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124章:弗兰克入瓮

  莱克对于弗兰克和娜塔莎认识这一点丝毫没有感到困惑。
  一句话。
  弗兰克怎么说都是被尼克·弗瑞亲自点名的人,既然如此,以尼克·弗瑞那小肚子怎么可能不想着将弗兰克往自己碗里扒拉呢。
  而且……
  我的人设可是一名想要拯救这处快要寂灭宇宙的好神呢,又不是什么偷偷摸摸搞小动作的恶神。
  莱克如是想着,既然是好神,那么行事风格自然不要担心会被人发现或者怎么样。
  历来得江山的王者,有哪一个是偷偷摸摸的,哪一个得了江山的王者行事风格不是堂堂皇皇?
  王者尚且如此,何况莱克乎?
  是以,在打电话和娜塔莎商量看能不能派人去绿木公墓那边挖坟的时候,莱克就将自己想要收服弗兰克的计划给说出来了。
  娜塔莎当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祝好运,毕竟,自从弗兰克上诉无门之后便人间蒸发了,娜塔莎当时觉得莱克应该不可能那么快就能够找到的。
  没想到……
  法拉盛。
  位于纽约皇后区,从九八年开始,这里渐渐的就成为了众多亚裔移民定居的地点。
  深夜。
  咚咚咚!
  坐落在法拉盛临近港口的一处仓库之中,随着莱克等人的进去,亮度如同白昼一样的灯光腾腾腾的亮起。
  入眼。
  约莫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仓库着实空旷的很,但唯一一处摆在仓库中心的培育仓却是异常的显眼无比。
  尤其是那培育仓中的美人。
  “啧啧!”
  莱克摸了摸下巴,看着投影出来的阿加莎,再看了看培育仓之中的美人摇了摇头说道:“阿加莎,我觉得,我应该给你换个名字了。”
  阿加莎很是灵动的眨了眨眼睛。
  自从莱克很直白了教会了什么是说话的艺术和谎言之后,阿加莎已经无限的逼近活生生的人了。
  莱克呵呵一笑道:“你觉得潘多拉,这个名字如何?”
  阿加莎说道:“不怎么样。”
  莱克哈哈一笑,既然不愿意改名字,那就不改呗:“你这躯体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先生。”
  阿加莎说道:“我找来了这个星球储存的基因数据库,经过汇编和改写之后……”
  阿加莎巴啦啦的说着,莱克听得一头雾水,娜塔莎听得表情越发的古怪,至于蒙着眼睛的弗兰克则是瓮声道:“我能摘下眼罩了吗?”
  莱克回道:“不能。”
  群星在上,莱克虽说不至于那么禽兽的要把自己的智能推了,但阿加莎毕竟在这么久的陪伴之中早已经变成了莱克心中的家人,小妹妹了,自己妹妹的躯体自己看了可以,但其他臭男人?
  呵呵。
  那个敢挑战一下神灵之怒的尽管可以试试。
  莱克心中冷哼了两声,看着培育仓中泡成一团有着足以魅惑天下凡人之美貌的美人,摸了摸下巴,坦白来讲,要不是有模样无与伦比的凯莎在前,眼下指不定……
  咳咳咳。
  半个小时后。
  弗兰克注视着面前被放置起来的两个里面装满了天蓝色未知名液体的培育仓。
  在旁边的输液管之中,有着玛丽亚·卡塞尔还有丽莎·卡塞尔的基因密码正通过输液管缓缓的流入到培育仓之中。
  弗兰克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到,培育仓中天蓝色的液体正在渐渐变淡。
  莱克看向弗兰克出声道:“对了,要不要给你一个惊喜?”
  弗兰克不解的看向莱克。
  莱克微笑道:“让女儿快快长大?”
  弗兰克脸色一黑,最后瓮声道:“我还没有心理准备接受我女儿的青春期。”
  莱克哈哈大笑,嘴角上弧:“也是,相信我,等她到了青春期,你会时刻想着她小时候美好模样的。”
  他就是绝佳的例子。
  他女儿小的时候多可爱,结果长大了之后呢?
  好家伙。
  小时候百依百顺,长大进入青春期之后各种跟他对着干,如果不是亲生而且就一个这么小棉袄的话,莱克都想将女儿重新变回小时候的模样了……
  莱克想着,随即说道:“行了,五个月之后,我会让墨菲斯托把她们两个人的灵魂带上来的,至于你,别忘了你的承诺。”
  弗兰克看向莱克:“我不会忘记,如果你能将玛丽亚和丽莎给我带回来的话。”
  莱克笑了笑。
  有人说,漫威宇宙之中最好收服做小弟的是小蜘蛛,但莱克却认为是弗兰克。
  一句话。
  一个是青春期,一个是体力和智慧都在巅峰的超级士兵。
  很简单的选择题。
  而且……
  这位超级士兵是有一个绝佳软肋的,是以,莱克和弗兰克达成了一个条件,如果莱克能将弗兰克的妻女从地狱之中带回来,那么,弗兰克将会为莱克效忠。
  当然了。
  莱克拒绝了,他不缺效忠的对象,他在这个宇宙,缺少的是盟友,或者说能够一直站在他这边的盟友,毕竟,面对将死不死宁可自爆也不愿意把宇宙给别人的本源,有些事情,莱克不方便明着插手,最起码,在这宇宙本源还没有快嗝屁的时候不能太过于明目张胆的插手。
  得天下的王者,身后有很多人追随,一句话,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有位大伟人都说过,想要得天下,那就要朋友多多的,敌人少少的。
  莱克深以为然,而且,他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按着这条路走的,毕竟他眼下的神设是好神。
  想罢。
  莱克淡淡的一笑:“行了,走吧,五个月之后就能见分晓了。”
  弗兰克一愣,看着空荡荡的仓库:“等等,就这么走了,万一有别人钻进去来呢?”
  莱克笑道:“阿加莎。”
  阿加莎投影出来:“这个仓库是我统计了十年间整个纽约的数据,这件位于皇后区的仓库,在从建好就一直处于空置状态,未曾被人类所关顾过,他被发现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最起码,在这五个月之中。”
  莱克笑了笑看向弗兰克。
  弗兰克微微皱眉,沉默了一会说道:“我能留在这里吗?”
  莱克笑道:“你不放心?”
  弗兰克目光上移:“不,只是,如果这次出现了意外,我会消失,然后,我会找到你。”
  莱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