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049章:抵达战场的里德

  宙斯?
  托尼顺着佩珀的目光看去那扎堆的绅士与贵妇们:“在哪?”
  佩珀摇了摇头:“不见了。”
  托尼:“……”
  在那次的地下室的影像播放和对话之后,托尼便对这个名字铭刻在心了,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去记住一个男人的名字的。
  但宙斯例外。
  托尼非常想,不是一般的想,想要知道,那画面中,对着他父亲脸部暴楱五六拳的那个马赛克男子究竟是谁。
  宙斯是他唯一的线索。
  托尼命令贾维斯遍查已知所有数据库,甚至,跑到伦敦去面见一位他不太怎么想见面的长辈。
  但一无所获。
  这不。
  这才有了这一次与维克多工业联手召开的酒会,想要见到宙斯,毫无疑问,通过维克多工业很明显是一种最快的方式。
  莱克正在二楼的扶手那边手捧着一杯波本看着风景。
  甚至。
  在底下环视四周的佩珀抬头的时候,还很友善的伸手打了一声招呼。
  一句话。
  只要他不说话,就绝不会暴露刚刚改变了面容的身份。
  时间滴答走。
  莱克注视着走到台上准备激情演讲的维克多,双手握着波本:“阿加莎!”
  阿加莎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在的,先生。”
  “敌军还有多久抵达战场?”
  “预计时间,十分钟。”
  “好吧。”
  莱克表情淡淡的起身找准了安全出口的位置,走了过去说道:“那让我们坐下来,好好欣赏这一次的超凡大战吧,阿加莎,有兴趣跟我赌一下吗?”
  阿加莎语气清淡:“先生,我是没有实体的,你知道的。”
  莱克耸肩道:“那是因为你对我的捏人技术不太满意。”
  阿加莎:“……”
  拜托,莱克好歹是神灵,而且还是一位至高神,他的便宜后台都可以捏星球了,莱克觉得他捏不了星球,但捏人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可惜,莱克的审美没问题,但动手起来确实有些差距了,很明显,阿加莎不太喜欢她的躯体是一副口歪眼斜胸大屁股厚的模样……
  台上。
  经过了眼下一系列变故的维克多其意风发的在台上对着今晚而来的华尔街绅士与贵妇们投稿演讲着这一次与史塔克工业就太空领域签署的备忘录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与高兴的事情。
  台下。
  众人的表情也是各异,但居多的也是高兴的模样,毕竟,在史塔克工业与维克多工业宣布百亿富兰克林合作案之后,他们手上的股票可是升值了不少,这么说吧,买艘游艇还是绰绰有余的。
  外面。
  一辆天蓝色的皮卡车上。
  整个人都笼罩在帽兜之下的里德·里查兹通过车窗注视着远处那灯光闪烁的大厦心中波澜乍起。
  尤其是在拐过弯之后,在看到那正对着他的维克多雕像之后,心中更是愤怒的火焰刹那间点燃了。
  这原本……
  一切都该是他的,他甚至已经为维克多工业大厦想好了该改成什么样的名字了。
  巴氏大楼。
  甚至……
  他都已经为他和苏珊两人的第一个孩子的名字都在上维克多空间站的那一刻想好了。
  富兰克林·里查兹。
  看。
  这就是他为他将来和苏珊的孩子所取的名字,是不是很棒?
  从到维克多大厦之中给维克多画大饼引他入局,再到太空站之上,甚至,到爆炸之后,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但……
  什么时候火车突然出轨了?
  对了。
  是从本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瓦特了跑到布鲁克林大桥上的那一刻,事件一下子急转而下了。
  该死的本。
  将一切错误推到本身上的里德心中愤怒的骂了一声,因为本,他失去了一切,房子、车子、票子、专利,乃是他的名声。
  他已经上了华尔街的黑名单了,甚至,是全球企业家的黑名单,他是科学家,但毫无疑问,没有人会赞助一位曾经陷害他金主的科学家,就算是这个科学家是天底下最聪明的都不可能。
  他的前路已经被彻底的摧毁了。
  背负着三百万的债务,在监狱的那段时间内,他亲身经历着外面对他的评价是如何从狼心狗肺变成猪狗不如的,就算他能够被保释出狱那又如何,现在只怕是汉堡店都不会要他进去打工了。
  维克多。
  史塔克。
  距离维克多大厦越来越近,里德心中的怒火越来越大,相较于本,他的仇恨还包括了在他面前演了一出大戏的维克多和史塔克。
  不花一分钱,不费吹灰之力就一下子取走了他毕生的所有科学研究,在得知到今晚有一场酒会之后,里德的怒火再也掩饰不住了。
  他也不需要掩饰了。
  眼下的他,已经一无所有了,他也不怕在失去什么了,他已经想好了,今晚复仇结束之后,他就离开美利坚,去东国,想来,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惧怕美利坚霸权的国家也只有那遥远的东国了。
  在那里……
  他可以改头换面,东山再起。
  事实上。
  今晚忙碌的不仅仅是维克多大厦那边的人,还是正在朝着那边赶去的里德,神盾局纽约行动中心那边也是一片忙碌。
  科尔森双手叉腰站在行动指挥中心注视着维克多大厦附近的所有监控,排查任何一辆可疑的汽车和行人。
  科尔森心中有些恼怒朝着一个探员说道:“为什么我们得到的信息会比那些该死的媒体还要晚?”
  看在上帝的面子上,他们可是在雷克斯岛监狱门口安排了探员的,一旦华府三飞饰那边的工作做通,他们就可以第一时间从监狱里面提走里德。
  但结果呢?
  好家伙,他们还是在纽约日报报道出来里德·里查兹越狱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情的。
  那名被质问的探员低头一个劲的道歉,只是说着,这是自己工作的失误。
  科尔森抹了一把脸,朝着那名探员挥了挥手,便是看向那大屏幕上分割出来的各种监控道:“有消息吗?随便一个都可以,一旦里查兹出现在维克多大厦门口,我要第一时间有探员将他带过来。”
  那名被质问的探员走到门口,回身看了一眼厅中的火气十足的科尔森,低着头在路过一名纽约行动中心某中级领导的身边低声的说了一句:“九头蛇万岁!”
  那中级领导目不斜视嘴角轻动了一下:“九头蛇万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