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39 融会贯通

  暗器形状极为刁钻古怪,带着大量细微的倒钩儿,一旦刺入身体,想要取出,非带出一团血肉来不可,身体也会留下一个永久的疤痕。
  乔羞玉弄清楚铁蒺藜的制作方式之后,用麻沸散给他涂抹了伤口后,再用锋利小刀将伤口周围小心翼翼地切开,花了近半个时辰,才总算将暗器取出。
  流云风一脸尴尬的取过暗器,只见上面的倒钩又细又密,比起鬼面书生地牢中的刑具来也差不了多少。
  乔羞玉一边缝合伤口,一边轻声问:“不知是哪家的姑娘下手如此狠毒?”
  流云风一愣:“你怎么知道是个姑娘?”
  “这暗器上带着胭脂花粉香味。”
  流云风感叹道:“太善解人意可不是什么好事。”
  乔羞玉:“一定是个美人吧?”
  “哼,艳若桃花,心如蛇蝎,有什么用?”
  将楼船上的遭遇跟她说了。
  乔羞玉越听越是惊讶,说:“这是毒王门的媚颜术,是上古时妖后幽姬专门为女子驻颜所创,修炼者以天下奇毒为食,先以少量,在体内形成抗体,毒性渐渐在体内形成异香,有迷魂摄魄的奇效,辅以少量砒霜,可让容光焕发,皮肤光滑紧致,心性稍弱的男子看上一眼,就要被迷住,心甘情愿受其控制……”
  流云风闻言恍然,难怪以他阅美无数的定力,在船上之时,看上一眼后便再无法移开目光,触及身体中儒门禁制,暴露了身迹,原来世间竟真有狐媚之术。
  乔羞又说:“只是此法副作用极大,因为毒性常年积累,会在身体沉积,每当月圆阴气极盛之时就会发作,毒浮于表,状若妍媸,极为痛苦……”
  她话音顿了一顿,“公子给她服用青莲解毒丸,虽救了她一命,却也将她辛苦修练的法门给破了,只怕她要恨你入骨。”
  流云风有些发愣,这倒是他始料未及的,所谓好心没好报,也莫过于此了,忍不住感叹:“服用剧毒,不惜每月忍受一次痛苦折磨,仅仅只为了以媚术勾引男人?这个女人是脑子有问题吧?”
  乔羞玉轻声道:“为了让自己的心上人恩宠不移,受点苦楚又算得了什么呢?”
  流云风打断她:“你可千万别修练这种歪门邪道,你已经够美了,不需要再用这种自虐的邪术来维持容貌,更何况,世间有的是奇珍异宝能让女子保持青春美貌,你若真怕容貌衰老,等他日我习有所成,带你去北原蛮荒中寻找那些驻颜奇珍,也不是什么难事。”
  乔羞玉脸色红润,眼中难掩欢喜之色,不再询问,蹲在他双腿之间,膝盖顶在胸前,默默地为他的伤口抹上生肌膏,细细包扎起来。
  见他久不言语,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见他目光古怪,低头一看,登时羞红了脸,起身整理了一下胸前宽松的衣襟,气氛登时变得有些微妙。
  流云风移开目光,无话找话地问:“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嗯,屋后有良田可种植草药,胜武每天钓鱼抓蟋蟀,也不会觉得无聊烦闷。”
  “那就好,我正好乘着养伤的这几天,修炼一下纯阳练体术,试试看能不能突破体内禁制,你帮我准备一下上次那种药浴的汤水。”
  “好的,公子。”
  流云风叹了一口气:“没人的时候你叫我阿风就行。”
  乔羞玉甜甜一笑:“我还是习惯叫你公子。”
  流云风呆了一呆,移开目光:“随你吧。”
  ……
  书房之中,原本空荡荡书房的书架,此时已经重堆满书卷,散发着墨香。
  自从乔羞玉住进在故居之后,小小的庭院里,多了很多生机,屋子里总是一尘不染,院子里栽种上了各种药草和蔬菜,养上几只鸡鸭,将这间小宅院变成了世外桃源般乡意盎然。
  乔羞玉也从中找到不少乐趣,流云风自然不会去干涉,做她喜欢的事就好。
  书房里那株虎皮吊兰,因这半年来他日夜诵读诗文,受文气滋养,已不再是之前光秃干瘦的景象,嫩白的叶子重新长了出来,盛开着小黄花,芳香扑鼻,生机盎然。
  他脱去衣衫,露出浑身疤痕的健壮身躯,泡入乔羞玉为他准备的纯阳练体药浴桶中,乔羞玉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用银针刺激他的各处穴道。
  感受着药力中蕴含的温润阳气冲入百穴之中,通体舒泰,思维空前活跃,回想着所经历的每一个细节,陷入了冥思苦想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眉心跳动了几下,猛地睁开眼睛,从浴桶中一跃而起,快步走到书案前,在一张早已铺开的宣纸上,奋笔疾书……
  然后,揉成一团,掷入火炉,又重新书写,如此重复循环。
  纸上所画,时而是剑拔弩张的战场,时而又是礼法森严的流云宗祠,时而又是美人如玉的温柔乡……
  只可意会的百家经义跃然于纸。
  儒门的仁义忠孝,尊卑长幼,大义凛然不可逾越半分。
  墨门的不攻与兼爱,如一双饱含苦难的眼眸,注视着百姓疾苦,博大而深沉。
  兵门的诡变,战场瞬间变幻,虚实之道,勇武无惧。
  道门的无为,不变应万变,抱缺守一,返璞归真。
  纵横门的舌灿莲花,词锋凌厉,一语可杀人。
  阴阳门的物极而反,阴阳相生相克,五行成万物。
  每一张都饱含深意,笔法精妙,栩栩如生无可挑剔,但他却似乎总是不满意,不断地画了又烧,烧了又画。
  每画一幅,他身上的寒气都会叠加一层,五层之后,便需要回到浴桶之中,将寒气驱除,显示他正在与身体之中禁制进行着激烈的对抗。
  若不是乔羞玉配制的固阳汤药,只怕他早已寒气入脏腑,身体受到严重损伤,别说感悟精进,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
  转眼就是三天三夜。
  乔羞玉守在书房,不时的为他添热汤加药材,磨墨挑灯,期间乔胜武几次要进书房,都被她挡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