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122章:你妻儿被挖出来了

  肯尼迪机场。
  全称纽约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国际机场,世界著名的民用机场,世界主要航空枢纽,全世界最繁忙的机场之一,全世界最昂贵的机场之一,全世界最大的机场之一。
  候机厅。
  男厕。
  嘭!
  在听闻几名客户和法官皆死于非命,已经打断跑路到南非的中年律师正在推开隔间门离开上飞机的那一刻,轰的一声,隔间门重重的砸在了律师的鼻梁上。
  刹那间。
  鼻血流满面。
  “求求你不要……”
  “嘘嘘嘘!”
  穿着一件夹克,里面套着一件骷髅T恤,在心中已经是一无所有的惩罚者弗兰克·卡塞尔面无表情的看着瘫坐在马桶上正在为自己小命努力祈活的律师。
  律师心中打鼓,语气慌乱:“……你赢了,你……你杀了所有人,飞车党,黑团队,爱尔兰帮……都没了。”
  “是啊,几乎没了。”
  弗兰克·卡塞尔的语气很低沉,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通过声音可以就能知道这是一位直男,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还是一句话,这位一个钢铁直男……
  十分钟后。
  看着在马桶上,被自己领带生生勒死的律师,弗兰克内心一阵愉悦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
  但……
  紧随着愉悦之后上涌的,却是在难以隐藏,如同潮水拍岸,一浪高过一浪的落寞和悲伤感。
  复仇了又能如何?
  他的妻子。
  他的女儿。
  ……都没了。
  带着帽兜,拉上拉链,面容镇定走出机场,准备从此人间蒸发的弗兰克·卡塞尔正在准备拦下一辆计程车的时候忽闻一声口哨声。
  弗兰克闻声看去。
  站在纯银版泰泽罗拉跑车驾驶位那边的莱克,右手提了提手上的波本朝着弗兰克一脸微笑示意。
  弗兰克微微皱眉。
  正待重新转身离去的时候,莱克淡淡的出声道:“有时候,死亡其实是可以逆转的,弗兰克。”
  弗兰克脚步微顿。
  下一秒。
  轰隆一声。
  莱克注视着如同一头猎豹刹那间从十米开外窜到他面前的弗兰克,眼皮不由的一挑。
  这是见猎心喜的一挑。
  突破了人类极限,号称神灵之下,众人之上,站在了人类最强战力巅峰的弗兰克·卡塞尔果然是名不虚传。
  此人有大才。
  如同古代君王吝啬赏赐一样,莱克也丝毫不吝啬,甚至,莱克愿意并且乐意与人分享他的权柄。
  欲成大事,小气是要不得了。
  正好。
  莱克这里有一个绝佳的神位与弗兰克·卡塞尔相得益彰。
  死神!
  哈迪斯。
  是的。
  在一处平行宇宙,弗兰克·卡塞尔曾经是人人都畏惧的凡人,甚至,连雷神都畏惧之。
  那么,哈迪斯就是任何人都恐惧的神,每个人都对他敬而远之。
  两者很匹配。
  最重要的一点,弗兰克喜爱波本,而且,其性格与莱克一样,都属于以牙还牙类型的。
  这很好。
  弗兰克声音低沉,直勾勾的注视着莱克:“你在说什么?”
  莱克微微一笑,低头从怀中取出了在格里什克基地集装箱豪华包间里面找到的照片:“这是你的吧。”
  弗兰克接过照片,双眸之中闪烁一丝悲伤:“你去过格里什克?”
  莱克提了提自己手上的波本:“我有酒,有时间,你有故事,而且对你来说,时间也有。”
  弗兰克抬头看向莱克:“你是谁?”
  莱克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说道:“一个能逆转死亡的神。”
  这可是实话。
  在瓦罗兰如此。
  在这里,同样如此。
  半个小时后。
  星辰大厦。
  弗兰克下了车,看了一眼马路对面就算是晚上十点钟都还在营业状态的披萨路边摊和汉堡路边摊,目光闪过一丝异样。
  很快。
  电梯上行。
  叮咚一声,六十五楼到了,莱克邀请着弗兰克进屋说道:“别客气,随便坐。”
  弗兰克默然无语看着顺手关门的莱克再一次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莱克提拉着刚刚在车上就直接被弗兰克豪饮掉的空瓶子朝着吧台走去:“不妨你先说说。”
  弗兰克冷眼注视着莱克:“我不喜欢玩游戏。”
  莱克从酒柜之中取出一瓶新的波本,在掏出两个酒杯,看向弗兰克淡淡的一笑:“站着说话不累吗?”
  弗兰克面无表情:“不累。”
  莱克哈哈大笑,这是个妙人,他喜欢。
  “好吧。”
  莱克颔首点头微笑道:“那我就直说了,弗兰克,你很强,我很欣赏你。”
  大家都是钢铁直男,拐弯抹角什么的,既然都不喜欢,那就干脆直来直去。
  “你根本不了解我。”
  “是的,对你,我只是有所耳闻,但这不妨碍我欣赏你。”
  莱克如是说到。
  弗兰克强不强,强。
  弗兰克是不是英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如果以漫威这种个人崇拜价值观来判断的话,毫无疑问,是。
  莱克来这里是为了拯救这处宇宙,带领这处即将寂灭的宇宙重生的。
  他是好神来着。
  既然如此,一位好神,就要满足好神的人设,比如,帮助一些英雄弥补遗憾……
  莱克将一杯波本推到了对面,朝着弗兰克坐了一个有请的动作。
  弗兰克沉默了一会,走到了莱克的对面坐了下来。
  莱克端起波本微微举高。
  两杯相碰。
  莱克轻抿了一口波本朝着弗兰克说道:“弗兰克,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派人去绿木公墓挖出你的妻女……”
  “嘭!”
  弗兰克徒手捏碎酒杯,双眸瞬间通红的,如同一头来自地狱的恶灵一样怒视着莱克:“你……说……什……么。”
  莱克表情不变:“如果我在告诉你,挖出玛丽亚和丽莎,是为了让她们重逢人间的话,你又是什么表情?”
  弗兰克瞳孔的双眸一缩。
  莱克握杯微微一笑。
  提到纽约的旅游景点,不少人首先想到帝国大厦、时报广场、第五大道等繁华地方。
  但这坐落在纽约市布鲁克林的绿木公墓也是一大旅游景点。
  历史悠久、风景优美,还是许多名人的长眠处,弗兰克的妻女便是葬在这座墓园里面。
  莱克在去肯尼迪机场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
  跑到那边去挖墓的不是其他人,更是刚刚荣升代理行动主管娜塔莎手下的一队人。
  看。
  这就是朝中有人好办事的结果。
  弗兰克沉声道:“没人,能够逆转死亡。”
  莱克耸肩:“人的确不行,但抱歉,我是神,神灵,为所欲为。”
  弗兰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