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某美漫的神灵 > 第068章:即将张开的神奇剧情

  出了门。
  上了车。
  “嘭!”
  在驾驶位上调整了一下坐姿,有着一肚子问题的科尔森,将他的目光对准了坐在副驾驶上的娜塔莎说道:“好了,现在,娜塔莎,也许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特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娜塔莎表情淡淡:“到了地方我在和你解释。”
  有着一肚子问题的科尔森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
  回过神来的娜塔莎注视着一动不动的汽车,瞥了一眼科尔森说道:“菲尔,你汽车还没有发动踩油门是没有效果的。”
  科尔森:“……”
  事实上不仅仅科尔森有一肚子问题,娜塔莎的问题也不少,毕竟任谁知道还有一个自己在世上都会懵圈的。
  娜塔莎已经无法回忆起来,昨天接到那通电话之后,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了。
  他妹妹竟然偷了她的秀发和血液,以甚是想念为由,偷偷的造了一个克隆版的她?
  耶稣基督。
  娜塔莎发誓,若是让她看见叶莲娜的话,她发誓,她会……
  很快。
  新阿姆斯特丹医院到了。
  娜塔莎率先一路直行抵达莱克给予的目的地楼层,在出示了证件之后,顺利无比的进入了特护病房之中。
  入眼。
  病床上躺着一位昏迷不醒,和煦阳光抛洒一丢,有着一头棕色秀发的睡美人身上。
  娜塔莎的脚步顿轻。
  跟着后面走进来的科尔森在看到那睡美人的模样之后,却是吃惊的嘴巴可以塞下加特林机关枪了。
  又一个娜塔莎。
  还是睡美人版本的。
  科尔森不由自主的捏了捏自己的脸皮,以为自己是应该陷入了什么奇特的梦境之中。
  但……
  疼!
  科尔森回神,轻手轻脚的走到站在床边的娜塔莎身边,小声的出声道:“怎么回……”
  娜塔莎注视着睡在床上的自己,感觉颇为怪异的摇头道:“我不知道。”
  科尔森明显不信。
  娜塔莎看向科尔森说道:“我发誓,在昨天之前,我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菲尔,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科尔森看向娜塔莎没有说话。
  娜塔莎说道:“这件事情,不要和局里说。”
  科尔森张了张嘴,另外一个被局里形容成战略武器的娜塔莎出现了,不跟局里说?
  这……
  科尔森有些纠结,但想着此前跟娜塔莎一起出过的任务,想了想说道:“行吧,这件事情我不会主动向局里汇报。”
  娜塔莎微微一笑:“谢谢。”
  病房门推开。
  作为新阿姆斯特丹特护楼层医生的珍妮·贝努瓦走了进来朝着背对着她的科尔森还有娜塔莎说道:“嗨,你们是谁,这里是监护病房,你们不能这么随便的进来。”
  科尔森转身掏出证件:“联邦调查局。”
  一般情况下,这联邦调查局的名号在纽约城是很吃得开的,但很明显,这一次不行。
  珍妮注视着科尔森逃出来的联邦证件冷冷一笑道:“联邦调查局了不起吗?也许,我该打电话给你们局长,亲自过来将你们两个领回去。”
  科尔森瞬间皱眉。
  一个女医生哪来的口气说认识纽约的联邦局座?
  就在这时。
  莱克从外面走了进来,带着微笑:“贝努瓦医生,没事,是我请他们过来的,你知道的,我想尽快找到这个病人的家人。”
  珍妮脸上怒气消散,瞥了一眼对着她的科尔森,还有多看了一眼背对着她的娜塔莎,随即朝着莱克微笑道:“里斯先生,你真是个好人。”
  莱克笑了笑:“医生,能让我跟他们说句话吗?”
  珍妮点头:“当然,不过因为病人还在昏迷状态,探视的时间不能太久。”
  莱克点头:“谢谢你,贝努瓦医生。”
  珍妮笑道:“不,应该感谢你,毕竟,向里斯先生这么无偿捐赠五百万富兰克林和十套全新监护设备的慈善家已经很少见了。”
  莱克和这位珍妮·贝努瓦寒暄了几句之后,待得医生离开后,莱克朝着科尔森还有娜塔莎耸肩道:“我忘记跟你们说了,似乎,这位贝努瓦医生曾经和纽约的联邦局座有过一段婚姻关系,幸好我赶来了,要不然,你们回去怕是要被那位局座穿小鞋了。”
  科尔森干干一笑。
  莱克说完之后,走到另外的床边,注视着病床上昏睡的睡美人般娜塔莎说道:“我把她送过来的时候,她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医生说她的特征一切正常,精神收到了创伤,醒过来的时间很难估计。”
  说着。
  莱克抬头看着目光注视着床上娜塔莎的娜塔莎说道:“事实上,如果你们今天没来,我都打算打电话给联邦调查局,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了。”
  科尔森再次干干一笑:“谢谢。”
  娜塔莎低头不语的注视着病床上另外一个自己。
  就在这时。
  “婴宁!”
  病床上的娜塔莎柳眉微微一动,鼻尖微微一皱,在之后,似有苏醒的迹象。
  不多时。
  病床上的娜塔莎缓缓的睁开双眸。
  下一秒。
  “哥哥。”
  “哥哥?”
  “哥哥!”
  半个小时后。
  莱克表情一脸的无奈,右手被一穿着病服,表情紧张到极致的娜塔莎拽着。
  科尔森在旁默默的望天。
  正统的寡姐娜塔莎则是一脸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另外一个柔弱版的自己……
  这特喵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娜塔莎心中爆了一句粗口,压根不知道,为什么另外一个自己一醒来会叫另外一个男人哥哥……
  该死的叶莲娜,你对我的克隆体灌输了什么鬼记忆。
  此刻的娜塔莎恨不得直接杀回俄国,将搞出这一切的妹妹叶莲娜吊起来狠狠的抽打。
  珍妮·贝努瓦医生从外面走了进来。
  还没等娜塔莎和科尔森出声,被柔弱版娜塔莎拽着袖子的莱克率先说道:“医生,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神情之并茂。
  无懈可击。
  珍妮翻阅着手上柔弱版娜塔莎刚刚的检测结果耸了耸肩:“暂时还不清楚,不过,经历过冲撞然后昏迷的病人,醒过来出现短暂的记忆重叠和缺失是一直存在的。”
  正统的娜塔莎出声道:“什么意思?”
  珍妮瞥了一眼娜塔莎,朝着莱克说道:“里斯先生,你之前说过,是你在地震之中将她救出来的?”
  莱克点了点头:“对,当时我把她救出来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之后就昏迷过去了。”
  珍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就很好解释了,毕竟你是她的救命恩人,在这种重创下,出现记忆混乱是很正常的,也许,在她的记忆之中,对她最重要的就是她的哥哥,而你,里斯先生,你正好填补了这段空缺。”
  莱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