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098章:虐与杀的区别

  很快。
  三架黑鹰直升飞机从格里什克基地之中升空,与之一起的还有两架昆氏战斗机,三架直升飞机与两架昆氏战斗机成战斗队形飞速的前往赫斯拉山脉所在的方位。
  一架黑鹰直升机当中。
  科尔森摊了摊手注视着手上平板中的卫星图像,想破了大天也想不出答案:“这种剧烈的撞击之下会有人生存下来?”
  坐在对面穿着战斗服,正在微调着自己战术手枪的娜塔莎抬头看了一眼:“有降落伞也说不定。”
  科尔森微微一愣。
  好吧,这也是能够解释的,毕竟这是史塔克的私人飞机,有降落伞储备也是很正常的。
  民航之所以不配备降落伞只配备救生衣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大部分普通人也许会穿降落伞,但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是百分之一百无法正确打开降落伞的。
  但史塔克私人飞机的人呢?
  两位机长,专业的,肯定会。
  空姐?高素质,高水准,史塔克的私人空姐,怕是在危急关头连加特林都会使用。
  托尼·史塔克和莱克·里斯?
  都是有钱人,有钱人的快乐大部分都是走刺激路线的,毫无疑问铁定也玩过降落伞。
  科尔森想着这个关键,索性将这个问题暂时性的抛之脑后随即皱眉道:“一万米的高空,他们是怎么突然之间失去动力导致坠机的。”
  空难不外乎三个原因。
  机器。
  人。
  外在因素。
  机器?这几乎不可能,这是托尼·史塔克的私人飞机。
  人?机长?空姐?那更加不可能了,毕竟能担任史塔克私人飞机的机长和空姐,每年七位数的钱拿着不香吗?而且,一年到头出去的次数也很少。
  至于哈皮?
  那更加不用说了,也就史塔克会用着最不像保镖的保镖,换做随便一个华尔街有钱人,你看看,就哈皮那样子的,早就被炒了鱿鱼了。
  那么剩下来的就是外在因素了。
  科尔森调出刚刚局里传输过来的气象资料,没有雷云,甚至连乌云都没有……
  那么……
  导弹袭击?
  但从卫星图片上来看,飞机是因为撞上而坠毁的,碎片主要集中在一块,如果是因为导弹的话,飞机的碎片坠落的范围会很大,而且很散开。
  科尔森皱眉想破了大天,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出来,索性也就直接放弃了。
  反正有生还者,什么原因导致的坠机,到了那一块很快就能够知道真相了。
  赫斯拉山脉之中。
  两名伪装了一下的机长和空姐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坐在一起看着在外面高举着电话的哈皮。
  哈皮看着卫星信号都受到阻碍的手机:“也许我该往外面走走,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人。”
  金发空姐托着下巴:“救援队伍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你这么确定?”
  金发空姐耸了耸肩,坦白来讲,她虽然没有经历过空难,但毫无疑问,这一次的空难是最不像空难的空难了。
  这让金发空姐有些恍惚。
  至于哈皮问题的答案,还是那句话,也不看看失踪的人是谁。
  史塔克工业董事长,世界著名天才科学工程师,毫无疑问,对于本土而言,这种人属于那一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存在。
  两名机长也是附和道:“我们已经摆好了求救信号了,指不定,现在已经有人通过卫星看着我们了。”
  哈皮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沉默了一会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和衣服。
  机长与空姐面面相窥。
  老实说,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最不像保镖的保镖能够成为他们老板托尼·史塔克的保镖。
  ……对了。
  他们的老板呢?
  在机长和空姐突然想到他们老板的时候,他们的老板,正在欣赏一场生动的猎杀秀。
  准确的来说。
  是堵在敌人家门口的猎杀秀。
  轰!
  肩扛式火箭拖拽着尾巴轰出山谷,但就在飞行途中,嘭的一声,一枚幽蓝子弹直接命空,火箭瞬间原地爆裂变成一个橘红色的火团直接腾空。
  火箭的碎片带着火焰散落在山谷小道的两边徐徐燃烧着可以燃烧的东西。
  “谢特!”
  山谷之中的人看到第四枚火箭同样步了前三个火箭的后尘,便是一顿本土方言的粗鄙之语。
  莱克呵呵一笑,看着旁边的托尼:“看来,你出品的火箭也不咋地啊。”
  托尼呵呵直笑。
  不咋地?
  那是你开挂,正常人的手速能够跟得上火箭的射速吗?
  托尼将自己的领带松了松道:“如果射过来的是杰里科导弹,相信我,你是没有机会跟现在一样的。”
  杰里科子母弹。
  托尼原本定于三个月后跑到格里什克基地过来推销和让军方实验射击的。
  但现在?
  托尼已经打定了主意这鬼地方再也不来了,就算来,也许他的叔叔会喜欢这里。
  托尼心想着,丝毫压根没有想到,这山谷之中所有的史塔克军火全部是他亲爱的叔叔奥巴代亚·斯坦尼一手卖出的。
  “嗡!”
  一辆皮卡出现,便是加足了马力想要强行出了山谷。
  车速很快,最少八十迈。
  但……
  轰!
  幽蓝色的子弹直接命中油箱,刹那间,山谷小道的路上再一次添了一具皮卡残骸,还有……
  托尼面无表情的看着浑身浴火惨叫中的几人,将手上的白子下到了棋盘上说道:“你要堵到什么时候。”
  莱克手上的黑子落下,再吃了托尼几个白子,耸了耸肩道:“慢慢来,不着急,你饿了?”
  猎杀的乐趣在哪里?
  一个字。
  玩。
  或者弄。
  猎杀不同于屠杀,屠杀讲究的是视觉上的冲突,但猎杀,讲究的是精神上的折磨。
  山谷中的那群家伙敢惹他?
  简直就是疯了,莱克要不打这群人折磨的精神崩溃,这随着第二次无妄之灾一起出来的怒火就难以消退。
  托尼眼看着棋盘上大势已去的棋局,将手上的白子一丢道:“不玩了,救援队伍也应该快过来了吧。”
  莱克点了点头:“应该快来了。”
  说着。
  一声轰鸣自头上高空响起。
  莱克抬头看去。
  下一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