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百圣之上 > 15 夜闯王府

  女刺客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再隐藏身迹,从树林之中冲出,转眼到了他身后,匕首寒光一闪,流云风的头颅和身体分离,头颅却依旧悬在半空之中。
  竟是以文气幻化出来的景像。
  女刺客大吃一惊的同时,急忙环顾四周,那还有流云风的身影,早已离去多时。
  月光下,只见这身材曼妙的女刺客胸前急剧起伏,突然挥动手中匕首,发泄一般地在这幻像上挥了数十刀,直到文气溃散,才收起匕首,蓝色眼眸之中闪过愠怒的光芒。
  ……………………
  黑夜中,流云风施展御风之术,弯曲迂回的在城中飞奔。
  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他停下脚步,轻轻一跃,跃上一棵十几米高的树梢。
  远处灯火阑珊的楼亭群立处,正是鬼面书生最终逃往的地点,鲲王府。
  他捂着断臂伤口,神情萎顿,此时已是筋疲力尽,街角拐弯再向前百米,便是鲲王府。
  立于树梢的流云风取出铁笔,在空中缓缓而书:“愿得燕弓射魔将,耻令越甲鸣吾军!”
  文气汹涌澎湃,滔滔而出,引动天地灵力,化而为形。
  一把诛邪弓,一把灭魔箭,闪烁着墨色光华。
  他拉满长弓与明月轮廓相合,光箭上弦,对准了百步之外的鬼面书生。
  月光下,树梢上,身影挺拔的流云风,持弓挽弦朝天而射,光箭与月色融为一体。
  “挽弓射天狼,矢飞落文曲!”
  一箭无声无息,却又快如闪电般射出。
  ……
  鬼面书生正要转过街角,无声无息的文气光箭已到他的背后,瞬间射入他的脖子后……
  鬼面书生眼中恐惧之色在渐渐地放大,随着文气之矢消失和喷涌出来的血柱,他捂着喉咙处,身体慢慢地倒了下去。
  躺在地上吐血抽搐的他伸出一只手,张大着嘴,试图说点什么,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双腿一蹬一命归西。
  片刻之后,流云风出现在他身边,从他腰间曲线那块聚文玉佩,收入衣袖中。
  看了百米之外宏伟雄浑的九王府大门,转身离去。
  …………………………
  深夜,几十个鲲王府侍卫手在其中一栋宅楼的4周出口,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透过窗户,一个婀娜貌美的少女软绵无力的坐在浴桶中,任凭两个俏丽的女婢抓着一把五颜六色的花瓣,在她身上揉搓。
  整个房间弥漫着浓郁的花香。
  屋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屋顶走了一圈之后,悉索的声音响起,屋顶瓦片被揭开一块,透进一束月光来。
  不一会便被人揭开一个洞口。
  房间里微风拂过,一个黑衣身影便出现在两个小婢女身后。
  出手如电,这两个小婢女轻轻拍晕过去。
  浴桶中的美貌少女又羞又慌,正要惊呼,黑衣身影一个箭步上前捂住她的嘴。
  “姑娘莫慌,那日在山上承蒙姑娘救命之恩,片刻不敢忘怀,得知姑娘有难,特来相救,我现在将你放开,请莫声张。”
  美貌少女点了点头。
  流云风放开了捂在她嘴上的手。
  她轻声说:“你转过头去,我要穿衣服。”
  流云风转过头,等了好一会儿,又听见从身后传来一声:“你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流云风环视4周,见房间的床头挂着几件色彩明艳的华贵服饰,手一挥,一股无形无色的文风卷起衣饰落在浴桶旁。
  等了一会儿,又传来弱弱的求助声:“我中了软筋散,没有力气,你能帮我一下抱我起来吗?”
  “唐突莫怪。”
  流云风闭上眼,伸手将她从浴桶中抱起,肌肤碰触之处,只觉柔软细滑,如丝如绸。
  收摄心神,帮她穿好衣服,这才睁开双眼。
  美貌少女此时脸红似霞,正看着他,一双美眸将闪烁着好奇,“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那日留在姑娘店铺之中的玉佩,有我自创儒术十里心动,可感应姑娘危急之时心绪波动,这才立刻赶来相见,还好姑娘无恙,万幸。”
  流云风打量眼前梳洗清爽,体态婀娜动人,浑身冒香的娇嫩美人,纵然阅美无数的他,仍忍不住眼露惊艳之色。
  美貌少女被他看得有些心慌,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九王府。”
  美貌少女吃了一惊,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名婢女,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
  流云风收起目光,躬身一礼:“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我姓乔,名羞玉。”
  “羞煞美玉,果然人如其名。”
  乔羞玉本来已经够发愁的,偏偏遇上这么个不紧不慢,半天说不到正事的世家公子,忍不住问:“现在怎么办?”
  流云风指了指来时的屋顶。
  走到她面前,说了声“冒犯”,将她拦腰抱起。
  一阵强风拂过,他抱着她纵身一跃,从屋顶洞口钻了出去。
  站在殿顶处,王府之中各自巡逻的侍卫依稀可见。
  月光下,乔羞玉俏脸晕白,双眼紧闭,呼吸急促嗯。
  流云风微微一笑,将她的手搭在他的脖子上,轻声道:“抓紧了。“
  借着文气所化轻风,身轻如燕,跃上空中来时的那根文气所化细丝,凌空云步,向王府外数百外的大树方向悄而去……
  只见一轮明月之下,一个像风一样的身影,如蜻蜓点水,踏空而行,越过了王府的重重守卫。
  就在他闪入树丛之时,利箭破空的声音呼啸而来,所射的却并非是流云风本人,而是他脚下文气所化登天索。
  一声怒喝传来:“胆敢夜闯王府,来人,给我拿下这刺客!”
  流云风脚下突然踏空,登天索竟被对方一箭射断。
  乔羞玉感到身体突然失重,向下坠落,不由自主地惊呼一声,越发地搂紧了流云风的脖子。
  “随风潜入夜!”
  流云风手中铁笔一挥,一阵轻风刮过,托起两人身体,缓缓落在王府之外大街上,王府侍卫高手都已追至,恶犬与人声交杂鼎沸。
  流云风一声口哨,一匹黑色骏马飞奔而至,他抱着乔羞玉翻身上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