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19 过来扎几针

  流云风带着她御风面行飞翔了近两里,最后落在城南居民区的一处普通宅院里。
  有两亩大小,屋后有一个小小的池塘,几块菜地,池塘边种着几棵垂柳,随风摆动着柳枝,柳枝轻拂水面,泛起圈圈涟渏,扰动了一轮明月。
  宅院的花草肆意生长,却不凌乱,显然已经许久不曾打理,尽管如此,布局装饰看起来也还是别有一番雅致。
  院子墙角的角落里,矗立着一根漆黑枯木,不知什么原因被焚毁了,只剩下一截立在那里,给人一种怪异突兀的感觉。
  “这是我母亲和我曾经住过的地方,不会有人打扰,你们姐弟尽可在此安心歇着。”
  乔羞玉脸露惊喜,“胜…胜武也在这里吗?”
  流云风点了点头,“只是中了毒王门的毒,至今未醒。”
  ………………
  给小男童把脉过后,乔羞玉沉思片刻,取出头巾上的银针,刺入小男童心脏周围。
  “如何,可有解毒之法?”
  乔羞玉摇了摇头,“不知道他身中何毒,我只能暂时先护住他的心脉,无法根治,除非……”
  “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姑娘尽管开口。”
  乔羞玉也有为难之色是,“爷爷曾教过我一种可以解百毒的药方,名为清莲解毒丹,只是其中两味主药极为难得。”
  “不知是哪两味主药?”
  “一种是生长在百里深处水底,10年才开一次花的青莲,还有一种是伴随青莲而生的水蟒蛇胆,这种蟒蛇因为吸收了青莲散发出来的药力,寿命极长,吞食大量被青莲吸引来的水蛇,体型极大,剧毒无比,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
  “只要有解毒之法,便不愁找不到药材,京城八方宝阁拍卖行经常会拍卖一些奇珍异宝,我明日便去寻访,姑娘尽可安心。”
  乔羞玉躬身一礼:“我替胜武多谢公子。”
  “你我之间就不必谢来谢去了,九王府这几天应该会是去搜寻你们的下落,暂时不要出门,至于生活所需,我会为你们准备,我看你也累了,先歇着吧,别送了。”
  流云风说着,正要起身出门,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乔羞玉吃了一惊,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风公子,你怎么了?”
  流云风定了定神,“不碍事,休息一会儿便好。”
  乔羞玉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是不是体内的寒气又发作了?”
  流云风有些惊讶,点了点头,刚刚与九王府的高手过招,强行冲击封天礼字禁,如今寒气反噬,几乎冻结了他的五脏六腑,连抬腿走路都有些困难。
  “公子你过来,我给你扎几针。”
  ………………
  身上被扎了几针后,效果立竿见影,寒气被疏通了不少,只是境界修为似乎被压制得更厉害了。
  “可惜我医术有限,只会一些粗浅的针灸功夫,不能治本,若长期以往,只怕于公子寿命有损。”
  流云风洒然一笑:“姑娘不必为我忧心,生死有命,强求不来。”
  乔羞玉呆了一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谈笑退敌的世家公子阳光俊秀外表下,藏着一颗温柔却忧郁的心。
  “要是有张家的传人还活着就好了,他们最擅长治疗气虚体弱的寒症,一定有根治你体内寒气的方法。”
  流云风微微一愣,想起在鬼面书生的地牢中那名张氏子弟的临终遗言,“姑娘所说的可是伤寒杂病论?”
  乔羞玉点了点头。
  流云风心中已有主意,正要起身告辞,乔羞玉从衣襟取出那块聚文玉配,递到他面前。
  “如此珍贵之物,还请公子收回。”
  流云风接了过来,玉佩上还带着她身上的余温和幽香,重新戴在她的脖子上。
  “既然已经送给你了,就没有收回的理由,这几日我不在,九王府的人一定会四处找你,若真被发现,这玉佩多少能帮你抵挡一些鼠辈。”
  说完,不等她拒绝,转身翻墙飞快远去。
  乔羞玉有些发愣,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嘴角微微浮起:“有门不走,为什么要翻墙呢,真是一个奇怪的世家公子。”
  …………………………………………
  玉京城外数十里的一个荒芜小镇,残垣断壁一片荒凉。
  这里本来是乔氏一族隐居繁衍生息之地,自从20年前成帝一道圣旨,禁绝医门,下令捕杀医门子弟,身为医门之首的乔家提早嗅到危机,隐姓埋名于此。
  可惜数年前终于被朝廷鹰犬发现,派出高手无数,乔氏一族死的死逃的逃,一夜之间无数冤魂命丧于此,连尸骨都无人掩埋。
  几年过去,这里已经荒草成堆,屋舍残破腐败,每当夜晚之时,镇上的屋舍之中飘荡着萤萤绿火,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就算自恃修为不弱的高手,也不愿多来此地。
  此时,镇上一间客栈的残垣破壁中,一个身穿蓝衫高瘦身影不顾地上脏污,席地而坐,手里拿着一个酒壶,面前摆了三个杯子,点了一根香。
  “两位恩公,你我相遇于此,承蒙你们仗义出手指我明路,寒三尺才有今日,如今确定你们已遭遇不测,寒某惭愧,追查多年也未曾查到你们姓甚名谁,更别提为你们申冤雪恨,祝两位恩公在天有灵,还请饮了这杯酒,托梦于我,告知仇人姓名……”
  将杯子倒满酒,隔空举杯,一饮而尽,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门口黑暗处。
  “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
  暗器破空的声音响起,数10枚暗器朝他激射而来。
  高瘦男子手中瞬间多了一把戒尺,将这些暗器一一击落。
  这时,一个身穿黑色夜行服的婀娜身影突然在他的身后现出身形,挥动手中锋利的匕首,在黑暗中划过一道寒光。
  死亡威胁袭来,高瘦男子向前低头。
  嗤啦一声。
  虽然躲过了致命一击,但脖子背后被划出一道血痕,血流不止。
  高瘦男子回过身,正好看见那婀娜的身影隐没在空气中。
  刺门隐匿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