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51 千古佳作

  众人哗然。
  随着王掌柜的介绍,李志壮推开厢房露台的门,走到露台前,意得志满地朝一楼众多藏家富豪权贵招手示意。
  “他就是春公子?如此高调可不像是春公子的作风,不会是假的吧?”
  “我认得他,吏部侍郎陈大人的外甥李志壮,仿名家书法堪称一绝啊,确实有些才气,没想到竟然就是春公子。”
  李志壮享受着万众瞩目的待遇,待议论声音稍小了一些,扬声说:“各位,在下李志壮,今日请托八方宝阁王掌柜拍卖新作,只因跟人设下赌局,以画作拍卖价高者为胜,还请各位给在下一些薄面,忍耐片刻,一同欣赏了这位林风的画作之后再离开不迟。”
  楼下有人笑道:“能得春公子赏识,想必不凡,倒要看看这林风的画作有什么惊人之处。”
  本欲离开的竞拍藏家也都纷纷驻足。
  李志壮向王掌柜使了个眼色,王掌柜意会,急忙命另一个护卫将那幅连他也未亲眼目睹过的画卷拆封,缓缓展开……
  画卷展开的瞬间,还未见画的内容,就有一股浩然文气冲天而起,带着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异香,弥漫在拍卖大厅之中。
  “这、这是墨韵书香……”
  所有人都被这股异香所吸引,纷纷从座位上站立起来,朝画卷张望。
  贵宾房中,几个神秘大人物神色一动,心中暗道:“竟能以文气模拟美人体香,影响人的感观,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胜过刚才那个春公子了,倒要看看这位林风的画作如何惊人……”
  头戴白纱斗笠的冰兰仙子立于高处,已看见画作的一角,突然在厢房之中站起身来,也不知她是生气还是激动,声音里带着倾江海之水也浇不息的怒火:“是他!!他在哪!”
  说完,走到观台,撩起斗笠的轻纱,目光灼灼搜寻着拍卖大厅的每一个人,想要从中看到那个熟悉的声音。
  拍卖大厅有人发现了她,纷纷抬头,眼露惊艳之色:“这就是冰兰仙子的真容吗,画中的人连她真人的十分之一二都比不上,连生气的样子都是那么的勾魂摄魄。”
  身后两个小丫鬟服侍冰兰仙子多年,也从来没有见过冰兰仙子如此动怒,见她引起了大厅骚动,急忙上来将她拉回座位上。
  这时,随着拍卖展台上那幅画卷展开,画作全景终于展现在众人面前。
  拍卖大厅之中,鸦雀无声,所有人屏住了呼吸,许久,爆发出一声哄堂大笑。
  “妙,妙,妙!”
  “实在是千古一佳作。”
  “这林风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立意,大胆创新,不论技法,光以构思之妙,就已高出刚刚那幅醉酒图数筹,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有趣的画作。”
  “一静一动之间,尽显画者心境洒脱,肆意挥洒,天马行空,不落窠臼。”
  拍卖台上的王掌柜看着身边这幅高三尺,宽六尺的长长画卷,心中掀起滔天巨浪,他也想不明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林风,为何比春公子的画作更让人震撼,画面香艳的同时,也带着让人会心一笑的妙趣。
  难怪以春公子之才,也极力推荐各位藏家驻足一观,原来是棋逢对手,惺惺相惜。
  真没想到,这个看似傲慢自负的李志壮,竟有这样举荐贤能的胸怀,倒是不负春公子之名。
  而此时的二楼李志壮,脸色却极差,红一阵白一阵,悔得肠都青了,恨不得甩自己两个耳光,刚刚若不是他得意忘形,这幅画根本不会被展开。
  只见那画中,一名背对着众人的儒衣少年,将一个寸缕不着的曼妙女子弓着身子背对着架在腿上,扬手就是一顿暴揍,文气幻化的画影中,手掌落处,如朱砂映雪,用色之妙,令人叫绝。
  更让人感到妙不可言的是,似乎隐约还能听见噼哩叭啦清悦掌声,越发增添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气息,仿佛画中之人活生生就在眼前。
  画中女子并未显露面容,只是那一头金黄如瀑的金发,却无疑与春公子所画的冰兰仙子不谋而合,虽不见金发女子的真面目,却多了一分遐思和想象,用笔含蓄,构思之巧,比起春公子的直描,更有一重欲遮还休的韵味。
  旁边配有一行调侃意味十足的打油诗:“金丝嫩肤雪臀,少年扬掌怒抡,莫怪摧兰毁玉,不揍实难平愤。”
  这时,楼下已经有人迫不急待地出价竞拍了。
  “我出一万两黄金!”
  所有望向这出价之人,心中一震,“翰林书院的吴老头,他可是个目光毒辣的老狐狸,无宝不落,连他也心动了,看来这幅画真的极具收藏价值!”
  “我出二万两!”
  第二位出价的,竟是来自二楼的冰兰仙子所在厢房,声音动听,语气之中却带着明显的羞怒。
  所有藏家沸腾了,冰兰仙子这一出价,等于是宣布了这幅画上所描绘之事,竟是真实发生过的,这才让这冰兰仙子如此触怒,不惜自已出价买下,显然是不想让画作流传出去。
  一时之间,出价之声不绝于耳,直把二楼厢房之中那白纱斗笠女子气得浑身发抖,二万两黄金已是她所能拿出的极限,可跟这些挥金如土京城土豪们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转眼已抬到四万两,连二楼贵宾房的几个客人都已开始陆续出价。
  王掌柜激动得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八方宝阁汇聚天下奇珍异宝,拍出天价的古人字画,圣人笔迹不是没有,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画家,第一幅作品就能拍出这样的高价,作为慧眼识人的承拍人,年底八方宝阁掌柜竞岗之时,大掌柜之位非他莫属。
  最震惊的,却莫过于李志壮,一时间愣在二楼的露台上,此时已没有人在意他这个春公子的反应,二楼几个贵宾房中的大人物也陆续喊出了自己的竞价。
  五万,六万,七万……
  竞价还在飙升,这时的竞拍已经不能以常理来衡量,当一群不差钱的土豪们为一幅作品争得头破血流时,画作本身已不是争夺的焦点,价格更不是问题,而成了地位和权势谁更压对方一头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