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131章:武的不行来文的

  “幸运日?”
  “哈哈哈,大爷每天都是幸运日。”
  “曼哈顿,你是不是走过地方了,这里是皇后区。”
  “过来给我们钱的,进来。”
  “过来找麻烦的,哈德逊河有请。”
  酒吧的众人听到莱克的这句话纷纷大笑起来,幸运日,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每一天只要活着就是他们的幸运日。
  “呵呵!”
  莱克低头一笑,随后抬头道:“我想找个人,请问,我该找谁?”
  坐在最边边的那个赤裸着上身裸着一黑女的白人指着吧台那边的说道:“那你应该找黄鼠狼。”
  莱克看向那白人微微一笑:“谢谢。”
  说罢。
  莱克走了过去注视着吧台后面漫不经心擦拭着自己手上酒杯的有着一头卷发的黄鼠狼。
  莱克坐下,扣了扣吧台。
  吧台后面的黄鼠狼抬头看去:“有事?”
  莱克嘴角上弧:“原本我打算一一种简单而有效的办法解决我来这里的问题的。”
  “哦。”
  黄鼠狼放下酒杯,右手按到了台案的下面某一金属物品,看向莱克:“那是什么办法。”
  莱克呵呵一笑。
  还能有什么办法,直接切入正题,找到了那名发布劫持米凯拉的幕后黑手呗。
  但……
  莱克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算莱克用性命相威胁,对其他人也许有用,但对于这类人是没用的。
  因为对于这些情报掮客而言,替交易双方保密是他们的基本原则,失去了保密这一条,就算是莱克不杀他,他也活不下去了。
  毕竟……
  这种交易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一旦知道这知道他们所有阴暗秘密的情报掮客不懂得什么叫做缄默的话,呵呵,他们会自己动手让这情报掮客永远闭嘴的。
  是以。
  莱克右手朝着怀中伸去。
  咔擦一声。
  黄鼠狼的右手处传来一声保险解除的声音:“注意点,曼哈顿,这里是皇后区。”
  莱克呵呵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史塔克商业银行的银行卡。
  黄鼠狼微微皱眉。
  莱克起身看向酒吧众人表情淡淡:“这张卡上有一千万。”
  酒吧众人面面相窥。
  一千万?
  真的假的,别不是越南盾啊。
  刚刚那个替莱克指路的白人示意正在为自己服务的黑女松口,看向莱克说道:“你想要什么?”
  “简单!”
  莱克微微一笑,扭头看了一眼吧台后面的黄鼠狼,随即说道:“有人在这间酒吧下了一个针对我女人的绑架,我的要求很简单,谁能将这个下单的幕后黑手带到我面前,这一千万就是谁的。”
  说着。
  莱克将银行卡按在了吧台上。
  白人皱眉:“你怎么证明这张卡里面有一千万?”
  莱克笑了笑:“密码很简单,三个一三个七,但,只有在那名黑手在我面前的时候,这张银行卡才会解冻。”
  白人问道:“名字。”
  莱克看了一眼表情便秘的黄鼠狼,淡淡一笑:“米凯拉·维克斯,这份任务是这位黄鼠狼先生下的,我想,我没有办法从他的嘴里知道他的客户名字,但你们,你们这些老客户也许可以。”
  说着。
  莱克直接朝着酒吧门口走去说道:“你们有两天的时间,能不能赚取一笔可以退休的费用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等等。”
  酒吧之中另外一个纹身彪型男起身问道:“如果我们做到了,该怎么联系你。”
  莱克头也不回的说道:“等你们找到了,我自然会出现。”
  说完。
  莱克的身形便是消失在了酒吧的门口。
  众人面面相窥。
  半响。
  在暗黑面有着老虎手的白人佣兵看了看吧台上的银行卡,随即接手,在一阵虎视眈眈的目光下递给了吧台那边的黄鼠狼说道:“伙计,也许你可以帮我看看里面的金额是不是真的?”
  我能先去个厕所吗?
  黄鼠狼很想这么说,但很明显,这个已经不太可能了,眼下,这些人还没有暴起,完全是因为不知道卡里的金额是不是真的,但如果一旦卡里的金额确认的话?
  黄鼠狼吞咽了一下口水,接过了老虎手递过来的银行卡,打开笔记本开始慢吞吞的查验了起来。
  但……
  就算是一动一令,黄鼠狼也只能拖延十分钟,很快,当卡上的余额出现的那一刻。
  已经站在黄鼠狼后面的老虎手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现在,黄鼠狼,我们需要谈一谈了。”
  酒吧的十几个人纷纷起来。
  一千万,虽说独享是最好的,但毫无疑问,就算是十几个人分一下的话,也足够他们五年的花销了。
  这十几名佣兵压根就不用说话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了,眼下莱克已经证明了他有支付佣金的财力,现在最重要的便是从他们的老朋友黄鼠狼口中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黄鼠狼深吸一口气,看向众人道:“规矩就是规矩。”
  他虽然胆小,但也正是因为胆小,他才能混到纽约城首屈一指的情报掮客。
  老虎手看了一眼已经纷纷起立的佣兵,看向黄鼠狼说道:“黄鼠狼,我们是朋友,所以,这一千万,你可以那一百万,剩下的,我们在自行分配,算是你的情报费。”
  黄鼠狼有心摇头。
  一百万是比巨款,但他若是说了,毫无疑问,这怕是他最后的一笔巨款了,余生,他怕是要在第三国家生活了,总不能跑路去巴西吧?
  黄鼠狼想着上个月刚刚帮一个文弱书生办理好的偷渡事件,心中如是想着,上个月他还对着那文弱书生嘲笑了一通的,毕竟,好好的美利坚人不做跑去第三国家?
  别人偷渡都是来这里,向来很少有人从这里偷渡到其他地方的。
  和魔都人鄙视魔都之外的人都是乡下人一样,在美利坚的眼中,除却了美利坚之外的国家都是第三国家……
  只是……
  不说可以吗?
  黄鼠狼看着一言不发但态度毫无疑问的众多佣兵沉默了。
  如果说来的是个其他人,想要他说出雇主姓名的话,这是绝无可能的。
  但这些人?
  黄鼠狼太熟悉了,熟悉到了,他只要看一个人,就能知道这些人折磨的手段有哪些。
  就比如这位说话的老虎手。
  老虎手最大的爱好,就是活生生的用自己的双手将一个脑袋的给挤成西瓜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