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怎么就成灾星了 > 第十九章 上个月的全勤没拿到,心塞.

  将画面重新切回到我们的主角身上,这个时候的楚月生已经接受了星兮白雪新的精神力灌注,干涸的精神力回路重新被充满活力的新鲜精神力滋润,恢复了自身的流动性。
  有了精神力对意识进行支撑之后,楚月生的意识也开始重新复苏。虽然眼皮子还紧闭着,但眼皮下面的眼球却已经不是那么安分了。
  星兮白雪凑到楚月生的身旁,满心期待的看着。大概是因为星兮白雪的视线太过热烈了的缘故,楚月生没过多久就睁开了眼睛,转动眼球,斜着眼睛和星兮白雪对视着。
  “后辈,你醒啦?饿不饿呀,要不要吃我下的面呀?”星兮白雪拄着胳膊,俏皮的问道。
  楚月生想要从床上坐起来,但是他的肌肉疲劳并没有被治愈,所以楚月生立刻感觉到了脊背的那几片肌肉群的悲鸣,整个身体也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重新软趴趴的倒在了床上。
  “后辈,你的肌肉伤还没有好,暂时不要乱动哦。不过治疗很快的,没关系。”说着,星兮白雪又一次召出了之前的那几根灯柱,开始对楚月生进行照射。
  几秒钟之后,楚月生原地满血复活。
  从床上坐起来后,楚月生才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星兮白雪的小诊所里。一天不到的功夫进了两次医院,这对楚月生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刚从病床上坐起来,楚月生的头脑还不是很清醒,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躺在地上想要站起来的那一瞬间,之后就完全断片了。虽然头并不疼,楚月生还是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就像维修不太好使的旧家电一样,用力敲了敲。
  看着楚月生傻乎乎的样子,星兮白雪似乎又被戳中了笑点,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我是怎么了?”楚月生先是看了一眼杵在墙角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装饰品的阿铁,然后才转过头来着趴在床边笑得肩膀抖个不停的星兮白雪。
  星兮白雪直起身子,仰着头,纤细的脖子和锁骨两边的小窝白得耀眼。
  “后辈你使用精神力过渡了哦。精神力透支,意识没有精神力支撑,自然就昏过去了。”
  “精神力……还有这个弊端吗?『正确引导』……”楚月生立马想到了自己新觉醒的这个能力。他以前使用自己的能力可从来没有昏迷过,这一次却出现了这种情况,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习能力了。
  楚月生自己嘀咕的声音并不低,反正星兮白雪可以听的很清楚。听到了这个让人感兴趣的名词,星兮白雪一下子直起身子,凑了过来,一双眼睛中写满了“我很好奇”这四个字。
  “后辈,『正确引导』是什么?”
  “呃……是我新觉醒的能力。可能是因为你给我的精神力的关系,我发现我的能力衍生出新的能力。它可以引导我做出正确的选择,让事情朝着我希望的方向去发展。”
  “具体是怎么样的,能给我演示一下么?”星兮白雪给楚月生的感觉,就像是一只猫咪突然看到了一卷散开的毛线团一样,那股兴奋劲,让楚月生感觉有些害怕。
  不过这个能力也确实有许多待开发的地方,而星兮白雪这个星幕圣女的手里,绝对有着远超人类的观测工具。将新能力的分析工作交给星兮白雪,楚月生还是很放心的。
  星兮白雪把楚月生领到了那个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空房间,让楚月生在那里把自己的新能力展示出来。
  楚月生的新能力具有极强的实用性,而且对使用环境没有任何的限制。只要楚月生心中定出目标,动作修正的效果立马就会出现,比如说楚月生手里拿着一个小球,想要把这个小球扔到远处的一个瓶子里,『正确引导』立刻就会给出让最正确的投掷姿势,甚至是投掷时手臂摆动的幅度都标注的一清二清。楚月生使用精神力操纵着自己的身体做出了最标准的姿势,然后小球就划过了一条十分标准的弧线……
  砸在了瓶口的边缘上,弹出去了。
  楚月生一下子就蒙了,他是完全按照引导来做的啊,为什么球会进不去?
  楚月生又试了一次,好几次,才终于进去了一次。看着瓶子附近散落的小球,楚月生陷入到了怀疑人生当中。
  在楚月生扔球的过程中,星兮白雪一直带着一副看上去像是AR眼镜的东西站在旁边,镜片上像瀑布一样不断下滚的数据流光是看着就有一种令人生畏的感觉,也不知道星兮白雪的脑子是怎么长得,竟然可以那么快的阅读那么多的信息。
  随着楚月生终于将小球扔进了瓶口,他手中的小球和不远处的那个瓶子全都化成了细沙,重新没入地面。
  “后辈,你的能力没有问题,你之所以会失败,问题是出在你自己的身上。”星兮白雪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知性的气质扑面而来,“你的身体操纵能力精度不够,身体在动作时很僵硬,就像是还在使用限位器控制行程的机器人一样,动作的衔接之间存在着明显的顿挫。”
  “所以像是这些需要精确控制力量的动作,你的能力也不能保证精确。不过问题不大,毕竟你不可能跑去和别人肉搏,比起熟练度,判断力更能够凸显你的能力的价值。现在,换一种检测方式。后辈,找出太阳牌。”
  说着,楚月生的面前出现了一张方桌,放桌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8x8的六十四张卡片。星兮白雪并没有告诉楚月生更多的情报,楚月生甚至不到什么叫太阳牌,也这一套牌里面到底有几张太阳牌。这些,统统都是等待测试的内容。
  楚月生将“找出太阳牌”的心愿纳入心底,眼前的六十四张卡片立刻出现了不一样的颜色。一大片的红色中夹杂着三张绿色。楚月生毫不犹豫的将这三张绿颜色的卡片全都翻了过来。
  一张月亮,一张太阳,一张黑太阳。
  楚月生又蒙了。
  “很好,后辈,你的能力具有识破伪装的能力,但是对目标的判定并不是依据常识,而是你的认定。”星兮白雪一挥手,其余六十一张卡片连带着桌子全都变成了细沙消失,只剩下那三张被楚月生翻开的卡片留了下来。星兮白雪在那张月亮牌上轻点,这张卡片上的月亮团就自己补全,变成了太阳的样子。
  但是这两张太阳和旁边的那张黑太阳,区别还是挺明显的。
  “看到了么,虽然太阳并不是黑色的,但是这样黑色的太阳也被你归类为‘太阳’的范畴,这说明这个能力是依照你自己的意愿而不是现实情况来实现的。”
  “那么下一步,来试试走出这个迷宫吧。注意,后辈,这个迷宫的陷阱,可是很厉害的哦。”
  星兮白雪的生意你渐渐远去,楚月生发现自己的身体周围升起了浓浓的白雾。一股潮湿中略带腐朽的空气填充了楚月生的肺部,等到这股白雾散去,楚月生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处看起来像是古代金字塔那样的甬道当中。
  楚月生在原地跺了跺脚,又蹲下来摸了摸脚下砖石上的苔藓,那真实的触觉告诉楚月生,周围的景物并不是他的幻觉。
  大概是因为有这些土石的阻挡,星兮白雪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模糊。
  “后辈,你的行动最好快一些,因为……追兵可是不会等你的哦。”
  星兮白雪的话音刚落,楚月生就听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他连忙扭头,然后就看到一块几乎将甬道完全占满的巨大石球在朝着自己滚过来。
  这要是被追上了,不是一下子就被碾成小饼饼了吗!
  因为星兮白雪的警告,楚月生知道这并不是玩笑,要是真的被石球追上,他说不定真的会有生命危险。就算死不掉,估计也得被折腾的半死不活。在石球或者说是求生欲的压迫下,楚月生下意识的迈开了脚步,开始朝向前方奔跑。
  楚月生可以肯定,这里肯定不止石球一个陷阱,而且星兮白雪说这里还是一个迷宫,所以也存在着走岔路的可能。从这个石球的力度就能看出来,如果真的选择错误,后果应该也会很严重。
  这是一局必须百分百正确才能通关的游戏,楚月生可没兴趣知道这个迷宫到底有多少种陷阱,他还是宁愿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引导自己无伤通关。
  很快,楚月生就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个难题,他的面前没有路了。
  一堵看上去和旁边墙壁没有什么区别的墙出现在楚月生的面前,挡住了楚月生前进的路。楚月生不得不在这面墙前停下脚步,开始研究这面墙壁到底有什么玄机。
  不可能是死路的,迷宫才刚刚开始,所以这面墙壁肯定就是一个陷阱,只要找到机关,应该就能通过了。
  在身后石球沉闷的滚动声中,楚月生将自己的手按在了这面石墙上面,在上面四处摸索,终于摸到了一块浮动的石块。
  是,按动式的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