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045章:准备黑化的里德·里查兹

  不仅仅是里德·里查兹傻眼了,就连坐在后面进行旁观这一场审判的众人们也愣住了。
  五十亿富兰克林的赔偿款很多,但在美利坚的诉讼史上面并不是破纪录的,是以,很多,但不值得大惊小怪。
  但一百亿?
  基督。
  耶稣。
  圣子。
  这铁定算是破了一个记录了,毫无疑问,坐在门口在陪审团十五分钟就出结果之时就已经将新闻稿写好的纽约日报的记者在听到这个审判结果之后,先是一愣,随后,便是直接按着删除键彻底的将脑海之中之前所想好的文稿全部给删了干净。
  下一秒。
  记者起身,便是朝着外面赶去。
  这是大新闻,作为曾经第一个在九一一时间发生一秒钟之后就发出通告的纽约日报表示,他们从来不会,也不可能错过任何一个大新闻……
  旁观席位上面一边恍然。
  上座的法官手上的法槌猛敲了几下:“法警,再有喧哗的人直接逮捕起来。”
  站在旁观席位那边的几名法警当即点头示意。
  没多久。
  法官办公室。
  原告、被告、科尔森还有来自史塔克工业法务部的西装男齐聚一堂。
  史塔克工业的西装男上交了之前与里德·里查兹签署的已知专利转让文件,双手交叉,表情淡淡道:“法官大人,如你所见,我们已经将……“
  “我不管你们之间的交易,那是国税局的事情。”
  坐在法官椅上面的法官直接挥手打断,瞥了一眼西装男,之后注视此刻站在他办公室的众人道:“绅士们,这是我的法庭,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交易,但我不得不说,这是我担任法官这三十多年来见过做匪夷所思的案子。”
  来自TNT&G律师事务所的当家人荣恩与他的助手汤姆一脸微笑。
  这起案子的诉讼金额高达一百亿,从根本提成上来讲,他们会有百分之十入账。
  但……
  至于真正会入账多少?那已经不重要了,重点的是,通过这一次的代理,TNT&G律师事务所的名声会更上一层楼。
  而且……
  史塔克工业和维克多工业已经说了,国税局他们那边搞定,总之,这赔偿金额就是这么多。
  里德·里查兹的脸色很难看。
  他不是傻子,否则的话,也不会想出这种针对情敌与前女友的一石二鸟之策了。
  很明显。
  他被耍了。
  他被维克多工业和史塔克工业给演的双簧耍了。
  在判决结果刚刚出来的那一刻,他的手机信息就一个不停的过来了,告知他,他的房子、车子、票子、基金……总之一切可以换成富兰克林的东西都已经被似乎就呆在门口的清算专门人才给做清算了。
  似乎认定了一件事情。
  他不会上诉,或者说,他就算上诉,也不会有任何一家法院会受理。
  一句话。
  首审既是终审!
  在这一刻,资本的黑幕就如此赤果果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现在……”
  法官感叹了一句,想着家里刚刚送到的欧洲豪华沙发,朝着代表维克多工业的律师荣恩说道:“告诉我,审判已经结束,为什么你们还在我的办公室。”
  荣恩看向自己的合作人,备受女法官亲昵的汤姆。
  汤姆灿烂一笑朝着法官说道:“法官大人,根据清算汇报,眼下里德·里查兹先生大约还有三百万富兰克林无力偿还,而且,里查兹先生是具有出逃能力的,所以,维克多工业向法院申请,监禁被告,直到债务清偿完成。”
  “很合理。”
  法官点了点头,随即看向脸色铁青的里查兹说道:“里查兹博士,对于原告的诉求,你有什么意见?或者说,你有什么能担保自己不会出逃的?”
  里查兹心中只觉得怒火在燃烧。
  担保?
  担保什么?
  他已经损失了一百亿三千万的富兰克林了,而且,他手上最值钱的专利也不是他的了,他眼下还有什么?
  法官见状,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在这里同意……”
  掺和进来的科尔森赶忙说道:“法官大人。”
  法官抬头看向科尔森:“怎么,国土安全局想代理里查兹的债务?”
  科尔森摇头道:“法官大人,我们没有……”
  “那就好,这里是我的法院,我不管你的领导是谁,但在我这里都不好使。”
  法官直接打断,想着昨天在网上下单的一整套奢华欧洲宫廷风家具,便是直接将外面的法警呼唤了进来,随即看向众人道:“既然没有异议了,那好,在被告里德·里查兹先生没有清偿完身上债务之前、或者在没有任何保证不会出逃的前提下……”
  科尔森做着最后的努力:“法官大人,国土安全局愿意……”
  法官呵呵冷笑再次打断道:“科尔森探员,国土安全局去年的屁股还没有搽干净,最后一次警告。”
  说罢。
  法官直接朝着那两名走进来的法警挥了挥手道:“将里德·里查兹先生带到雷克斯岛监狱里面……”
  两名法警点了点头。
  法官沉默了一会,在两名法警准备动手的那一刻,看了一眼众人随即吩咐道:“……进行保护性监禁,毕竟,里德·里查兹先生已经一口气补偿了一百亿了。”
  两名法警再次点头,随即朝着低头在那边一言不发的里德·里查兹走去。
  后者缓缓抬头注视着维克多的代表还有史塔克工业的西装男。
  下一秒。
  里德·里查兹笑了。
  笑容……
  很诡异,像极了口裂男?
  很快。
  科尔森被法官礼貌的请出了他的办公室之后,与法院外面的娜塔莎会和之后,两人对着离开的车辆行着注目礼。
  “现在怎么办?”
  “我不知道。”
  科尔森看了一眼旁边的娜塔莎说了这么一句之后,掏出了电话拨打了华盛顿三飞饰总部某办公室的电话说道:“现在,打电话给局长请示吧。”
  娜塔莎耸了耸肩注视着面前的高楼大厦,不知道为何,这面前无比辉煌的建筑物在这一刻,全部变成了赤果果白森森的骨头所铺就而成的。
  伦敦。
  正在玻璃阳光房里面进行着日光疗养的老人睁开双眸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小姑娘说道:“莎朗,怎么了?”
  莎朗·卡特握着手上的电话朝着说道:“姑妈,华盛顿的电话。”
  不多时。
  已经收到岁月侵蚀的佩吉·卡特挂断了电话,叹了一口气,朝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莎朗·卡特说道:“把小家伙的电话找给我,还学会跟我玩心眼了,呵呵,他父亲都不敢跟我玩心眼。”
  莎朗张了张嘴,回头看了看,说道:“姑妈,事实上,托尼·史塔克已经在门口了。”
  佩吉·卡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