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27 湖中夺宝

  流云风叹道:“百乐门传承数千年,优秀子弟层出不穷,论乐艺,可与儒门祭天古乐分庭抗礼,若能为军中副将,军中将士的士气至少能提升数成。”
  寒三尺语带可惜:“百乐门日渐式微,究其原因,正是因为门中子弟沾染了这趋炎附势的习气,沾的俗气多了,就成了下里巴人,技艺虽高,曲意却落了下乘,否则乐艺修为至少能提升一个境界,何至于落得个新科第七,讨好区区第二。”
  正在击鼓的秦姓举人浑身一震,虽然鼓声雄浑,两人对他的评价,他却能听得清清楚楚,在别人看来,是在揶揄,而他却知道,两人所说,字字切中他一直以来在修行上的困扰。
  搬山用在一旁喝道:“秦兄,别受他们干扰!”
  秦姓举人这才收摄心神,专心致志击鼓。
  不一会,湖面翻腾如沸水。
  巨蟒跃出水面,掀起巨浪,拍向湖面众人。
  排山倒海一般的浪花,将修为稍弱的几人击飞数丈之外。
  流云风祭出风骨之盾,搬山用则显化真力铠甲,同时向后飞退,巨浪落在湖面上,发出轰然巨响。
  远处的舍一坊之中的客人纷纷围在观台上,目睹此景,无不发出一声惊叹。
  随着巨蟒跃出水面,流云风与搬山用同时朝着巨蟒掠去。
  巨蟒摆动蛇尾,巨浪再次拍落下来,将俩人淹没在巨浪中,待巨浪落下之时,湖面已不见二人身影,一头十几米长的巨蟒在水面浮游向茫茫无际的湖心远处。
  有人惊呼:“快看,巨蟒头上有人!”
  只见那巨蟒头颅之上,两人紧紧抓住水蟒头颅两侧的棱角,任凭那巨蟒如何翻腾扑打,都无法将二人从它头上甩下。
  水蟒扑腾数息之后,带着两人,一起沉入了湖面之下。
  ………………
  深水之下,水蟒带着流云风和搬山用两人,朝湖心下潜百米,仍不见底。
  搬山用身为道门子弟,修习的是道门炼体之法,已到先天胎息的境界,再进一步,就是筑道基。
  在水下不呼吸半个时辰也不是问题。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侧不远处紧抓蟒角不放的流云风,心中冷笑,没有道门的胎息之术,用不了多久,就会憋不住气放手,那这比试,就算是输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有着绣花枕头外号的花楼常客,竟然能跟他一起潜入这百米深水之中,已算难能可贵。
  就在他以为流云风很快就要放手上浮时,流云风突然施展御风之术,伸出手掌,在水中划过,不一会,一团风球凝聚于他手掌之中,被他一口吸入。
  搬山用大吃一惊,这是什么儒术?竟能将手中溶解的空气收集在手中,这种手段,和水下的鱼已没有什么分别。
  比起他的胎息之术来,此术在水中的时间会更加持久,只要体力和精力足以支撑,呆上数个时辰都不是问题。
  也不知这水蟒还要下潜多久,这样下去,半个时辰一过,他必须上浮水面换气,而流云风却无此担忧。
  心念动间,体内自生一股先天真力,暗中聚于手掌之中,猛地发力,一掌拍出,一股急猛的暗流袭向流云风。
  流云风专注于借助御风之术在水下呼吸,并未发觉这股暗流,身体被这股暗流击中后,从蛇身上滑落,只靠一只手抓住蟒角,支撑着在水中漂浮,身体失去了平衡,水流的冲击让他再无法贴合蛇身。
  搬山用再次一掌,这次袭击的却是流云风紧抓蟒角的手。
  流云风受暗流之力冲击,不得已只能松开蟒角。
  搬山用一掌拍在水蟒头壳上,水蟒吃痛,奋力下潜,转眼带着他下潜十几米。
  流云风虽遭偷袭暗算,却并未受伤,悬浮于水中,再次聚气深吸一口之后,空出两手,以指为笔疾书,文气聚而为弓矢,张弓引箭,箭矢破水朝水蟒急射而去。
  箭矢击中蛇尾,可惜受水阻力,力道大减,再加上水蟒蛇鳞天生就是坚韧护甲,就算是在陆地,刀枪也未必能伤它。
  箭矢从蛇鳞滑过,搬山用看在眼里,心中冷笑,不再理会,转过头盯着几十米水下那一棵青光闪烁的莲蓬。
  流云风的箭矢从蛇尾滑开之后,突然绕了一个方向,系于末端的文气之丝将蛇尾紧紧缠绕,随着水蟒的急速下潜,拖着流云风一起游向那湖底深处的那道朦胧青光……
  ……
  湖底之中,群鱼游弋,水草丰茂,一株青玉般的莲蓬,从一块石缝之中钻出,数片莲叶在水中轻轻摇摆。
  一共有三朵青莲花,其中一朵已结为莲蓬,数颗莲子像夜空的星辰一样,闪烁着璀璨的青光。
  另一朵刚刚盛开,香味引来群鱼,围绕在它周围,吞食水中芳香,其中就有数十只鳖鱼一般大小的砚湖蟹。
  还有一朵只是花骨朵儿。
  巨蟒带着搬山用潜到了湖底。
  就在搬山用以为青莲已是他囊中之物时,突然发现对面的方向疾速游来的一个身形婀娜身影,似人又似鱼,只是双足如鱼尾优美摆动,速度奇快,目标竟然也是湖底那株青莲。
  搬山用大吃一惊,眼看这水蟒的速度不及那女子,运足真力,猛地发出一声怒吼:“谁敢抢我的青莲!”
  这一声怒吼,已用上了他五成真力,若是在陆地上,被他近距离这么一吼,立刻就要晕过去。
  巨大的声波将湖底群鱼尽数震晕,纷纷浮上水面。
  而那女子显然也受了影响,身形一滞,转眼被搬山用率先抵达。
  搬山用对这株青莲志在必得,目光紧盯青莲根部,就在水蟒即将到达,张开大口吞噬之时,他手中真气闪现,从袖口之中凝现出一把青罡剑,猛地刺入水蟒眼中。
  水蟒吃痛,失了方向,猛地撞向那依旧在晕眩之中女子。
  搬山用一脚蹬在水蟒头上,借向飞向那莲蓬,同时挥动手中青罡剑,斩向青莲根处。
  青莲所生长的岩石瞬间被劈碎,被连根拔起,抓在搬山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