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46 狗改不了吃屎

  转眼又是7月。
  远远的一个瘦弱佝偻的身影,背着装满了汗臭衣物的竹篓,朝国子监的未名湖畔走来。
  每经过一棵古槐树,都会抬起头来张望一番。
  “尹兄是在找我吗?”
  瘦弱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的光芒,如见故人一般,抬起头看了湖边一颗古槐树上的流云风,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说话,转身蹲在河岸边清洗起衣服来。
  流云风从树上跳下,手掌之中多了一颗冰桔递到他面前。
  “天气这么热,吃个冰桔解解渴吧。”
  瘦弱男子并没有停下手里的活,“我不渴。”
  流云风说:“这是我兄长流云登生前最喜欢吃的酸橘,是兄长托我给你的。”
  瘦弱男子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看着他。
  流云风心中暗叹,自己猜测果然没错,这个名叫尹忍的男子,怕是已故兄长的旧识。
  从他这几个月的观察看来,这个尹忍不愧名字之中的“忍”字,学院里的学子们,都将他当成仆人一般呼来喝去,动则打骂,他都是骂不还嘴,打不还手。
  对国子监之外的人来说,举人老爷是高高在上的,但在学院之中,大多是权贵子弟,举人的身份便不那么好使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阶层,尹忍在国子监的地位,比起寒门子弟来还要低贱一些。
  大部分举人士子在国子监求学的四年之中,一般会有商贾富豪们为攀上官权而资助他们,求学四年不愁经济来源。
  四年之后若还不能考上进士,便不会再有人资助,没有了经济来源,寒门子弟唯一的出路就是离京到偏远地方任职,凭借举人的身份,只要向吏部提出申请,至少也能混得一官半职,到地方上任,虽不能大富大贵,但温饱还是没有问题的。
  像尹忍这样靠为院里的子弟干脏活累活赚取生活费用留下来,而且一呆就是八年,在百门学院之中,绝无仅有。
  尹忍接过桔子呆望许久,看他的样子,竟是信了托梦之辞,抬起头眼中带着一丝激动:“登兄还说什么了?”
  流云风自然没有梦到过流云登,此时见他赤诚期待的目光,不忍相欺,歉然道:“对不起,我刚刚只是随口一说,并非有意欺骗,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兄长了。”
  尹忍愣了一愣,突然有些着恼,将手中的桔子扔入水中,不再说话,继续洗衣,洗完之后背起衣服,头也不回地回了学舍。
  流云风知此人受尽欺凌,心性极为孤僻,从不轻易相信人,也不以为意。
  看着漂远的桔子,心念一闪,一股轻风拂过水面,卷起桔子,回到他手中,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流畅,显现出炉火纯青的御风之术。
  剥开桔子吃了一片,转身朝百学院走去。
  就在两人离开不久后,一个青衫布衣的中年男子从古槐树后现出身形,望着流云风远去的背影,眼中带着惊讶。
  “竟然学会用墨者剑意强行冲击第一重禁制,而且似乎颇有成效,他是如何消除上古巫术封天禁制寒气的?换作一般人,照他这样冲击禁制,早就寒气入髓,修为不进反退了,莫非有人帮他调和体内阴阳两气,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
  喃喃自语中,身形一闪,消失在古槐树后。
  ……
  流云风吃完手中酸桔时,人也到了百学院门口,还未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黄得宝的呼喝声:“刚刚洪福兄让你进房间清理打扫了一下书案,你出来之后,李兄放在床头的聚文玉佩就不见,除了你,还能是谁偷的!”
  “不是我。”
  “你没偷,那意思是我们偷的了?这里数你最穷,为了钱什么干不出来!在学院里赖了八年,偷了不少东西吧!”
  流云风一听便知这人是谁,摸金门黄得宝,虽贵为举人,奈何劣性难改,在院里几个月来,攀附贵族子弟,欺压寒门子弟。
  “搜他的身!”
  一群学子一拥而上,将尹忍压倒在地,把他身上搜了个遍,却找不到一件值钱的东西。
  “一定被他藏起来了,拆了他的狗蓬!”
  稀里哗啦一阵声响传来,黄得宝手中多了把洛阳铲,几下将院子里那简易小木屋给砸了个稀碎。
  木屋里别有长物,倒是有一堆厚厚的书卷。
  黄得宝像猎犬一样在废墟里嗅了几嗅后,拿起铲子就在木屋所在的位置挖了几下,不一会便挖出一颗晶莹透亮的聚文玉佩来,还有之前几个学子失窃的物品。
  “还说不是你,这回人赃并获,看你还有什么话说!说,是不是还有同伙?想跑!”
  尹忍被黄得宝用洛阳铲撂倒,摔倒在地。
  “这种人不用跟他讲道理,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是不会招认的。”
  尹忍四肢反制在身后,黄得宝骑在他的背后,一手抓着他的头发,一手不停在他屁股上拍打着,作骑马姿势,引来众士子的一阵欢笑。
  流云风推开门走进院里。
  十几名学子目光齐刷刷朝他射来。
  黄得宝眼中闪过一丝奸诈的笑意,“刚说到同伙,就有人推门进来了,你们说巧不巧。”
  尹忍看见流云风,突然大叫:“我没有同伙,都是我干的,跟别人没关系!有什么就冲我来好了!”
  “刚刚不见你这么激动,看见他就想把罪名揽到自己身上,你以为我们会信!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尝尝,你是不会招认的了。”
  黄得宝正要伸手折磨尹忍,突然身边闪过一个影子,一只脚已朝他脸上踹了过来,速度之快,让他根本反应不及,正中脸门。
  黄得宝仿佛听见自己几颗门牙断裂的声音,一股巨力从脸传到身体,意识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飞出去十几米远,重重地跌入水池中,溅起水花,鲜红的牙血在水池里弥漫开。
  远远听见流云风冷冷说了句:“狗改不了吃屎。”
  十几个士子全都愣在当场,显然没有料到流云风一脚,竟有如此威力,将上届举人榜第三名都给踹飞十几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