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48 竟是冤家

  学院的草坪上,转眼只剩下流云风和尹忍两人。
  尹忍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你不该为了我得罪他们的,一时意气只会招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当年你哥……”
  似乎想起了往事,欲言又止,最后化作一声长叹,转身默默离开。
  流云风看着他孤单瘦弱的背影,突然生出一种感觉,这个瘦小的身体之中,蕴含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坚忍,一个举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受尽欺凌,一呆就是八年,换作任何一个人,只怕早已爆发,与敌人同归于尽。
  一个人能受得起多大的屈辱,就能爆发出多大的能量。
  这何尝不是一种地狱般的修炼道途呢?
  兵门圣人孙膑,遭膑足监禁,装疯卖傻与屎尿嬉戏,亚圣韩信忍胯下之辱,越王卧薪尝胆,为吴王尝便诊病,这些人都最终让敌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能忍之人,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强敌。
  只不过,这样的忍道再强,却不符合他的心性。
  …………………
  京城百花楼位于东城最繁华之处,占地数十顷,里面有数十个大小不一,各具特色的园林亭院错落于山水树林之中,园中遍植天南地北移栽而来的奇花异草,终年花开不断。
  得益于才子佳人修文奏曲而聚的天地灵力,多年浸润在灵力之中的园林,纵使雪淹京城,园中也温暖如春,花香弥漫,是京城之中一大奇观。
  此时正值阳春,园林之中绿意盎然,鸟语花香。
  园林之中,有一潭清澈见底的小湖,名为洗艳池,湖心处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与周围绿意景致融为一体,浑然天成。
  通往湖心小岛的,只有岸边小码头上一艘竹筏。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正在竹筏上打着盹。
  “喂,老太婆,还不快禀告冰兰仙子一声,当科解元李志壮要见她。”
  岸边响起了一声无礼傲慢的声音。
  白发老妪睁开眼,揉了揉惺忪睡眼,瞄了这衣着华贵,手摇折扇的年轻公子哥儿一眼,再次合上眼,嘴里回了一句:“不见。”
  李志壮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心想:“连区区一个划船老妪也敢对本公子如此傲慢,可见这冰兰仙子有多难亲近,不过也好,若非如此,岂能显出本公子风流本色。”
  冷笑一声:“不就是要银子吗?”
  手一抬,一锭十两重的金锭落在老妪的脚下。
  老妪抬脚将金锭踢入水中,指着水中说:“你自己看看,这下面有多少金银?”
  李志壮低头一看,只见竹筏下面,清澈见底的湖水中,金银之光在阳光下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大大小小的金银锭散落得到处都是。
  老妪语带不屑:“别说区区一个解元,我家小姐若是心情不好,就算是当科状元也不见。”
  李志壮本要发火,却想起洪福安曾跟他说过的话,百花楼中潜伏着高手无数,千万不能硬闯,否则就算是当朝四品大员,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既不能强闯,心生一计,嘴角浮起笑容:“如果是春公子求见呢?”
  白发老妪听见“春公子”三个字,睁开睡眼,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李志壮看在眼里,暗叫一声侥幸,这个白发老妪明显是高手,刚刚若是强闯,只怕讨不到好。
  连一个划船老妪的都已如此,那这百花楼之中,还潜藏着多少高手,想想都心里发毛,难怪从来没有人有敢在百花楼中放肆。
  老妪打量了他一眼:“你是春公子?”
  李志壮挺了挺胸:“怎么,不像吗?”
  “你有什么凭证?”
  李志壮冷哼一声,心想不让你看看本公子手段,你还真不知道拦下的是谁!
  手中多了一支画笔,在空中挥酒片刻,文气凝聚成一个活灵活现的老妪,神态肢体都与竹筏上老妪一般无二。
  白发老妪眼中闪过惊讶之色。
  李志壮一脸得意,有小书圣之称的他,除了仿名家书法外,仿名家画作更是一绝,市面上仿名家画作的赝品不少,但说到能以假乱真的,他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他的姨父是当朝四品,吏部侍郎陈大人,酷爱收藏名家书画,当年轰动一时的采蘩仙子浣足图,就挂在他姨父的书房之中,对春公子的画技笔法,了然于胸,此时信笔一仿,别说是一个老妪,就算是拍卖行的行家,也未必能认得出来。
  “你只需将此画送至冰兰仙子面前,她自会定夺。”
  老妪说了句:“你等着。”
  划着竹筏朝湖心小岛而去,不一会便回到岸边,看了李志壮一眼,“小姐有请。”
  …………
  过了几日,洗砚湖岸边,又响起一个年轻人的声音:“老婆婆,劳烦通传冰兰仙子一声,春公子求见。”
  白发老妪睁眼一看,岸上站着的是一个清秀俊俏的年轻公子哥,一袭白色儒衣,身长挺立,面带微笑,彬彬有礼地朝她拱手作礼,让人心生好感。
  她闭上眼睛:“刚走了一个春公子,又来一个春公子,这世上冒名顶替的人还真多,我家小姐身体不适,想要见她,改天再来吧,不过老身还是劝你别来的好,免得被拆穿,吃不了兜着走,我家小姐的脾气可不太好。”
  流云风一愣:“还有一个春公子见过你家小姐?”
  老妪不再说话,重新沉入梦乡。
  流云风失笑,说了句“打扰了”,转身离去。
  老妪睁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叹道:“样貌堂堂,知书识礼,偏偏去冒充那狂妄傲慢令人厌恶的俗物。”
  ………………
  “莫非是她?”
  绕了个道从水中潜入,悄悄上了岸边楼船的流云风,看着眼前颇为眼熟的楼船装饰,脑海中浮现出那天晚上在湖中遭遇的那名金发女子。
  没想到她就是冰兰仙子,苦笑一声,正要转身离去,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娇叱:“淫贼,还我功法!”
  暗器破空的声音传来,吃过这暗器苦头的流云风哪敢逗留,纵身一跃,跳入水中。
  那金发女子也随他跳入水中,紧追不舍,一副非取他性命不罢休的劲头。
  流云风施展御风之术,转入茂盛的水草之中,掩藏气息,躲了近半个时辰,直到那金发女子气息不足,恨恨的浮出水面,他才松了一口气。
  思来想去,想让冰兰仙子乖乖的坐在他面前,给她画像,显然是不太可能。
  对方恨他入骨,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更何况惊鸿一瞥之下,也未来得及看清楚她的容貌,想要作画更是难上加难。
  只能另辟蹊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