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069章:阿加莎的小动作

  好吧。
  这回不仅仅是科尔森吃瓜,娜塔莎皱眉了。
  莱克也是陷入了沉默当中。
  话说……
  阿加莎到底给这柔弱版的娜塔莎移植了什么样的记忆进去,他说的是要温馨幸福的,难道阿加莎理解错了?
  “阿加莎?”
  “在。”
  “解释一下吧。”
  莱克心中呼唤着阿加莎,后者的声音应声而出道:“先生,虚拟记忆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
  莱克瞥了一眼正在接受珍妮·贝努瓦诊断且看向自己的柔弱版娜塔莎,在看了一眼围在那边的科尔森还有正版娜塔莎直接在心中说道:“把记忆给我投射出来。”
  话语落。
  只有莱克可以看见的屏幕瞬间在眼前张开,一幅幅移植到柔弱版娜塔莎脑海中的记忆画面瞬间以快进百倍的速度回放着。
  很快。
  屏幕消失。
  莱克沉默了一会,有些皱眉:“我说的是幸福的记忆。”
  阿加莎回道:“先生,我不明白哪里错了,在这段记忆之中,娜塔莎的一生是幸福的。”
  莱克张了张嘴:“我说的是芭蕾舞蹈员的记忆。”
  阿加莎回道:“是的,娜塔莎真是一名从俄国来到这里寻求自己的芭蕾舞之梦的,在他哥哥的陪同下。”
  莱克眼角微微抽搐:“我没说要添加什么多余的哥哥进去。”
  “先生。”
  阿加莎语气不惊的说道:“先生的要求是需要一段美丽人生,而且还要无限贴近真实,很明显,这段记忆是最合适的,因为从小有哥哥的照顾,娜塔莎才会专心与芭蕾舞之路,但娜塔莎的发育问题导致她未能在俄国的芭蕾舞台上面绽放,所以,她的哥哥才会带着她漂洋过海来到这里,但不幸被麦里克博士抓了过去,她的哥哥没挺过,就在她快要被大卸八块的时候,是先生,你及时出现救下了她。”
  阿加莎语气不急不慢,话语虽然声音,但随着讲述还自带着记忆回放功能,让莱克清晰的看到了一名因为发育过于良好,导致在俄国找不到芭蕾舞机遇的少女成长史。
  莱克能理解。
  毕竟这是他给予的命令,尽可能的贴近现实,编造一段只属于娜塔莎自己的记忆。
  但……
  理解归理解。
  莱克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的说道:“为什么她哥哥的模样是造我的样子来的?”
  群星在上,这都叫什么个事情。
  阿加莎说道:“先生,因为您说过,我的数据库之中,长久储存的男性资料只能是您。”
  莱克:“……”
  这理由很棒,但,这理由能骗过谁?
  “阿加莎。”
  “在的。”
  “……真实原因。”
  “我在给她编造虚幻记忆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情。”
  “说。”
  “她知道自己是克隆人。”
  “……怎么会?”
  莱克一边心中跟阿加莎进行通话,一边朝着病床上又一次呼唤哥哥的柔弱版娜塔莎露出一丝微笑算作回应。
  阿加莎出声道:“……因为此,我和她达成了这样一个交易。”
  莱克低头一笑注视着病床上的柔弱版娜塔莎:“那你应该知道,你这不是交易,而是给了她一条通天路。”
  “……是的。”
  阿加莎的语气出现了一丝变化:“但先生常说,我想要成功进化的话,是先要悟出人性,然后才能由人性变成神性的。”
  莱克淡淡一笑。
  阿加莎和柔弱版娜塔莎……
  不对。
  准确的来说,是在和记忆消除之前的那娜塔莎做了一笔交易,对于其他人而言也许是个很寻常的,但对于克隆娜塔莎而言,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
  她想要拥有一段自己独立无二的人生,只属于她的人生,或者说,她想要拥有自己的灵魂,如果可以的话,她会在到了时间之后将自己的灵魂给予阿加莎……
  只是……
  阿加莎从来不需要灵魂,要不是因为不满意莱克的捏人技术,阿加莎早就以人形态陪伴莱克了。
  但偏偏,阿加莎还同意了,因此,在编造记忆的过程之中用了一些小手段。
  至于为什么这个克隆娜塔莎会拥有了灵魂?
  鬼晓得。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
  莱克是神,在记忆之中存在莱克的话,一旦莱克的群星降临,这段虚假的记忆就不能存在作假,而是会化作现实,谁让莱克曾经授权过阿加莎享有他的权柄呢。
  莱克叹了叹气:“阿加莎,卡特曾经试图将她的妹妹给我,你倒好,你是给我找了一个妹妹。”
  阿加莎说道:“很抱歉,先生。”
  莱克内心摇头:“仅此一次,阿加莎。”
  阿加莎:“明白了,先生。”
  半个小时后。
  替病床上柔弱版娜塔莎检查完之后的珍妮·贝努瓦摘去了听诊器招呼着莱克走到了病房外面。
  有着一双碧眼,据说与纽约局座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贝努瓦医生欲言又止。
  莱克直接说道:“珍妮,你是想说,现在最好的情况是,最好让她跟在我身边?”
  珍妮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莱克:“我看过她的脑部CT,坦白来说我也不知道这决定是好是坏。”
  “……怎么说?”
  “从她的脑部CT来看,我应该通知精神病院了。”
  “不会吧?”
  珍妮点了点头:“是的,不过,从她将里斯先生认作哥哥的情况来看,情况也许没我想象的那么糟糕。”
  珍妮说着摊了摊手:“当然了,这是建立在里斯先生愿意参与治疗的基础上。”
  已经有了决定的莱克说道:“当然了,毕竟她是我救出来的,只是,她是从俄国偷渡过来的,没有……”
  “这没事。”
  珍妮笑容灿烂道:“里斯先生这么善良,我恰好和联邦调查局那边有些关系,如果里斯先生愿意的话,我也许是能够帮上一点儿忙的。”
  莱克顺着珍妮的话语耸肩道:“老实说,我没有妹妹,不过我挺希望有个的,你觉得叫阿加莎·罗许曼·里斯怎么样?”
  珍妮微笑道:“很好听的名字,我去打个电话。”
  莱克微微一笑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珍妮颔首点了点头,转身朝着不远处的应急通道走去,从医生口袋之中掏出了电话。
  “杰克,把电话给……”
  莱克在进病房的时候正巧听到了珍妮一改和他说话的柔声语气颇为凶悍的朝着电话那头的接线员说着。
  杰克?
  这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