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123章:你开枪啊

  还是那句话。
  每当莱克一脸淡淡的说出自己身份是神灵的时候,那第一次脚踏虚空的故事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有些时候,莱克经常会自己一个人突然想到,如果当时他没有对着那条龙尾下口的话,那还会有他的故事吗?
  答案很显然。
  是以。
  在瓦罗兰到处宣传他是铸星龙王私生龙的时候,莱克是一点儿怒火也没有,毕竟从血统来讲,豪饮了铸星龙王鲜血的莱克体内,流淌的鲜血也是龙血。
  “……神灵?”
  “是的。”
  莱克信誓旦旦,弗兰克直接嗤鼻一笑。
  莱克笑道:“你不信?”
  弗兰克沉声道:“我之前是天主教的信徒,在我休假的时候,我都会和我的妻子、女儿一起去教堂做祷告,教堂日的时候,我们一家跟着神父帮助穷人,我妻子更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但结果呢,玛丽亚死了,我的女儿死了,为了什么?狗屁,从我在医院醒过来的那一刻,我就丢掉了十字架。”
  莱克点头注视着弗兰克外套之中的骷髅T恤说道:“看出来了,你转变了自己的信仰。”
  “是的。”
  弗兰克没有任何犹豫:“我转变了自己的信仰,最起码,比起上帝,地狱显然更加真实。”
  天堂琢磨不到。
  地狱……
  这么说吧,天堂相对于的是永生,如果真的有天堂的话,为什么一定要经历死亡呢?
  莱克笑了笑。
  下一秒。
  咔擦!
  一声手枪上膛的声音,光速如弗兰克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枪对准了莱克的眉心:“现在,告诉我,你是谁。”
  莱克眼眸微抬:“我说了,我是神,据说,卡塞尔上尉,以你多年战争培养出来的直觉,告诉我,我有没有在说谎。”
  弗兰克·卡塞尔,海军陆战队上尉,不过在去年,因为女儿的一句话,这家伙就退役成为匡提科学院的军事教官了。
  弗兰克沉声道:“你没有说谎。”
  莱克表情微笑。
  但……
  弗兰克却是再一次说道:“我见过太多的邪性人,他们用着蛊惑的语言蛊惑别人,到了最后,他们都一个个以为自己真的是神。”
  莱克毋庸置疑的点了点头。
  这倒是实话,这本土什么都不多,就是这种歪教多的很,不要说每隔几年,就是每个几个月都会有人跳出来自称自己是什么神,什么神,结果到了最后,一颗小可爱都接不住。
  莱克想着,双手臂朝着两边一摊,一脸微笑的看向面前持着手枪的弗兰克:“动手。”
  弗兰克眉毛微微一皱。
  莱克表情淡淡:“扣动你的扳机,来验证一下。”
  弗兰克:“你不怕死?”
  “我是神。”
  莱克双手摊着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而且,你有理由怀疑我是不是假冒的,所以,开枪。”
  弗兰克沉默不语。
  这家伙……
  疯了吗?
  这是手枪,能置人于死地的武器,不是什么烧火棍,一枪下去,西瓜会裂开的。
  弗兰克信奉的是以暴制暴,可不是什么滥杀无辜,对于他而言,眼下的莱克充其量不过是个神神叨叨的的家伙罢了。
  莱克暗自摇头:“阿加莎。”
  弗兰克一愣环视四周,阿加莎,还有一个人?
  莱克面无表情的说道:“将绿木公墓的画面投射出来。”
  “是,先生。”
  话语落下,嗡的一声,一副正在上演在绿木公墓的画面瞬间投射了出来。
  黑灯瞎火人挖墓。
  弗兰克见得画面中被抬出来的棺材,双眸顿时更加赤红了起来,扭头愤怒的看向莱克。
  之前弗兰克以为只是说说的,但眼下,好家伙,这特喵的是真的。
  莱克呵呵一笑。
  下一秒。
  莱克面色一板朝着弗兰克吼道:“动手。”
  “嘭!”
  弗兰克愤怒的按下扳机,下一级,扳机启发击针,嘭的一声,火焰迸发,一枚黄灿灿的小可爱瞬间出膛朝着近在咫尺,莱克的眉心直勾勾的轰击而去。
  “哐!”
  “铛铛铛!”
  “……”
  气氛瞬间沉默了起来,弗兰克表情有些呆滞的看着掉落在吧台上面还调皮的弹跳了两下的子弹眨了眨眼。
  刚刚……
  子弹出膛,的的确确轰击在了莱克的眉心之上,但也仅仅是这样,在子弹轰在莱克眉心的那一刻,似乎崩在了什么铜墙铁壁上面去了一样,子弹失去了所有动能还瘪了从空中掉了下去。
  这……
  怎么可能?
  弗兰克看着面前放下手臂重新端起面前波本的莱克出声道:“这是什么魔术?”
  莱克抿了一口波本看向弗兰克:“我是神,弗兰克。”
  他的群星虽说还在路上,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临近,他的神躯也在逐渐上线之中。
  眼下?
  让米凯拉在试试用棒球棍击打一下,你看他还会不会在晕过去。
  一想到第一次落地时候的遭遇,莱克就有些惆怅,毫无疑问,这俨然要成为一大污点存在了。
  莱克想着看向弗兰克说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弗兰克,因为开枪的人是你,所以,我愿意原谅你一次。”
  空口无凭,人家需要验证一下也是应该的。
  如果将他换做是弗兰克的话,如果有人跟他说他是神的话,莱克保准二话不说拨打精神病院的电话了。
  就在这时。
  大门那边传来了开门声。
  莱克入眼看去。
  弗兰克右手一晃收起了自己的配枪,在电光火石之间抓起了他的酒杯也是看去。
  进门有说有笑的娜塔莎和罗许曼走了进来,罗许曼见得家里多了一个陌生人微微一愣,娜塔莎则是嗅到了开枪之后独有的微弱味道脸色不由的微微一变。
  但当目光落在弗兰克的身上之后,这表情更加古怪了。
  “罗许曼,你先上去。”
  “……好吧。”
  等到罗许曼上楼了之后,娜塔莎走了过来,朝着莱克说道:“我以为你找到这个家伙需要一些时间呢。”
  莱克举了举酒杯:“我做事,向来讲究快、准、狠。”
  “看出来了。”
  娜塔莎点了点头,随即伸手朝着弗兰克递去:“卡塞尔上尉,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一年?”
  弗兰克看着伸到他面前的手微微皱眉:“是你?”
  去年,弗兰克因为女儿准备从军中退役之后,在他的申请书上交了的第二天,有两个家伙来了他的面前邀请他加入一个什么保密等级非常之高的执法局。
  其中……
  就有娜塔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