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59 天命不可违

  这也让他更加谨慎,能将幻景演化到如此极致,实力不容轻视。
  虽不愿意承认,但他心里明白,当年这个倍受欺凌,毫不起眼的瘦弱尹忍,此刻已有了挑战他的资格。
  这时,远处尹忍的文骨分身消散在空气之中,而此时流云耀的头顶上,尹忍现身出来,手握匕首,直刺他天灵盖,将流云耀从头到脚切为两半。
  只是,没有血迹。
  一击之后,尹忍再次瞬间隐匿在空中。
  喝!
  远处的银枪瞬发而至,刺在空处。
  在盾罩之外的百姓眼中,只看见两人都已经被对方刺死,却依然有一杆枪在空中飞舞。
  能看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的,也只有附近被惊动的高手,远远地观看这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较量,暗自猜测强弱。
  目前来看,两人都是知行境的高手,能以文骨化分身,互相试探对方的真正实力。
  数息之后,那杆银枪终于刺中了什么,流云耀也显现出身形来,手握长枪柄,脚踩凌空步,持枪向前飞奔数十米,将枪狠狠地刺入音盾结界之上。
  尹忍真身显现出来,大腿被长枪突刺而过。
  只是他并未显现颓势,另一具文骨分身突然出现在流云耀身后,发起袭击,从流云耀背后穿胸而过……
  这接连的变化,在瞬间发生,八铜钟所维持的音盾之外,上万百姓和几千三军将士无不屏住了呼吸,抬头看着空中这两个知行境高手激烈过招。
  尹忍将腿上的长枪拔出,盯着远处:“看来你还是跟当初那个躲在儒门宗老后的家伙一样,谨小慎微,胆小如鼠。”
  “哼,不用激将,区区诱敌伎俩,你以为我会上当,君子惜命,岂会以身犯险,更何况,一个文骨分身岂能伤我。”
  尹忍笑了笑:“哦,如果是两个呢!”
  境界气势骤变,以手作笔,挥洒中文气积聚,再次分出凝聚成两个尹忍。
  一人持剑,一人持匕,一人持笔。
  分身二人,已是知行境大圆满的境界。
  流云耀脸色终于一变,眼中精芒闪烁:“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强!强得让我很久没有生出过兴奋的感觉了。”
  这时,铜钟周围的空气发生一阵扭曲波动,一名白发老者突然从虚空之中显现出身形,落在八盏铜钟所形成音罩上空,施展儒术,一股墨色文气弥漫开,将禁制之中的景象完全遮蔽,再无法看见也无法听见音盾之中发生的一切,
  紧接着,这名白发老者以手中拐杖对钟音禁制的中心最薄弱之处发起了攻击。
  浓郁的天地灵力,化为文气,汇聚于于他手中拐杖,方圆百米之地,地裂石崩,轰鸣如雷。
  强大的冲击力,将方圆数百米的人群吹得东倒西歪,惊叫四散。
  音盾像水波一样泛起了阵阵涟漪,瞬间被破掉了近半的护盾。
  茶楼之中,流云风被这股冲击余波吹得衣衫猎猎,却始终没有眨一下眼,立于窗前,默默地注视着战场上所发生的一切,脸色平静。
  他认得那白发老者,正是流云宗族耆老之一流云鹰,人称银鹰长老,刚刚尹忍以文气显化的幻像之中,就有他的身影。
  他也是鸿福夫人一脉最忠实的拥护者,之前在祠堂之中受罚并未见他出现,想必一直跟在流云耀的身边,护卫这位流云家嫡长天骄的安危。
  此时见流云耀出现危机,便现身出来。
  有这个儒门耆老的保护,想孤身一人刺杀流云耀,简直是痴人说梦。
  ……
  结界之中,尹忍似乎早已料到这白发老者会现身出来攻击他布下的钟音结界,并不惊慌,心念动间,两个文骨分身瞬间向四面八方的铜钟飞身过去,以笔和匕敲击铜钟。
  音波漫开,防御护盾再次加强。
  流云耀见尹忍两个文骨分身已被牵制,脸色变得放松,笑道:“这就叫天命所归,从你出生时起,命运就已经注定,我与你的差别,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无论你如何挣扎反抗,都是徒劳,你若安于命,也许能活得长久一些,不过现在,你是无论如何也活不过今天了。”
  尹忍说:“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我今日便做一只小小的蝼蚁,在你心中那座高高在上,不可逾越的天命之堤上,撞出一眼蚁穴来。”
  流云耀傲然一笑:“光用嘴说谁不会,让我看看,你这个小小蝼蚁,如何撼动天命!”
  尹忍手中凝聚出一把文气光剑,光芒四射。
  身上凝聚之势含而不发,蕴酿积聚,终于达到了极限,如同新芽破土,皱凤出壳,天地之间,隐然有一股力量被激发了,就像沉睡的巨人身躯在梦中微微震动了一下。
  连音波结界外的那名儒门老者也都感受到了这股力量的苏醒。
  “这是……文胆觉醒的气息!”
  脸色一变,大声喝道:“大少爷小心,他是窥道境高手!”
  只可惜此时的音盾已隔绝了外面的声音,他无法向流云耀示警。
  这一声示警却让隐匿在人群之中观战的高手大吃一惊。
  窥道境高手,那是已经接近地仙的存在,参悟天地真义,铸炼文胆,即使肉身消亡,也会留下不灭文胆,若不被高手捕捉,便可附于万物之上,有遭一日,经雷霆洗礼淬炼而成天地至宝。
  想让一个拥有文胆的窥道境高手肉身毁灭,付出的代价,怕是比攻下一座雄城还要惨重。
  道门有元婴,墨门有剑心,儒门有文胆,佛门有舍利。
  这都是秉承了天地真义的绝世天骄才能修炼出来的万物之灵,再进一步,便可超凡入圣,跨越生死。
  ……
  音盾结界之中,尹忍持剑向流云耀发起进攻。
  流云耀也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终于抽出挂于腰间的雕龙金笔,文气灌注之下,挥写“贫富众寡治乱,皆由天定,不可违也!”
  文气生出文脉,又从文脉化为文骨,显出形态猛虎的骨架来,张牙舞爪,金光四射,齿长如剑,虎爪似钩,迎向尹忍手中长剑……
  猛虎的利牙大口在尹忍的眼中越来越大,如泰山压顶一般扑下,光是这景象,已让人窒息。
  哧啦——
  一道剑光寒芒闪过,这只以文骨显化的猛虎,被一分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