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42 意外之获

  三个月来,他不止一次的来到这撞天钟前,却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莫非跟刚才秦潮站立过此处有关?
  想到此处,他退出撞天钟数十米之外,脑海之中的禁制才稍微平息了一些。
  在国子监的这几个月来,禁制已被多次触发,而且随着他心境的稳固,每当在国子监的藏书阁中翻阅百家著述,有所感悟,却与儒门经义相悖之时,这股冰寒之意便会袭上脑海,让他头痛欲裂,无法再深思。
  只有乔羞玉的药浴才能平息这股冰寒。
  撞天钟之所以能成为国子监镇学三宝之一,显然有它神秘和强大之处,但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连参悟的资格都没有。
  但无疑,撞天钟之中的慑人战意,与儒门经义是截然相反的意念。
  这种事若发生在普通的学子身上,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敬而远之,但对于流云风这个一心想要打破桎梏的儒门异类来说,却是冲击禁制的最好方法。
  他回头凝视了撞天钟一眼,迈开步子,出了国子监。
  ……………
  几日后,狂风大作,雷声轰鸣,闪电划破天幕,在国子监的上空不断地闪过。
  数道雷光之后,一道闪电直劈而下,击中国子监撞天钟旁边的那棵百年古槐树。
  雷光之中,流云风站在撞天钟前,离古槐树不远的地方,盯着撞天钟,眼神如电。
  就在雷电击中古槐的瞬间,从古槐树上显现出奇异的淡蓝色光芒来,像是人影在舞动着。
  流云风神色一动,待要细看之时,那光芒很快便消失不见。
  又是一道天雷劈中了古槐,这一次总算看清楚上面的蓝色人影所舞动的姿势,隐约是剑术招式。
  流云风这几个月来攻读墨子,颇有所获,雷光激发的古槐树中剑术蕴含的意境,隐约脱胎于墨门的不攻之意,只是更为玄妙。
  一式剑招动作极慢,仿佛有意为之,让人看清来龙去脉,其中蕴含舞剑者对天道的感悟,如同儒门大儒的书画一般,自有一种无穷的意境在其中。
  虽不明白这古槐为何会因为雷光而显化这残影,但古槐之中隐藏着残影这事,无疑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若不是他这几日一直在撞天钟前参悟,也未必能发现这古槐的秘密。
  国子监是百家著述的聚集之地,百家学子各展所长,力争上游,是为了发扬本门学说,使之成为六太学之一。
  藏书阁里的百家著述,出自各朝各代的贤人巨子口口相传,笔者记述,后人诠释,早已失去了其中真意,学子观看著述,各凭悟性阅历,求而不得,误入歧途的大有人在。
  更何况,圣人向来不轻留笔墨,靠门下弟子记述其言,一门脉下,子弟良莠不齐,各有所得,于是成了瞎子摸象,各执一言,子弟莫衷其是。
  要从这各执一言之中,追溯圣人真义,此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而这古槐之中显化的残影,显然是墨门圣人以某种方式留下,传与有缘之人,与乔羞玉家传的灵柩针经上的字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且更为直观。
  这相当于隔着数千年的时空,面传身授,有缘人能领悟多少,就看他的悟性和造化了。
  同样一式剑招幻影,在不同的学子眼中,因阅历,脑力的不同,所感悟的真义,是完全不同的。
  所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
  雷光很快消失,古槐树中剑意也只是一瞬即逝。
  流云风望着这早已被国子监的学子们习以为常的古槐树,心想:“国子监之中有上百棵古槐,莫非其中都隐藏着百家秘术?若真是如此,岂不是可以师从百家圣人。”
  随即哑然一笑:“就算如此,天雷一年也没有几次,能劈中其中一棵已是难得,何况百棵,参悟百家学说,谈何容易,更何况,一家之言已足以穷尽学子一生的精力,贪多嚼不烂,尽力而为吧。”
  他纵身一跃而上,默默地坐在树梢之上,盘膝而坐,乘着记忆犹新,回想着幻影招式,体会着其中真义。
  他却不知,正是这“尽力而为”四字感悟,让他日后省去了多少弯路和曲折,这却是后话了。
  剑意化为一股热流,随着意念在体内经脉之中流转,最终在脑海之中与那股神秘的封禁力量相汇,如同一头巨兽挡在面前,这股参悟自墨门无名氏巨子的剑意夷然无惧,迎头而上。
  结果不出意料,剑意崩碎,脑海刺痛,寒意顿起。
  所幸这些日子有医门秘方所熬汤药为他驱除体内寒气,此时这封禁力量的寒气虽然依旧猛烈,但已不像之前那样让他毫无抵抗之力。
  剑意碎后,流云风不惊反喜,那封禁之力所化的庞然巨物也似乎被消减了一些,虽然只相当于刮去这禁制巨兽的一根寒毛,但他却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这儒门封禁之力是可以被消弱的,消弱的方法就是以墨门经义,化为与儒门经义冲突的剑意,相抵相消,终有一日,将这封禁之力彻底消磨。
  想到此时,流云风再次沉入了冥思之中,凝聚心中反抗之意,不断冲击封禁之力。
  不知不觉,物我两忘。
  ……
  “秦操,你要干什么!”
  一声如雷般的巨吼,将树上的流云风从沉沉的感悟之中惊醒,睁开眼来,发现天色已亮,雨已放睛,不知不觉中,他冥思了一个晚上。
  想要动时,才发现四肢冰冻无法动弹,身体所坐树干,竟结了一层厚厚的坚冰。
  抬眼朝远处那撞天钟前,一个中年男子挡在一个年轻书生面前,声严色厉地朝那年轻书生大喝。
  “你是我百乐门百年来最有希望考上状元,重振百乐门往日荣耀的人,受了点委屈就要撞天钟,你可知道这后果!若真想讨回公道,为何不更发奋图强,考上状元,让那些欺辱你看不起你的人,一个个跪在你面前忏悔道歉,后悔对你的所作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