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140章:我就是钢铁侠 下

  轰隆隆!
  纽约城上空呼啸而过三四架属于联邦的直升机。
  作为联邦调查局之中仅次于华盛顿的纽约分部,纽约联邦调查局可谓是拥有华盛顿有的,华盛顿没有的,纽约也有。
  毕竟在这里坐镇的局座是路易斯。
  是以!
  “嗨,萨拉。”
  正在史塔克工业大厦一楼大厅抢了一个位置架设着摄影机的某报社摄影师看着从后面走来拍着他肩膀的女记者微微一愣道:“我以为你要想去拍摄有可能起来的游行呢。”
  “游行?”
  “呵!”
  金发萨拉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刚从直升机下来被弄乱的发型说道:“华盛顿日报、华尔街周报……所有敢在天上飞的报社全部接到了联邦调查局的警告,这不,宪法给予我们自由言论,但那些老板可不怎么想,他们可不想跟联邦调查局干上。”
  摄影师耸了耸肩。
  金发萨拉重新接过外套穿上之后看着大厅之中聚集的同行,随即看向新闻发布台那边说道:“托尼·史塔克还没有出来吧。”
  摄影师扭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发布台,随即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腕表说道:“应该快了,毕竟,我们都提前了,我现在只喜欢,史塔克工业能够包一顿工作餐。”
  金发萨拉摇了摇头。
  想吃到史塔克工业的工作餐,做梦吧,梦里面全都有,或者,去泰国跑一趟,也许能够吃到……
  想罢。
  金发萨拉便是和自己的报社的摄影师随便说了两句之后,便是一边说着对不起让一让一边朝着前排靠近,争取能在空余的位置之中找到一个比较好的位置。
  顶楼史塔克办公室中。
  拿到了解释稿件的托尼·史塔克一边看着手上由神盾局炮制出来的解释稿件,一边看着电视上正在直播的史塔克工业大厦的画面。
  这种感觉很微妙。
  钢铁侠?
  托尼听着直播画面之中被联邦调查局独门授权使用的纽约日报的记者的称谓不由的笑了笑。
  佩珀推门进来说道:“好了,该是你上场的时候了。”
  托尼看着进来的佩珀,指了指正在直播的电视说道:“佩珀,你知道吗,就连我自己都不觉得自己像钢铁侠。”
  “你不是,你是托尼·史塔克!”
  佩珀说着,走进衣帽间,将托尼的西装外套取了出来,看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沙漠片段好奇道:“我以为路易斯已经派人控制住局面了。”
  “他是控制住了。”
  托尼笑道:“就连贾维斯试图到网上放上几段剪切和配音好的战斗画面,一上线就被直接截断,眼下纽约日报手上的是独门独家的,你说这一次那家伙又捞了多少?”
  “反正不用你给钱。”
  “我只是在担心。”
  托尼转身背对着佩珀穿上西装外套道:“胡佛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不是胡佛,还有,我就是钢铁……”
  说到这里。
  套了一半外套的托尼突然愣在了原地。
  佩珀看着好像时间停止的托尼皱眉道:“托尼,托尼……”
  托尼回神。
  下一秒。
  托尼提起了西装外套转身看向佩珀说道:“佩珀,我想,我找到了那十个字母了。”
  “什么?”
  佩珀皱了皱眉,随即想到了当初地下室初见莱克投影的那一幕对话问道:“哪十个字母?”
  “IamIronMan!”
  托尼几乎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说出,随即看向佩珀道:“我就是钢铁侠。”
  托尼沉默了。
  他想到了莱克有几次令他感到莫名其妙的话语。
  时间线。
  改变。
  拉回。
  ……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未来?
  托尼低头沉思着,想到了莱克另外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来,解开你的衣服,让我在你的胸膛挖了洞。”
  对。
  就是这句话。
  托尼低头注视着自己的胸膛,想着莱克这句话之中更加深刻的含义。
  什么样的原因会让他在自己的胸膛挖洞?
  刹那间。
  托尼脑海之中宛如电光一闪,想到了当时飞机失事的那一刻,也就在飞机失事之后,莱克才索性直接告诉了他那个马赛克男人的身份是谁的。
  如此说来……
  如果没有莱克的话,那他岂不是会因为飞机失事而导致胸膛破洞?
  托尼念头急转中。
  会是这样吗?
  托尼也不知道。
  佩珀则没有托尼想的那么多,而是关心道:“这么说,莱克会告诉你那个马赛克男子的身份了?”
  托尼点头又是摇头。
  佩珀有些不明白。
  托尼也没有说,在他从格里什克回来之后,他唯一跟别人提起的话,也就是那位伦敦的教母了。
  只是……
  在托尼刚刚试探性问起的时候,对面便传来了三声咳嗽,随后电话便是直接切断了。
  隔墙有耳?
  托尼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书房对面房间里面偷听的佩姬和他父亲谈话时候的场景,也是这三声咳嗽之后,房门被推开,佩姬教母一脸魔鬼笑的走了进来扯着他的耳朵告诉他,我已经给你赶紧跑掉的机会了。
  是以。
  托尼回神朝着佩姬转移话题道:“如果我是钢铁侠的话,我会有个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女朋友,她会很伤心,很崩溃,因为她会非常担心我会不会送命,但又同时会为我的成就而感到骄傲,她会非常矛盾,而这又让她更加为我感到疯狂了,你难道就没有想过那一晚?”
  “什么时候?”
  “就是我暴打路易斯的那天晚上。”
  “你……暴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皮青脸肿的是你,话说,当时你们是为什么打起来的。”
  “……他问我能不能泡你。”
  “……”
  佩珀愣住了,看着直勾勾注视着她,留着小胡子的托尼·史塔克,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就是当年托尼和他好朋友大打出手随后冷战五六年的原因?
  因为我?
  佩珀很想笑,但在托尼看着她的这道目光下笑不出来。
  就在这时。
  咚咚咚!
  特地从匡提科飞回来准备和自己好友一起编造谎言的空军上校罗迪敲门推了进来说道:“托尼,到时间了。”
  托尼将目光落在进门的罗迪身上。
  得了喘息机会的佩珀拍了拍托尼的胸膛说道:“你有颗温暖的心,托尼。”
  很快。
  发布厅中。
  托尼注视着自己手上的解释条,还有那直接起身的金发萨拉,沉默了一会。
  下一秒。
  托尼陡然一笑,丢掉了手上的纸条看向大厅之中的记者。
  “truth?(真相?)”
  “Youwantthetruth.I'llgiveyouthetruth(你想要真相,我给你真相)”
  “Thetruthis……(真相就是)”
  “IamIronMan!(我就是钢铁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