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31 辣手摧花

  “莫非是她?”
  流云风脑海中浮现一张丑陋可怖的面容。
  他伏在湖底岩石后,静静地看着几百米外的湖底隐蔽之处,正寻找着什么的婀娜身影。
  那女子寻找了半天,最后一无所获,有些气息不足,重新浮上水面。
  流云风暗自跟在她身后,见她浮出水面之后,一跃而起,跳上了一艘楼船之上,飞快地脱去身上的泳具,在月光下露出洁白婀娜的身体。
  两名婢女将散落在地上的裘皮大衣披在身上,上了楼船的二楼。
  流云风跃出水面,化为一道清风,悄悄地上了楼船。
  ……
  楼船上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草药味,两个年幼的丫鬟正在甲板上用小炉子煮着药材,将数十味药材倒入小药炉之中。
  与乔羞玉所配的药浴汤不同的是,这些药材都散发出一股难闻刺鼻的气味。
  其中一个丫鬟取出一小包白色的粉末,打开之后,正要倒入。
  另一名丫鬟制止了她,小声说:“这可是砒霜啊,会不会太多了,普通人吃上一点都要丧命,就算是小姐,只怕也会受不住,少放一点吧,平时都只是一半的份量。”
  “不行,小姐吩咐了,今天是她功法小成的紧要关头,份量要加倍。”
  流云风听得眉头皱起,到底是什么邪毒的功法,竟要用吃剧毒这种自虐的方法来修练,难怪这女子貌若夜叉,只怕跟长年服用这剧毒砒霜有关。
  修炼这种阴邪功法,显然也不是什么善类,他又何必枉作好人。
  正要转身离开时,突听得二楼传来一声略显焦急的悦耳声音:“小月,小英,药还没煎好吗?快点端上来。”
  一名丫鬟急忙盛了一碗汤药,将手中小包白色粉末倒进大半,最终没有全倒,端着汤药上了楼。
  流云风停下脚步,抬头朝二楼映在窗户上的婀娜身影,心中起了一丝好奇。
  他也算是博览群书的人,却不知世间竟有这种邪毒的功法,倒想见识一下。
  心念动间,轻轻一跃,御风而起,落在二楼靠窗的屋檐下,透过窗户的缝隙,朝里张望。
  入眼的是一个光洁如玉的婀娜背影,那一头金色如瀑的披肩长发,这一头金色飘逸的长发,让他想起了在江夏与白取一起刺杀鬼面书生时所遇到的那名狠辣女刺客。
  正好奇间,只见这金发女子从丫鬟的手中接过汤药,问:“都是按我吩咐的剂量配制的吗?”
  丫鬟有些不安地点了点头,隐瞒了少加了一些的事。
  那婀娜背影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然后,当着丫鬟的面,脱去身上裘皮大衣,背对着窗,朝房中早已准备好的浴桶走去。
  流云风正好奇,脑海中闪过“非礼勿视”的儒门经义,冰封万里的脑海之中涌起一股寒气袭向全身,让他浑身一震,脚下力道一重,微微踩裂了屋檐上一块瓦片,发出啪吱一声碎裂的轻微声音。
  心中暗叫一声不妙的同时,一股危险警觉突生,想也不想侧身往窗边一闪,两支无声无息的暗器从房间里飞射而出,堪堪从他脖子边擦过。
  这样的情形下,他纵有百口,也辩解不清。
  正要跳入水中,一个身形灵活如猫的洁白身影,悄无声息地从天而降,迅疾如电,手中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直刺他天灵盖,竟是要一匕取他性命。
  流云风自知理亏,只能躲避,脚下一用力,踩破屋顶,落入一楼船房之中。
  那洁白身影紧随而至,显然不肯罢休。
  流云风无奈,只能祭出风骨之盾,挡下她刺向自己胸口的致命一刺,退到一边,才发现她身上竟不着寸缕,洁白身躯一览无遗。
  紧致结实的娇躯,无一丝多余的赘肉,曲线优美动人,吹弹可破的皮肤,嫩白如凝脂。
  她显然没有要在他面前遮掩的意思。
  他曾听闻北原民族的女子热情奔放,遇上钟情的男子,会毫不吝啬地向对方展露美好的身体,大胆勾引,并没有像大周女子一样的贞洁观念。
  不过他可不觉她看上了他,对方之所以不介意在他面前展露美好身体,只怕眼中早已将他当成了死人。
  危险归危险,美景当前,不乘机欣赏品味一番,也不是他的性情。
  直到看到她那张满是毒疮的脸时,才微微一震,收摄起心神。
  金发女子终于看清楚他的模样,正是不久前在砚湖之中夺走她青莲的那名神秘男子,因为他,半年来她可是受尽了苦头,眼中寒光大起,狠狠盯着他:“又是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受死!”
  匕首寒光一闪,人再次如暴风骤雨般攻来。
  流云风登时险象环生,纵有风骨之盾的防御,身上儒衣依旧被划出数道口子。
  对方是招招致命,显然是真想要他性命。
  躲避中,他撞穿船舱木板,窜出房间,身后那金发女子见他要逃,冷哼一声,手中暗器闪过,连发数枚,击射他身后……
  流云风正要跳入湖水之中,名叫小月的丫鬟突然从旁窜出来,举着一根木棍,高喊着淫贼别跑,当头敲来。
  流云风心中一惊,倒不是怕被她手中木棍敲中,而是那金发女子所发的数枚暗器眼看要打在这丫鬟的身上。
  连金发女子也始料未及,惊呼一声:“小月快躲开!”
  只是已来不及,电光火石间,流云风跳起的瞬间,转身将这小丫鬟拉到身边,抱在怀里,以棍作剑,挥舞间,只听见叮叮叮数声,数枚暗器打在木棍上。
  小丫鬟呆住了,抬头望着面前这张清秀的脸,一时间竟忘了呼吸。
  金发女子也有些发愣,因为她看见流云风虽然用木棍挡下了大部分的暗器,却依旧有一枚击中了他的大腿根处。
  流云风终于怒了,骂了一句:“不知好歹的恶毒小娘!”
  将怀中小丫鬟轻轻一送,将其推回甲板,身形化为一道疾影,转眼扑到那金发女子的身前,没等她回过神来,狠狠将她撞倒在地,箍住她双手,拦腰抱起,架在腿上,扬掌就是噼哩叭啦一顿暴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