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53 全捐

  国子监中一条林荫小道上,李志壮被一名儒衣中年击倒在地,踩在他的脸上。
  他手持铁笔,脸带怒容:“春公子,你这个儒门败类,作这样的淫秽画作还洋洋自得,寡廉鲜耻,今天我要为儒门清理门户,收回你这身儒术修为。”
  李志壮早已被吓破了胆,这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袭近他身边,突然将他制住,拥有见性境实力的他竟不是对方一合之将,显然对方至少也有君子境的实力。
  此时他感受到对方的怒意和杀机,瘫倒在地,求饶道:“我不是春公子,我是冒名顶替的,我姨父是吏部侍郎陈大人,我的画都是模仿他书房里的春公子画作……”
  那儒门卫道君子一脸鄙夷地看着他:“敢做不敢当的懦夫,真是丢尽了儒士脸面!今日教你撞在我手里,别说你姨父是吏部侍郎,就算是当今圣上,我也要废了你!”
  正要举手废去他修为时,林中传来一声冷哼:“好大的口气,连当今圣上你也不放在眼里,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是谁!”
  儒衣中年猛地回过头,朝林中阴暗处望去,看见林中现身出来的锦衣壮汉,脸色一变,神情突然变得敬畏,朝他微微一躬身,正要说话时,锦衣壮汉挥了挥手,“去吧,我家老爷有话要问
  他。”
  儒衣中年微微一震,虽有些不甘,却也不敢久留,放开李志壮,飞快离去。
  李志壮脸色惨白地站起来,锦衣壮汉走到他面前,木无表情地看着他,眼中不带一丝喜恶:“我家老爷让我来问你,你送去陪竞的画作出自谁的手?”
  李志壮死里逃生挑回一条命,连儒门卫道君子也被此人一言喝退,心知此人身份绝不寻常,哪敢隐瞒,和盘托出与流云风赌斗之事。
  ……
  “这个流云义是儒门十君子之一,是左相国同族的堂弟,区区从四品小官,却敢口出狂言,连老爷你也不放在眼里,只怕是借了左相国的势,狐假虎威,当真以为流云家能在京城里打横了走吗?”
  马车里,威严的中年男子听着锦衣壮汉说着在林中发生的事,微微一笑:“展护卫言重了,左相国一向严束家人,家法严明,这流云义怕也只是一时口快……”
  说着,话音一转:“流云风?这名字怎么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锦衣壮汉低声说:“老爷,您难道忘了,八年前,左相国府上有个庶出的公子曾撞过一次天钟,求老爷您庇护他的母弟,这个流云风就是他的亲弟弟……”
  威严中年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哦,是那个撞响八次天钟的可怕少年啊,都说流云家承载了大周一半的文气,看来此言不虚,左相国不愧为我大周之梁柱,虎父无犬子啊,时隔多年,我还依稀记得那倔强少年模样……走吧,去见见他这个弟弟,是否也有他哥哥一半风采。”
  ……
  占地数十亩的相国府一处小宅院中,流云风,乔羞玉,乔胜武正在院子里玩跳石子的游戏。
  院子门外又传来敲门声。
  乔胜武跑着去开门,门外是一名身穿便服,易容伪装的中年男子。
  “你们找谁?”乔胜武一脸好奇地问。
  “请问林风少爷在吗?”
  流云风走过来,“我就是。”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震惊之色,打量了流云风数眼后,从怀里掏出用牛皮信封包好的金票,说:“我是八方宝阁的王掌柜,这是林少爷你送来的画作在八方宝阁竞拍所得,劳烦查收。”
  流云风哦了一声,“拍了多少?”
  “十五万两黄金。”
  流云风愣了一下,取过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一张金光灿灿的金票,印着京都票号的字样,十五万两黄金。
  以他的见识,自然一眼便认出这张金票的来历,这可是用来向大周三十六州官府和三军将士发放俸禄和军饷的流通金票,能用这种金票竞拍的人,身份必不寻常。
  他微微一笑:“王掌柜为何不收取佣金?”
  王掌柜急忙说:“林风爷能将画作送往我们八方宝阁竞拍,就已经是莫大的荣耀,哪还能再收你的佣金。”
  流云风将金票重新塞回信封,递回王掌柜的手中,说:“既然如此,还得劳烦王掌柜,派人护送这十五万两黄金到江夏军,捐为江夏守城将士的军饷和抚恤。”
  王掌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您是说,全捐出去吗?”
  “全捐。”
  王掌柜见过不少一掷千金的富豪,每个人为了心头所好不惜挥金如土,但像这样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就将十五万两黄金捐为军饷的人,却还是第一次见。
  他看得出来,这个白衣少年对这笔巨财是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贪恋,仿佛十五万两黄金在他眼里,跟十五个铜板一般。
  随即明白过来,一个人能创作出价值十五万两黄金画作,心性必然不俗,又岂会被身外之物所迷惑。
  王掌柜深深一躬身,带着金票远去,乔羞玉走过来,眼神之中带着好奇,“公子,你的画真的拍了十五万两黄金吗?”
  流云风点了点头:“好像被京城哪个大人物看上了吧,唉,这回亏大了,有这十五万两,别说一个冰兰仙子,十个我都买回来给你当丫鬟了,也不用你每天操劳。”
  乔羞玉掩嘴而笑,美眸之中带着一丝欢喜,问:“那公子还捐出去?”
  “不捐不行,换作是普通商号的金票,我最多也就捐个十万,留下五万花差岂不美哉,但这京都票号不一样,是官府专用,一般用来支付一州郡官的奉禄或守军军饷,说不定是哪个当权重臣挪用贪腐所得,万一出事,追查起来,我说不定要落个同谋的罪名,连八方宝阁都不敢收的烫手山芋,我又不傻,收下也不敢花。”
  在乔羞玉轻笑声中,院子大门重新关上。
  此时,离院子大门不远处的一棵树荫下,威严中年男子看着远处的院门,面带笑容:“还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
  “老爷要不要跟他见上一面?”
  “不必了免得惊动左相国,当年我答应那少年保他弟弟不受小人侵害,如今八年过去,见他长大成人,总算是无负所托,走吧。”
  两人身形一闪,消失在树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