外走进来,这几天压抑的无名火腾地一下冒了起来:“狗东西,你进来做什么!讨打是不是,滚出去!”
  尹忍正要转身出门,这时,流云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李解元气焰依旧嚣张,莫非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李志壮此时听见流云风的声音,就如同刀子在心上剐了几下似,一阵阵地揪紧。
  流云风的声音又从门外传来:“我在等着你给尹兄磕头赔罪。”
  李志壮咬牙切齿地喝道:“流云风,你别欺人太甚!”
  “你也配说欺人太甚这个词,你想方设法栽赃陷害时,怎么没想到欺人太甚?你春风得意,目中无人,视天下落魄士子如草芥任意欺凌时,怎么不想到欺人太甚?现在不过是让你纠正错误,给自己的恶行赔礼道歉,连尹兄所受屈辱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你就受不了了,若是让你跟尹兄一样,天天给人洗衣倒夜壶,你岂不是要去撞天钟,不过我谅你也没有这样的胆识!”
  流云风声音之中带着纵横言术的棒喝之威,隐隐地敲打在学舍之中每一个士子的心中,无不一凛,心有所省。
  贵族子弟暗自以此为戒,收起了心中骄奢之意,寒门子弟却心生一股自尊自强之意。
  学院之中一股文气受众人心意的影响,渐渐地凝聚在学舍之中,比以往任何时刻都纯净一些。
  众人无不暗自惊叹,心知这种变化,全因流云风这一声棒喝,冲击了寒门士子与贵族子弟之间的那道隔阂,虽说不能完全消除,却也让众人有了相互理解的基础,至少这些人之中,不会再有像欺凌秦潮和尹忍这样的事发生。
  众士子纷纷走出学舍,将目光聚集在李志壮所在的学舍门口。
  房间里的李志壮久久不语,心知流云风此时已完全掌控了人心,自己若食言而肥,只怕在学院之中再无人能瞧得起自己。
  但是,让他向尹忍下跪赔礼,却是万万做不到。
  他从榻上一跃而起,推开尹忍冲出门来,气急败坏地指着流云风喝道:“流云风,你别得意,我宁愿离开国子监,也决不会让你低头,你给我记住,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李志壮是什么后果!”
  说完,连包裹也不卷,推开围观的众士子,出了学舍大门。
  黄得宝正从外面回来,目睹此景,正要灰溜溜地离去,流云风的声音响起:“黄举人,你想上哪,做过的事终究是要面对的。”
  黄得宝尴尬地停下脚步,倒也拿得起放得下,转身走到尹忍面前,深深一鞠躬:“尹兄,是李志壮让我栽赃陷害你的,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以后绝不会再犯。”
  连李志壮都吃了一鼻子灰,再加上流云风的画作拍出十五万天价的事,已让他明白,这个流云风,绝对是比李志壮还要难惹的主。
  尹忍有些发愣,抬头看了流云风一眼,眼中闪动复杂光芒。
  众人散去,转眼只剩下流云风和尹忍。
  “尹兄,你以后就用李志壮的床铺吧。”
  尹忍神情复杂地看着他,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你哥当年锋芒毕露,学院争雄一时无双,可到头来又能怎样?这个世界终究不是以才学论输赢,一时的胜负只会让你招来小人记恨,陷入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想活得久一些,还是把锋芒藏起来的好。”
  流云风微微一笑:“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我不想留下遗憾,所以一出手必是全力以赴,虽然会招惹小人记恨,却也能赢来君子同道,我不可能为了惧怕小人而错失君子,那样的忍让,只会让小人猖狂,君子远离,让自己陷入更糟糕的境地。”
  尹忍浑身一震,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默默地看着他许久,“你跟你哥确实很像。”
  流云风摇了摇头:“不,我只会比他更加锋芒毕露,像天上的太阳一样炽热光明地闪耀,这是我的性情也是我的道途,只要活着的一天,绝不让黑暗降临在自己身上,谁想夺走我的光芒,只有将我毁灭,而毁灭我的代价,将会无比惨痛,我想这也是我的兄长对我寄予的期望。”
  尹忍浑身一震,仿佛被流云风这一句给深深触动,陷入了思绪的挣扎之中,许久,才抬起头来,眼神变得跟以往有些不同,微微一笑:“也许你是对的。”
  转身独自离开。
  流云风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的身影,心情有些复杂。
  也不知是否错觉,这个尹忍笑起来的样子,竟有些像他已故的兄长。
  ……
  国子监镇学三宝之一的撞天钟前。
  尹忍默默地望着数百年不曾蜕色的撞天钟,如同新铸一般,在阳光下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辉。
  看着这撞天钟,他的神情已不在悲苦压抑,多了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
  “登兄,你的弟弟已经长大成人,跟你说的一样,将会是一个比你更优秀更放肆的家伙,我的隐忍之道,也就到为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