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047章:出逃的里德

  弗农贝恩监狱的石头人本正在被当做动物园里面的稀有动物一样在被人排队参观着。
  雷克斯岛监狱的生化魔人里德正在自己的小单间里面阴沉着脸各种压抑着。
  莱克很好奇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两人,谁会先爆发。
  “我赌石头人。”
  “为什么?”
  米凯拉耸了耸肩,看着被各种枪械围绕的石头人本说道:“如果是我被人当做奇葩来欣赏,我一定会生气的。”
  “有道理。”
  莱克点了点头,指了指另外一个界面中的各种路过小单间对其中的人比划着割喉手势的说道:“那我赌生化魔人。”
  米凯拉问道:“赌注是什么?”
  莱克想了想:“卧室里面有一个狐狸尾巴。”
  米凯拉:“……”
  角色扮演什么的,莱克从来不会玩腻,至于为什么,谁知道呢,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天赋?
  很快。
  时间步入了零七年的十一月份,准确的来说,是距离感恩节还有十天的样子。
  围城外面的人觉得时间如梭,过的很快。
  但对于围城之中,尤其是在一岛上监狱和一货轮监狱之中的两人而言,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石头人本的处境还稍微好一点儿。
  最起码石头人好歹还是弗农贝恩监狱的创收吉祥物,狱警们因为石头人,开天辟地第一次在发薪日领取到了他们的第一笔奖金,其他囚犯们则是因为石头人,可以享受到更多的放风机会还有合作就能拥有的香烟。
  但雷克斯岛监狱的生化魔人?
  里德的处境可不是怎么好了,虽说有法官的保护性监禁令,但拜托,雷克斯监狱的问题严重性是出了名的,短短一个月之内,在每次放风的时候,里德的脖子都会被各种人准确的割喉。
  幸好……
  得力于里德获得的生化魔人的能力,他对物理攻击几乎免疫,甚至他全身可以伸展到不可思议的长度,还可以通过弹性改变自身体积与形态,假以时日,他完全可以成长到,真正的生化魔人所能掌控的境界,就算他被人大切百八十块,都可以自主的控制再次融合起来。
  可以这么说。
  在监狱里面,里德对于自身的能力的掌控速度很快。
  但监狱所带来的可不仅仅是这些,里德可以对他的身体做到全面掌控,但他的心理状态?
  呵呵。
  距离感恩节还有九天的时候。
  清晨。
  阿加莎显出模样,朝着正走出浴室,擦拭着自己头发的莱克说道:“大人,里德·里查兹在昨晚越狱了。”
  莱克眉毛一挑,扭头看向后面裹着毛巾走出来的米凯拉。
  后者翻了一个白眼:“我会带上狐狸尾巴的。”
  对于莱克的某些怪趣味,这些天来,米凯拉也渐渐有些了解了。
  莱克微微一笑,朝着阿加莎说道:“把越狱的片段放出来。”
  阿加莎应了一声。
  下一秒。
  昨夜生化魔人里德·里查兹越狱过程的画面便是展现了出来。
  画面之中,一滩绿色的液体顺着一尺窗户流了下来,然后贴着地面便是朝着远处的电网围墙上匍匐而去,噗嗤嗤,在绿色液体接触到电网的那一刻,可以清晰的看见绿色液体各种紧缩,随后在一阵火光带闪电之中,绿色的液体翻出了电网,然后直接朝着海面坠落而去……
  整个越狱的过程并没有所谓的火药味十足,可以这么说,很是静悄悄,似乎在昨天夜里,里德终于完美的掌控了如何将他自己从不足一尺的窗户之中挪移出去的技巧了,而且还学会了伏地魔的终极奥义贴地行走。
  “他准备去哪?”
  裹着浴巾的米凯拉一边包着自己的长发,一边注视着画面中最后定格的海面有些好奇的问道。
  莱克笑了笑:“对于里德·里查兹这种人而言,成功了,一切都是他的功劳,如果失败了,呵呵,那么,这错的都不是他,而是这个世界。”
  里德·里查兹很聪明,这没错,但他的这份聪明与托尼·史塔克可不一样。
  这么说吧。
  一个属于自私,一个属于自负。
  顿了顿。
  莱克出声道:“阿加莎!”
  阿加莎:“在。”
  莱克说道:“告诉维克多,他的情敌越狱了,他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
  阿加莎应声:“明白了,大人。”
  莱克嘴角上弧,看向身后的米凯拉微笑道:“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等结束之后,你说我们去加拿大滑雪怎么样?”
  米凯拉耸肩道:“你是神灵,你高兴就好。”
  莱克哈哈大笑。
  他一直没有忘记他的初衷,世界那么大,他想去看看。
  卡尔以为他是一头只会蛮力的神灵,呵呵,他也不想想,如果他只会蛮力的话,如何能在众多妻子之中游刃有余,甚至有数次避免了柴刀大会的出现……
  这是蛮力吗?
  比智慧,莱克一生不弱于人……或者神。
  纽约长岛。
  一身西装革履,正准备参加今天晚宴的维克多挂断了电话,有些银色的瞳孔之中闪烁着光芒。
  穿着一件淡紫色礼服,带着耳环首饰的苏珊从楼梯走下来注视着落地窗那边的维克多说道:“亲爱的,刚刚谁的电话。”
  维克多转身看向苏珊:“里德越狱了。”
  苏珊微微一愣,随即走了过来:“你担心他会来找我们?”
  维克多微微一笑:“不,恰恰相反,我担心他不会过来找我。”
  苏珊有些皱眉。
  维克多笑了笑:“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想,你应该提前去华盛顿了。”
  苏珊摇头道:“不,我应该留下来。”
  因为有了那一场诉讼,还有前几天与史塔克工业召开的联合发布会,维克多工业的股价重回巅峰,甚至,因为证明了他的维克多空间站的破坏是预谋的,自然,他与NASA的合作也从中止状态解冻了。
  如果没有意外,今天与史塔克工业联合举办的晚宴结束之后,苏珊会议维克多工业代表的身份前去太空总署那边,去将明年的合同签订好。
  维克多笑道:“放心,你忘了,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治愈里德这种病毒的。”
  苏珊风情万种:“也包括我?”
  维克多走近抱住苏珊:“不,你可不是病毒,恰恰相反,你是我的解药。”
  “是吗?我是解药?”
  “当然,而且,我现在就需要。”
  “……亲爱的,我刚洗完澡。”
  “再洗一次。”
  “不……要……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