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121章:准备招募罚叔

  托尼正在忙着怎么以自己的智慧来改造莱克所打造的【全金属狂潮战甲】。
  毕竟,莱克这套【全金属狂潮战甲】是基于暗石手环提供能量来进行作战的,是以,托尼如果不想着怎么改造一番就这么打造出来用的话,毫无疑问,他会变成一个真正的人间坦克。
  莱克也在忙。
  事实上,莱克正在忙着找一个人,毕竟,那个人可是在那房子里面留了一瓶波本美酒的。
  天下烟民是一家。
  自然。
  天下酒鬼都是一家人,对于同样喜欢喝波本的朋友,莱克很想见一面然后把那张照片给还给他。
  星辰大厦。
  莱克坐在吧台这边,手上夹着一张照片,照片之中,金发女子和金发小姑娘笑容满面。
  能有这种笑容的,向来这个男的应该很幸福吧。
  莱克轻笑了一声,他也有个女儿,可惜,自家闺女显然是看不上他的生活作风,小的时候,莱克还跟她很亲近,但渐渐大了之后,闺女明显鄙视起他这种多情的性格了。
  这让莱克有些难受。
  但奈何……
  没得选,闺女是他和凯莎相结合的结晶,那还是在莱克未成神之前的事情。
  神灵多子女,那完全就是扯淡。
  自从莱克成神之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出水状态,结果呢,唯一的女儿,到现在还是唯一的女儿。
  是以。
  在明显看到自己大闺女越来越不类己之后,莱克越发的想要重新要一个小棉袄。
  不过……
  这也许是一件好事,毕竟,女儿要是都像他的话,那就要完蛋了,毕竟莱克是钉子,随便木板怎么钉都行。
  但木板?
  想着好端端的木板上面洞了洞十几个不同乃至上百个不同的钉子洞,莱克简直不忍直视。
  就在这时。
  叮!
  阿加莎现身道:“先生,在纽约十三分局的数据库之中找到了你想要的资料了。”
  莱克回神抬头:“放出来。”
  投影出来的阿加莎点了点头。
  下一秒。
  一份来自纽约十三分局的资料便被阿加莎投影在了莱克的面前。
  姓名:弗兰克·卡塞尔。
  出生年月:一九七零年四月二十一日。
  居住地:纽约布鲁克林橡树大道三三二一号。
  SSN社会保险号:216-49-1492
  信用卡号:维萨卡4716695525143453
  ……
  莱克注视着这投影出来的经历,越看,表情越发的古怪,话说,这似乎又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呢。
  漫威宇宙中有个凡人,其战斗力,哪怕是经历过血清注射的美国队长都完全不是队长,在以后,那位玛丽亚·希尔担任副局长之后鼓掏出来了一份特工等级。
  简单的数字等级,一到十。
  在以后,那位黑卤蛋尼克·弗瑞曾经公开说过这么一句话来形容这位凡人。
  这个人要是想进入神盾局的话,他早就是十级特工了。
  此人正是弗兰克·卡塞尔。
  也许这个名字大部分人都不熟悉,但他的外号却是大名鼎鼎,被人亲切的称之为罚叔的惩罚者……
  莱克的表情有些古怪。
  不会这么巧的吧,随便抓起一瓶酒,就能和这位信奉以暴制暴,以牙还牙的惩罚者扯上关系?
  闹呢。
  而且,这个人的故事线走到哪里了?
  莱克心中想着,阿加莎似乎知道莱克下一个想要问什么,直接调出了两份已经归入死亡人口档案中的资料出来。
  玛丽亚·卡塞尔。
  丽莎·卡塞尔。
  阿加莎说道:“在纽约十三分局数据库中,六个月前,卡塞尔一家在布鲁克林公园进行聚餐的时候无意间卷入了枪击案之中,在交战的过程中玛丽亚·卡塞尔与丽莎·卡塞尔当场死亡,弗兰克·卡塞尔也因为身中数弹生命垂危。”
  莱克内心叹了一口气。
  好吧。
  这是冥冥之中见不得有人幸福了这是。
  但这可是弗兰克呢。
  莱克内心微动,想要成就大事,必要的手下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对于莱克而言,这手下总不能随随便便是什么阿猫阿狗吧,总归要能够上得了台面的。
  弗兰克就不错,稍微培养一下,又是一位能够替他在未来扫尽不服的利刃。
  弗兰克脾气火爆这不假,但,此人脾气很和莱克的胃口,毕竟,莱克也是信奉以牙还牙的。
  还有……
  弗兰克也喜欢喝波本。
  莱克更加意动了,回到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莱克每次给米凯拉倒酒,后者都一副她就不喝的模样,莱克虽说很喜欢一个人喝酒,但总不能时刻都是一个人喝酒吧。
  是以。
  有了这个理由的莱克似乎下定了某个决心。
  什么?
  这么随意的?
  都说了,神灵做事向来以高兴而论,再者说了,跟打着哈哈装糊涂的托尼·史塔克还有娜塔莎·罗曼诺夫这么一比,想要收服罚叔的成本简直就是低廉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
  当然了。
  这个成本低廉只是相对而言,对于其他人而言,这个成本也许是突破了天际。
  但对于莱克而言?
  左右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外加培育两具躯体罢了。
  洒洒水啦。
  想罢。
  莱克出声道:“这位弗兰克·卡塞尔眼下在什么地方?”
  想做就做,正好,有了弗兰克之后,也不需要他自降身价的跑去格里什克一巴掌呼死狗头复活用来恶心自己的蝎子王了。
  阿加莎说道:“先生,弗兰克·卡塞尔此刻正在肯尼迪国际机场。”
  “他要跑路?”
  莱克起身好奇的问道,对于惩罚者弗兰克的大名,他是知道的,但也仅仅知道这家伙因为妻女的死亡而走入以暴制暴的反英雄行业之中罢了,具体的,也不是很清楚。
  阿加莎调出了连续几份档案。
  还有一份墨西哥那边的档案报告,是一个黑帮分子,据说在与卖艺女郎亲热的时候,被来自于三千米外的一颗小可爱直接给爆了头。
  甚至……
  连一位纽约布鲁克林法院的法官都在这份档案之中。
  莱克问道:“这是……”
  阿加莎在莱克坐在了暗石手环变化出来的小蛮牛直升机之后说道:“这些都是与弗兰克·卡塞尔妻女死亡有过直接或者间接关系的人,根据资料显示,卡塞尔出院之后,对这四名黑帮分子提起的诉讼都被对方律师和法官给直接驳回了。”
  莱克啧啧了嘴唇。
  下一秒。
  莱克微微一愣道:“等等,你说四名,这上面只有三个人。”
  “还有一个人是古琦家族的手下,他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