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037章:从英雄到阶下囚

  “先生!”
  “说。”
  “莱克·里斯的信息正在被检索当中。”
  “这在我们预料之中,让他查。”
  “是!”
  一头金发的莱克端着一杯波本注视着距离星辰大厦只有三个街区远的上城法院,听着阿加莎的话语,回神如是说道。
  神盾局知道了米凯拉之后,自然,注意到他,是迟早的事情,如果神盾局的智商不足五十才有可能忽略掉他。
  没办法。
  米凯拉的身份信息就这么摆在这里,不谈车管所里面的信息,少年管教局那边也有她的大头贴,让米凯拉人间蒸发换成美狄丝容易,但很明显,米凯拉不愿意让她被蒸发。
  不过……
  被神盾局注意到也许是还是一件好事,不是吗,最起码,眼下经过科尔森这么与米凯拉一接触,他们会以为,他这个英国人莱克·里斯是躲在暗中的宙斯,而不是前不久刚刚抵达地球的瓦罗兰奇迹之神。
  灯下黑。
  古人常言,大隐隐于市,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最起码,给了神盾局一个宙斯的假象能够让神盾局将奇迹之神的注意力从他的身上挪走去调查其他人……
  “先生!”
  阿加莎在沉浸了一会婉转的说道:“恕我直言,先生,这里的凡人或许会认为莱克·里斯只是同名同姓,但凯瑟琳夫人肯定不会这么认为的。”
  莱克点头道:“但凯瑟琳绝对不会把我的神名告诉神盾局,不是吗?”
  阿加莎紧张运算中:“……是的,先生。”
  莱克耸了耸肩。
  莱克·里斯是他的名字也没错,但跟瓦罗兰其他的神灵拥有的绕口而无语的神名而言,莱克直接偷懒在成神的那一刻直接选择了姓名与神名相同,这样的结果有好有坏。
  但对于没有技能只有大招的莱克而言,就算知道他的神名又能如何?瓦罗兰那边除却能束缚住他的铸星龙王是爸爸之外,其余的,对于莱克而言皆是弟弟。
  再者。
  也只有他的妻子们知道他的全称,瓦罗兰的其余人,都称呼为他,奇迹之神莱克……
  而且!
  莱克瞥了一眼投影到自己旁边的阿加莎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就算凯瑟琳知道了,也找到了我,想要把我带回去也很难了,因为,我来这里已经有了一个正当理由了不是吗?”
  阿加莎计算道:“先生,我不认为,凯瑟琳夫人和神圣凯莎夫人会接受您的这个理由。”
  莱克表情灿烂:“接受?不,我不需要她们接受,我只是想借此表达一个观点,我并没有不告而别,而是跑过来开拓新宇宙的,我想,凯莎很乐意在这处宇宙传播她的天使秩序。”
  “可是……”
  阿加莎有些超频:“先生,你是意外流落到这里的。”
  莱克耸肩看向面貌绝伦的阿加莎,嘴角微微上弧道:“我知道,所以,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阿加莎。”
  阿加莎表情有些莫名:“先生,你的意思是,要我对夫人们说谎吗?”
  莱克摇头:“不,这是善意的谎言,阿加莎,你应该知道里斯神族一旦起了内讧,会对瓦罗兰宇宙造成何等破坏的,所以,有些时候,我们必须学会去运用语言的艺术。”
  “……通过撒谎?”
  “不,学会说话。”
  莱克努力的教导着上一次就因为阿加莎不会说谎,导致他与刀妹准备去隔壁宇宙度蜜月的计划被其他夫人给得知,这一次,可千万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一位神灵也许会犯错误,但相同的错误,神灵绝不会再犯一遍。
  与其同时。
  就在莱克教导着阿加莎什么叫做【善意的谎言】的时候,在三个街区之外的纽约上城法院,一场已经维持了半个月的审判,也已经从开始的平淡进入了最后的高【潮】了。
  纽约市政起诉石头人本·格瑞姆的案件。
  这两个月来,对于纽约人们简直就是一场新闻狂欢,但对于里德·里查兹可就没有那么好受了。
  没有什么能够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云端之上跌落而无能为力的那种感觉难受了。
  从开始纽约市人民对于他们冠以神奇四侠将他们高高捧起,到眼下,一些经历过这两个月新闻轰炸的普通民众眼下只有一个念头。
  爱怎么判怎么判。
  其中,一些曾经投资过威客工业的投资客,在维克多决定起诉并且在昨天提交关键证据要求法院宣判投资合同无效的那一刻,毫无疑问,那些投资客恨透了导致这一切发生的里德·里查兹。
  里德的日子很不好过。
  但与其即将背上的庞大债务而言,今天的石头人本·格瑞姆才是最难受的一位。
  坐在被告席上面,活像一个小山似的本·格瑞姆双眸无神,已经是了无生趣的看着前方的模样了。
  坐在本·格瑞姆旁边的免费代理律师更是紧张的看着离开不到半个小时后就已经达成一致重新走进来的十六人陪审团。
  因为维克多工业的关系还有TNT&G律师事务所的鼎鼎大名,导致几乎没有那位律师愿意将自己的宝贵时间白白浪费了,石头人的妻子在石头人变异之后将已经向法院申请无效婚姻了,自然更加不会出钱帮助石头人打官司了。
  而且……
  在本妻子的催促下,为了避免审判之后她也背上庞大的债务,就在昨天,家庭法院直接以基因的改变,宣布了本和他妻子的婚姻为无效,随后,今天早上,有记者去那边的时候,本的家里,已经彻底的人去楼空了。
  坐在后面的里德安慰性的拍了拍前面被告席上的本的肩膀。
  本一动不动。
  很快。
  刚解了手也没有想到陪审团这么快出结果的秃头法官做到位置上,咳嗽了一声,抡了抡自己的小锤子之后,看向自己左侧那边的十六人陪审团说道:“关于纽约市政起诉本·格瑞姆损坏布鲁克林大桥罪、涉嫌恐怖行动罪、一级谋杀罪、危害公众安全罪,陪审团是不是已经有了意见了?”
  坐在陪审团最近的陪审员手握着纸条看向秃头法官:“是的,法官大人,陪审员已经有结果了。”
  秃头法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就宣布吧。”
  那名被十六人选为陪审团主席的陪审员低头展开手上的纸条,看了一眼被告席上的石头人本·格瑞姆,随即面无表情的说道:“陪审团认定,本·格瑞姆损坏布鲁克林大桥罪成立、涉嫌恐怖行动罪……成立,一级谋杀罪……成立,危害公众安全罪……成立!”
  石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