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56 八年,只为一战

  大军终于到了尹忍的跟前,流云耀自然也看了尹忍,微微抬起一手,大军戛然止步,简直像他身体的一部分,令行即止,显示出极为有素的训练。
  隔着百米远的距离,流云耀身后一名将军喝道:“哪里来的泼皮,阻挡凯旋王师可是死罪,大将军念你心系国事,情有可原,饶你一死,速速离开。”
  人群中闻言纷纷叫好,心中暗想:“这流云耀真是儒门君子,仁慈宽厚,有乃父之风。”
  尹忍无视喝斥,遥望流云耀,淡淡说:“当年在国子监撞天钟前,我以一招非命,破你的天命,我当时穿的就是这袭青衫,莫非你也不记得了?”
  这一句话带着纵横言术慑魄之威,方圆一里清晰可闻,让人心中莫名一震。
  流云耀眼中精芒大盛,从容道:“天命不可违,谁能轻言逆天改命,你若再不离开,等待你的命运只有死亡,不可逆转。”
  他的声音平静如水,却让方圆数百米之内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如在耳边轻语,显现出如火纯青的功力。
  尹忍目光如水,淡然而幽深:“时隔八年,就让我看看,你的天命是否还是那样不可撼动。”
  突然气势一变,像变了个人似的,哪还有当初在学院时那懦弱卑微的模样,变得如同刀锋一样,锋芒毕露,全身暴起耀眼光芒,像天上的太阳一样,光芒万丈。
  围观的百姓无不发出一声惊呼,这耀眼的光芒,明亮温和却并不刺眼,让人心生神圣之意,莫名地涌起一股敬慕之意。
  最为震动的,却是远在茶楼的流云风,他站在窗前,目睹此景,心中再无法保持平静。
  这股温暖如阳的剑意,他也曾在那天晚上的雷鸣之夜,撞天钟旁边的古槐树中所显化的残影中感受到过。
  只是尹忍身上这股墨义,多了一分压抑已久的爆发之意,其中多少有回应他当初在国子监那一席话的意味。
  像太阳一样闪耀地去战斗。
  远处,流云耀身后的三军将士感受到尹忍身上的慑人气势,也被激发出了血性,齐齐将武器朝地上一顿:“大胆!”
  其中一名将军一声令下,数十弓兵从军中涌出挡在流云耀的面前,张弓引箭,箭矢之上,文气光芒若隐若现,显然都是儒门射术高手,对准了尹忍,只要流云耀一声令下,立刻就能将尹忍射成刺猬。
  然而流云耀并没有下令攻击,目睹尹忍瞬间所爆发出来的实力,他眼中闪过一丝见到猎物般的兴奋和激动,手轻轻一扬,弓箭手纷纷收弓后退。
  “真没想到,连你这个废物都能达到这样的境界,看来这些年你真是卯足了劲,我若不接你这一剑,你岂不是要死不瞑目,好吧,就让我看看你逆天改命的决心,到底有多强烈,千万别让我失望。”
  尹忍身上光芒凝聚成剑芒,握在手中,扬手一剑,迅如奔雷般的势剑直击流云耀。
  势未到,意先行。
  流云耀冷冷一笑:“画虎不成反类犬,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了,以为穿了他的衣服,模仿他说话的方式,你就能成为他,这样幼稚的行为,只能说明你不过就是个步入别人后尘的可怜虫!”
  身子连动也不动,伸出两只手指,轻轻一夹,奔袭到面前的剑意瞬间崩碎。
  八年前破了他天命儒术的剑招,八年后的今天,同样的一剑,在他眼里,已不值一提。
  不过他心中却微微生出警惕之意,突然回头望着身后的上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闪过,如电光火石般袭向他的后颈,另一个身影突然从空中显现出来,竟也是一袭青衫,手握一把寒铁匕首,使出致命的一击。
  竟然有两个人?
  流云耀眉头一皱,“文骨分身?看来这才是你真正的杀招,只不过,就凭这一手声东击西就想击杀我,未免太小看我了!”
  话虽如此,却也逼得他不得不挪动身形,从所骑的兽背上跳起,脚尖凌空一点他的匕首,借力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那青衫刺客一击不中,身形一闪,凭空消失,气息瞬间隐匿不见。
  在那青衫刺客现身的瞬间,流云风终于看清楚了刺客容貌,浑身一震,那熟悉温和的面孔,本已渐渐模糊,如今却瞬间唤醒了他幼时的记忆。
  流云登已死去八年,又怎么可能还是十三岁时的模样。
  然而那青衫少年,俨然就是流云登十三岁时的模样,也是留存在流云风记忆中最后的模样。
  流云耀显然也看到了刺客的模样,脸色变得有些铁青,冷笑一声:“你若想以此来激怒我,那你已经成功了。”
  右手猛地一抓,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兽骑背后的长枪吸入手中。
  凌空持枪,临危不惧,傲然不动。
  金色的铠甲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在上成围观百姓的仰视中,配合他冷峻在完美面容,越发显得如同年轻战神一般,凛然不可犯冒。
  “这就是流云家最优秀的宗嫡长子啊,果然有左相国当年的风范,那刺客再狡猾,只怕也无法威胁到这位少年万户侯分毫。”
  已然料到必然会有一次激烈交锋的围观众人,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果然,青衫刺客再次出现,背向着太阳,数枚暗器瞬间射出,同时身形瞬闪到流云耀一侧,发起袭击。
  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流云耀地处逆光的方向,视力受阳光的影响,本来难以防御暗器袭击,然而他却对暗器不管不顾,手中长枪一抖,大喝一声:“雕虫小技,也敢献丑,给我碎!”
  电光火石,旁人根本看不清楚他是如何出手,只见那支银色长枪,已穿过了青衫少年的胸口,将他钉在半空之中。
  长枪一抖,空中青衫刺客瞬间被震碎,化为缕青烟,消散在空气之中。
  数枚暗器同时攻到,却在流云耀面前一米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仿佛有一道无形的结界,为他挡下这数枚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