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01 天下荒唐第一

  相国府张灯结彩,双喜临门。
  一喜,三公子流云嘉金榜题名,高中解元,前程似锦。
  二喜,纳书香门第王家之女为妻,喜结连理。
  洪福夫人府坻,前来贺喜的达官贵人络绎不绝,门前车水马龙,贺喜之声不绝于耳。
  俊秀不凡的相国府三公子流云嘉,骑着高头大马,胸前挂着一朵大红花,脸上洋溢着笑容,春风得意。
  身后是迎娶的车队,四抬的大红花轿,满路洒花,从玉京城东一路到城西相国府,引来无数百姓围观赞叹,指点议论。
  “左相国大人虎父无犬子,所生儿女个个都是人中龙凤,正房所生两个嫡子,嫡长子流云耀状元出身,年纪轻轻便已是兵部侍郎,在南海诸岛平乱颇有成效,捷报频传,如今这二儿子又中了解元,有左相国这个老爹作靠山,前程无量啊。“
  围观百姓的议论声中,迎亲队伍缓缓朝相国府而去……
  ………………
  相国府正堂之上,一名贵妇身穿华服,驻颜有术,俨然还是十八岁的少女,笑颜逐开。
  她就是相国府尊贵无比的三品诰命洪福夫人,左相国正妻,在左相国流云孝还只是一个小小举人之时,便嫁与他为妻,风雨同度,为其诞下两个嫡子,抚育成才,为天下女子之典范,世人称誉。
  坐在她身边不苟言笑,神情威严的中年男子,目光如电,气宇不凡,此时也露出罕见的笑容,宾客无不为之奉迎陪笑,更添此时的喜庆气氛。
  此人便是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朝野的左相国流云孝。
  他端坐上首,看着眼前跪拜的一对新人。
  “如今成了家立了业,就更应该刻苦向上,为皇上效力,为百姓谋福,文章做得漂亮不算什么,缺乏历练,都是纸上谈兵,该学学你大哥,不要被家室所累,到边疆战场指挥兵马杀敌立功,才算长进。”
  说着,手掌文气光华一闪,将一块朴实无华的黑石印章递到流云嘉面前。
  宾客中有识货者,惊叹出声:“千术印!”
  千术印之名,儒门弟子无所不知。
  是亚圣孟仲年轻周游列国求学之时,一念参得贤者意境,随手取路边一块黑石为器,刻下儒术法阵。
  传承数百年,文气浸润,虽材质普通,其中儒术法阵却妙用无穷。
  可以汇聚天地灵气,使修学事半功倍,也可凭此参悟儒术,防身御敌,为儒门学子梦寐以求之物。
  也只有流云孝这样的当朝鸿儒,才能有如此手笔。
  流云嘉眼露惊喜之色,接过灵物:“谢父亲大人,孩儿谨遵父亲大人教诲!”
  迫不及待的输入文气,只见印章上古朴篆体文字若隐若现,将方圆数米之内的灵气天然汇聚成阵,使人精气神为之一振,文思涌动,连不曾学文的三岁稚子,也能出口成章。
  座上嘉宾无不露出羡慕之意。
  洪福夫人嗔道:“大喜的日子,你就不能说几句吉利话就算了,一开口就教训儿子,也不怕别人说你这个做父亲严苛古板,不近人情。”
  流云孝这才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洪福夫人从衣袖中取出一件精雕细琢,华美不凡的玉盒。
  “这是娘给你们准备的新婚礼物,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娘送的礼物,儿子都喜欢。”
  流云嘉接过玉盒,眼中带着一丝期待,缓缓打开。
  看着盒中物件,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固。
  只见玉盒之中,整齐放着一件鲜红色的锦绣鸳鸯肚兜。
  肚兜上龙飞凤舞的写这一首放浪污秽的诗词,显然是床第欢愉之作。
  虽未署名,但这字迹和行文,流云嘉一眼便认出,脸色从白变红,又从红变成紫涨。
  他新婚的妻子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
  洪福夫人猛地夺过玉盒,摔在地上,猛的站起身来,“是谁!竟敢在我儿大婚之日戏弄我儿!”
  流云嘉俊俏的脸上肌肉微微抽搐,咬着牙:“除了那小……,还能有谁!”
  意识到流云孝就在面前,小杂种三个字总算没有说出口,及时憋了回去。
  流云孝眉头轻皱,未发一言。
  洪福夫人极力控制着即将爆发的情绪,总算没有在宾客面前失态,重新坐下。
  “儿啊,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有什么事等婚宴过后再说,不管是谁,为娘定不轻饶。”
  …………
  坐上宾客看着这滑稽的一幕,低声议论。
  “这是怎么回事儿?”
  “还用问吗,洪福夫人精心准备的礼物被人偷龙转凤了。”
  “这可是左相国的嫡公子新婚之日,谁嫌命长敢开这种玩笑?”
  “别人自然不敢,可别忘了,这相国府里还有个胡作非为的顽劣十三少爷。”
  “就是那个坊间传闻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的流云风?”
  “除了他,整个京城再没有人干的出这种荒唐事了。”
  …………
  百花街,京城最繁华之地。
  京城商贾名流络绎不绝出入其中,这里汇聚了大周色艺双绝的女子。
  其中一座最富丽堂皇的楼宇前,一名浑身是血的葛衣男子,手持一把生锈的宽钝剑,目光坚毅,盯着楼前十几名严阵以待的高手,握紧手中宽剑。
  眼中闪过一往无前的意志,正要迈步向前。
  “等一等!”
  一个儒衣少年正骑着一头青牛肆意狂奔而来,众人纷纷躲避。
  青牛停在楼宇门口,少年翻身而下,拦在葛衣男子面前,向楼里喊道:“流云风依约前来,请百花楼主现身一见!”
  从楼里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让风公子进来。”
  十几个高手护卫让出一条道来,儒衣少年头也不回,大步进了楼中。
  葛衣男子神情复杂,看着儒衣少年背影。
  …………
  “风公子,老身恭候多时了,我要的东西你可带来了?”
  楼中贵宾厢房,一名容貌普通的老妇人坐在桌前,脸带微笑看着儒衣少年。
  儒衣少年衣袖光华一闪,一株文华闪烁,清香四溢的香气映月兰出现在妇人面前。
  老妇人眼中闪过惊叹的神色,“公子果然是个信人,按照约定,从今天开始,羽君语便是自由之身,公子可随意带走。”
  “要带她走的人就在门口。”
  老妇人微微一愣,“难道不是公子想要替君语赎身吗?”
  儒衣少年笑了笑:“姐姐真正所爱,并非是我,我又怎么忍心强她所难。”
  老妇人像是明白了什么,叹道:“老身明白了,可惜君语无福,但愿那人能如公子一般对她。”
  ……………
  百花楼最顶层的厢房中,名动京城的采蘩仙子羽君语依在窗前,望着窗外树上的鸟儿,手里拿着一朵花,将花瓣一片一片的掰下,不时的回头看看门口,绝美的脸容有不安之色。
  三年前,一幅采蘩仙子浣足图在玉京城的八宝阁拍卖行上,拍出了2000两黄金的天价,让“春公子”这个名字传遍京城的同时,也让她这个采蘩仙子一跃成为百花楼屈指一数的花魁。
  从各地慕名而来的达官贵人,商贾名流络绎不绝,只为一睹芳容。
  多少公子哥为了见她一面,不惜一掷千金,争个头破血流。
  名声和地位让她摆脱了沦为下等艺妓的命运,随之而来的还有高额的赎身费,也断掉了她做一个普通人妻子的念想。
  若不是因为遇上了他,她也不会对未来生出无限的憧憬
  3天前,他托人通知她,会来接她逃离这个金丝雀笼,远走高飞。
  然而至今没有他的消息,让她不由得有些担心,他虽是英雄气概勇不可当,却也敌不过百花楼的众多高手。
  吱呀一声。
  身后的门缓缓被推开。
  她猛的回过头,看着浑身浴血,脸带笑容的葛衣男子,他爽朗一笑露出的牙齿像天上的太阳一般耀眼,身形依然挺拔目光依然坚毅,向她张开手臂。
  她热泪盈眶,投怀入抱。
  …………
  夕阳西下,玉京城西城门外的官道上。
  葛衣男子抱着羽君语,骑在青牛上,缓缓朝西而去,落日的余晖照在羽君语俏丽的容颜上,此时的她依偎在葛衣男子的胸口,不时的回望城门。
  “还没有来得及跟阿风道别呢,也不知道自从上次被相国府的人抓走之后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放出来,他要是知道我不辞而别,会不会生我的气?”
  葛衣男子微微回头,身后的玉京城墙上那一身儒衣翩翩的少年。
  “他不会的。”
  ……
  玉京西城楼上。
  流云风望着远去的两人身影,眼中闪过一丝不舍。
  这时,身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十几个穿着家丁服饰的相国府仆人,在为首一个独眼管事的带领下,上了城楼。
  “风少爷,大夫人有请。”
  流云风转过身来,俊秀的脸上已换上了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
  “原来是霍管事,兴师动众的这是为何?”
  霍管事脸露不耐:“明知故问!你是自己乖乖的跟我们回去呢还是要让我们动手?”
  流云风耸了耸肩,笑道:“动手就不必了,正要给夫人请个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