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02 母亲寄语

  左相国府鸿福夫人屋里。
  “流云风,你干的好事!真以为这世上没有人治得了你了吗!”
  “大夫人何出此言,还请明示。”
  鸿福夫人将玉盒甩到流云风脚下,红色鸳鸯肚兜从盒子里掉落出来。
  流云风拾取一看,笑说:“这不是三哥的笔记吗?真没想到三哥竟然还有这等诗才,我听说百花街不少红牌姑娘都以得到三哥的墨宝为荣。”
  一旁的流云嘉双眼冒火,突然大步向前,挥起一拳,朝流云风脸上击去。
  就在拳头即将碰到他的鼻子时,流云风假装被击中,头向后一仰,倒退了几步。
  “三哥无端端对自己的兄弟出手,以长欺幼,有违我儒门兄爱弟敬的礼法,被族中长老知道,怕是免不了要挨一顿板子。”
  “你少跟我在这儿耍嘴皮子!长兄为父,你今天若不将我母亲送给我的千年文物交出来,今天我替父亲打断你一条腿,在押送祠堂,以族法处置!”
  “三哥这话未免有些无理,大夫人送你的礼物,又怎么会在我的手里?”
  流云嘉气得浑身发抖,“若不是你偷龙转凤,相国府中谁敢如此大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敢问三哥有何凭证,若能证明是我流云风偷了,我流云风二话不说,自领罪责,否则想要仅凭猜测便诬陷于我,我虽是庶出,无功名在身,却也要争个黑白分明!”
  流云嘉一时哑口无言。
  鸿福夫人冷笑连连,“好,好的很,这嘴皮子功夫倒是一点也不比你那死鬼兄长差,但愿你这嘴皮子能让你活的比你兄长久些。”
  流云风眼中闪过一丝锋芒:“大夫人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流云风问安告退。”
  一甩衣袖,大步转身出门。
  鸿福夫人盯着他的身影,暗地里将银牙咬碎,眼中闪过凶光,“我便再忍你4年,4年一过,看谁还能保你!”
  …………………
  流云风回到自家宅坻中,一个陀背老奴迎了上来。
  “登少爷,你回来了?快去沐浴吧,夫人和风少爷在等着你吃饭呢。”
  这老头是自幼照看他长大的林管家,也是他母亲在世之时就服侍在身边的老奴,年纪大了有些耳背,头脑也不太清醒,经常颠三倒四,将他认作亡故多年的兄长流云登。
  “林叔,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快去歇着吧,我不用你侍候。”
  老奴凑过耳朵:“登少爷,你说什么?老奴听不清楚……过两天就是夫人的祭日了,可别忘了给夫人上柱香,让她保佑你平平安安长大,无灾无病,可怜风少爷,年纪这么小就没有了母亲,这可怎么办啊……打死你这恶毒的女人,害人精,牛鬼蛇神迟早收了你……”
  嘴里碎碎念转过身去,手里拿着个小人在抽打,回了自己的房间。
  流云风看着这每天都会经历的一幕,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与他年纪极不相符的忧郁。
  转过推开书房的门。
  房间里,偌大的书架空空如也,没有一部藏书。
  书房的红木书案上,放着一棵虎皮吊兰,依旧散发出淡淡的清香,那是他的兄长在世时留下的伴读灵物。
  没有了文气滋养,此时的虎皮吊兰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杆,上面几片枯黄纤瘦的叶子,虽然如此,还是开着淡黄色的小花。
  布满灰尘的红木书案,隐约可见一行隽永秀丽的刻字。
  “但愿生儿愚且钝,无灾无病到公卿。”
  这是兄长死后,他母亲将书房藏书焚烧一空,把自己关在书房数日之后刻下的。
  当时年幼的他看不懂这字里行间蕴含的文意,如今年纪已长,阅历渐丰,渐渐揣磨出了其中滋味。
  儒门规矩如山,只有遵从,没有半点道理可讲,也无处可申诉,母亲所承受的煎熬,他无法想象,多少次半夜从梦中惊醒,看见母亲坐在书房,望着兄长遗物默默流泪。
  终于有一日,母亲带着他偷偷离开了相国府,过了一阵平静和乐的日子,他九岁那年,天降雷霆,劈在院子中的那棵梧桐树上,劈下一块漆黑的梧桐木来,母亲呆望着那块梧桐木数日,留下一封书信后,离他而去。
  没想到这一去,就是永别。
  心潮起伏间,手掌心文气光芒一闪,一封已被翻阅得有些残破的书笺出现在他手中,轻轻翻开,数行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
  上面除了一些让他按时吃饭睡觉穿衣保暖不要生病之类的日常叮嘱外,结尾处还写着几句:“不习儒,不入仕,弃聪明,学愚痴。”
  这是母亲对他最后的寄语。
  两日后便是母亲的祭日,每年的这一日,他都会到她的坟前,诉说一年来的所作所为,以宽慰她在天之灵。
  思着念着,手中执笔挥洒,红木案前渐渐呈现出一个娇美温润如玉的妇人,向他浅浅微笑,那笑容能使冰雪消融,春花绽放。
  “这么多年过去,你也应该有这境界了。”
  书房外,传来一声叹息。
  ……
  流云风猛然一惊,文气所凝聚的画像瞬间消散,站起身来,看着推门而进的中年男子。
  儒衣翩翩,身材挺拔伟岸,不怒自威。
  在这相国府中,恐怕只有这个男人能靠近他六尺之内而不被他警觉,这个像山一样伟岸的男人,四十年前就已经是三元及第的状元郎,文采风流,世人传唱,所作诗词至今被国子监学子引为经典,著有《孝经补注》,《治国方略》,《化外蛮荒集》三部巨著,是每年殿试必考的内容。
  成帝即位后,短短十年,率军平南叛乱,征讨四方,增疆扩土,治国有方。
  从六品骠骑将军做到兵部尚书,只用了三年时间,又用了三年升到尚书令,再拜左相国,位及三公,荣耀达到极致。
  任相国后,施新政,政绩斐然,百姓称颂。
  可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看着儒雅详和的男子,却有着令塞外边民闻之胆寒的威名。
  当年南越蛮族入侵大周边境,为南境伏南大将军的他,率军击退,一举打到南越腹地,攻克南越国都,下令屠尽城中十几万男女老幼。
  此一战,让流云孝三个字成为南越数十个部落的恶梦,为大周相国的二十年,南越边境不敢对大周有丝毫进犯。
  因此事,他在朝中受到两极化的评价,他却只回一句“仁义不施化外”再无人敢非议。
  这就是当今左相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流云孝。
  人都说有这样一个父亲,真的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是多少人心中梦寐以求的靠山。
  然而对相国府子弟来说,活在这样一个父亲伟岸的身影下,其实并没有外人想象中那么美好。
  “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