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38 肺识初成

  “初入门,以九针辅佐,汤药浴身为主,引阳气入百穴……”
  “九针者,天地之大数,始于一而终于九,天,地,人,时,音,律,星,风,野……”
  “巾针,絮针,鍉针,锋针,铍针,厘针,毫针,长针,大针……”
  “天为肺,地为肉,人为血,时为经,音为络,律为骨,星为窍,风为穴,野为皮……”
  “纯阳炼体之术,有九重之妙,肺识,血稠,肉韧,经顺,络通,骨钢,窍开,穴闭,皮无漏。”
  “修练此九者至阴邪不侵,百病不生,皮囊不漏,寿逾数百年而不衰,容貌如壮年,可称为地寿之仙……”
  “练肺时,辅以巾针……”
  “练血时,辅以絮针……”
  乔羞玉用了三天的时间,才将所悟纯阳练体术入门口诀尽数相传。
  流云风才知道这纯阳练体术,又叫九针阳寿法,相传是圣人黄帝为了世人皆能防病延寿所创的大道真经,将此生修行的心得铸成九针,传于百姓。
  只是以黄帝之圣明慈悲,也未料到百姓聪愚不一,不能尽识其中精妙,反而被一些聪明却心术不正的修习者为求速成,另僻蹊径,由此产生了像毒王门这一类邪恶门派。
  神智如痴,身体却异常坚硬厚实的棍奴,就是毒王门邪徒根据纯阳炼体术所创,一味追求身体的强横却损伤了人的智力,失了黄帝创经的初衷。
  几日来听乔羞玉讲解,发现这九针之术博大精深,创术者奇思妙想可谓旷古绝今,竟与墨门剑术隐隐有相通之处。
  九针之术似乎也可以演化为九剑之术,当针变成了剑,圣心医人的针术,也就变成了无坚不摧的剑术。
  强弱相生,知其最强,才能攻其最弱。
  心想莫非圣人大道,最后都是通向同一个真理?
  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便觉得脑力有不达之处,应该是视野和阅历不足以将这想法深入参悟的原因。
  没有再深思,配合乔羞玉的施针,吸入她精心调配的药方以蒸汽蒸腾出的药气,开始了纯阳炼体术的第一步,练肺。
  ……………………
  这一练就是半个多月。
  这一日,乔羞玉将最后一支巾针从流云风胸口拔出时,流云风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只觉神清气爽之余,一股泥土青草的味道扑鼻而来,转头问乔羞玉:“胜武在院子里挖什么呢?”
  乔羞玉笑说:“他这几天正在院子里四处挖洞找他的金须将军呢。”
  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公子,你已经练成肺识了?”
  流云风点了点头,“应该是吧。”
  这几天听乔羞玉讲解纯阳炼体要诀,其中就有关于九重境界的划分,肺识为纯阳练体术的第一重境界,修练时辅以巾针和药物刺激肺部穴位,当达到一定阶段,嗅觉将比常人大幅提升,能分辨吸入肺中的细微气味,达到高深时,可辨识对身体有毒之物。
  流云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嗅觉确实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
  书案上的虎皮兰花散发的花香,乔羞玉身上的汗香……
  不由地心中一动,没想到这嗅觉竟然比他的灵识还要灵敏些,说不定在某些时候比起灵觉更能起到提前示警的作用。
  ………………
  夜幕降临,乔胜武吃完饭后回屋睡下,乔羞玉收拾完碗筷后,洗澡沐浴之后,正要回房,流云风叫住她。
  乔羞玉转身回到他身旁的椅子坐下。
  “若不是因为我,你们姐弟也不会经历这些,现在只好委屈你和胜武跟我一起生活,以免让他们有机可乘。”
  乔羞玉轻声说:“公子待我和弟弟如亲人,就算一辈子服侍公子,我也心甘情愿。”
  “你误会了,我可从来没有让你服侍我的意思。”
  乔羞玉说:“公子愿意让我服侍,是我的福分。”
  流云风心中莫名一暖,轻轻握住她的手,“更是我的福气。”
  乔羞玉不敢看他,脸上的红润更加的动人,手动了动,却没有抽出来,任由他握着。
  此时的气氛变得格外暧昧,流云风看着眼前的玉人,甜美可口,诱人至极,哪怕对她做点什么,估计她也不会反抗。
  只不过,这无疑是辜负了乔羞玉对他的信任。
  为了避免控制不住冲动,他话音一转:
  “我肺识初成,冲击禁制时引起的寒气反噬时间似乎也减少了一些,若是能将肉韧和血稠两重境界练成,寒气反噬应该可以忽略不计,将来应对起这些人来,也会多几分把握,所以在我参加殿试之前,还要劳烦你多费心。”
  乔羞玉有些担心地说:“可是这灵柩之中只记载了初诀,冒然修练,怕会出什么差错。”
  “形势所逼,不得不为,想来黄帝为天下百姓创此圣心仁术,应该不至于让修炼者有生命的风险,我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就算冒险,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流云风眼前浮现出银鹰长老如冰刀一般的阴冷目光,心知洪福夫人绝不会轻易罢休,唯一能让他们忌惮的,就是自己真正拥有了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名声地位。
  乔羞玉点了点头,“我这就把药材整理一下。”
  流云风目光无意间扫过她胸口,只见她衣襟微张,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一根银针深深刺入胸脯之中。
  “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可别留下什么隐患。”
  乔羞玉这才想起来,被流云风提起,才感觉隐隐作痛。
  见流云风目光所及,俏脸微红,朝他施了一礼,回了房间。
  ………………
  
  乔羞玉处理完伤口,从房间里出来时,见流云风正试图将腿上的一枚暗器取下来。
  “公子不可,这是暗器铁蒺藜,不可贸然取下。”
  乔羞玉走上前,弯膝跪在他双腿间,仔细打量。
  流云风有些尴尬,只因暗器击中的位置极为刁钻,他本不想麻烦乔羞玉,自己随便处理一下,谁知怎么也拔不下来,轻轻一碰便钻心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