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50 江郎才尽

  王掌柜话音一落,手持李志壮画作的护卫将画轴挂在展示壁上,缓缓打开画卷。
  文气弥漫而出,艳光四射。
  只见画中一金发如云的女子,身穿轻纱薄赏,手持金盏杯,半倚窗台之上,窗外明月高悬。
  只见她衣裳轻解,肌肤半露,若隐若现,一双精致玉足半悬空中,眼神迷离地望着前方,不经意地回眸,妩媚一笑,让在场每一个人都生出她在望着自己的错觉。
  那妖娆的容颜之中,带着一丝勾魂摄魄的诱惑之意。
  配上一首前朝诗仙的诗句,加上飞龙走凤的书法:“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面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现,便在瑶台月下逢……”
  堪称书画双绝。
  一时间,拍卖行中鸦雀无声,只偶尔听到有人在吞咽口水的声音。
  许久,爆发出一声惊呼:“果然是春公子真迹,这画简直跟当年的采蘩仙子浣足图,肢体神态,如出一辙!”
  “春公子宝刀未老,加上冰兰仙子绝世容颜,此作已超越当年的采蘩仙子浣足图。”
  二楼贵宾厢房之中,李志壮众多同窗学子吹捧之声不绝于耳,李志壮更是志得意满,成竹在胸,不可一世。
  隔壁厢房之中那白纱斗笠女子虽看不见神态,两只紧握的粉拳却显示出她此时恼怒,两个小丫鬟在她身后低声说:“竟然移花接木,小姐何曾对他笑过,这个春公子太卑鄙了。”
  “不过这样一来,小姐的名声说不定真的能传到圣上的耳中了……”
  拍卖台上的王掌柜很是满意众人反应,宣布竞拍开始,底价是一千两黄金,当年春公子成名作采蘩仙子浣足图起拍价可只有一百两,后来被藏家炒到五千两,如今价值只怕早已超过一万两。
  时隔几年,新作底价已升到五千两黄金,也在情理之中。
  很快,竞价之声不绝于耳,转眼超过了一万两黄金。
  王掌柜看了一眼二楼的贵宾厢房,据他所知,今天到拍卖行的贵宾之中,有几个身份神秘的大人物,可到目前为止,都是一楼的藏家们在出价,二楼却一直没有动静。
  心中不由地有些焦急,莫非他们都看不上春公子新作?要知道几年前采蘩仙子都已炒到这个价格,何况是几年之后的新作,无论是用色和技巧,对人物的生动勾勒,都有极大的提升,按他的估计,至少也能拍出四万两黄金的价格。
  直到竞价抬到二万两时,再没有人往上喊,二楼的贵宾除了中间喊出过一个一万五的价格,再没有出过声。
  贵宾房中,李志壮激动得脸色涨红,周围学子眼中又是羡慕又是敬佩,纷纷恭贺,没想到只是一幅画,就有万两黄金入袋,这若是多作几幅,岂不是要一夜暴富。
  价格最终止于二万两黄金,没有人再往上喊。
  虽然如此,这也已算得上了天价了。
  王掌柜略有些失望,却也无可奈何,正要落锤,突听得二楼的一间厢房里传来一个成熟稳重的中年男子叹息:“春公子江郎才尽,让人叹息。”
  此话一出,登时引来一片哗然。
  连贵宾房的白纱斗笠少女也微微一震。
  “竟然有人说春公子江郎才尽,真是大言不惭!”
  “其实这句话我也早就想说了,只不过见大家都这么捧场,也不好意思泼冷水。”
  “想当年我可是第一个拍下采蘩仙子浣足图的藏家,曾闭关三日研究,对春公子的笔法风格也颇有心得,这幅冰兰仙子醉酒图无论是用色,技法还是境界修为,都比当年的春公子要胜上一筹,只不过,也只是在几年前的作品基础上改善了一些而已……”
  “采蘩仙子浣足图之所以轰动,除了出色的画技,更是因为倾注其中的真挚情感让人动容,而不仅仅是艳丽美色那么简单,看来春公子对这冰兰仙子只有欲而无情,风尘之味太浓,画技精进,意境却不如前作。”
  有行家闻言纷纷点头,颇有同感。
  “一样的画技,一样的构思,换汤不换药,其实只需要一幅采蘩仙子浣足图足矣,何必来两幅?都说物以稀为贵,绝无仅有,价格加倍,一式两份,那价值可就不升反降了,若不是冲着冰兰仙子的绝世容颜,这幅图只怕也就是一千两黄金的价值。”
  旁边一人冷哼道:“说得好像你很懂画似的,物以稀为贵,春公子几年也没有一幅画作出来,每一幅都是稀罕物,光凭这一点,就值二万两。”
  反驳的人正是以两万黄金拍下画作的京城富商,听着众人的评价,心都在滴血,刚刚还沉浸在竞得珍宝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生出悔意来,但嘴上却不愿承认,否则这些话要是在收藏圈里传出去,这画算是砸在他手里了。
  王掌柜见台下众多竞拍藏家议论纷纷,已有藏家起身准备离开,心急如焚,换作平时,一件珍奇拍出二万两黄金,已经足以让他在八方宝阁升任大掌柜,可这是春公子的画作,二万两是个令人失望的数字。
  正焦急时,二楼贵宾房里传来李志壮得意洋洋的声音:“王掌柜,不是还有一幅竞品吗?何不也展出来让大家品评品评,说不定比本公子的画作还要好些呢?”
  此话一出,立刻引来另一番的风暴,所有藏家都望向二楼李志壮所在的贵宾厢房,脸上带着震惊激动之色。
  “春公子也在现场?”
  “他一向身份神秘,不以真身示人,当年有王爷将八方宝阁的大掌柜下狱都逼问不出他的真实身份,这次怎么突然露面了?”
  “春公子亲自现身推荐,说不定真有佳作!”
  一时间,连几个贵宾厢房中要离开的大人物也停下了脚步。
  王掌柜听出是李志壮的声音,心中一喜,这春公子还真是他的及时雨,若能从自己的口中宣布春公子的身份,那这次的拍卖也将载入史册,为人所乐道。
  想到此处,大声说道:“各位贵官,让我向你们隆重介绍,今科解元李志壮,也就是名震京城,有仕女画圣之称的春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