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2004 > 第1章 一雪前耻

  “陆小川,你是咱们同学的骄傲!”
  “陆小川也是咱们能叫的吗?应该叫陆总,哈哈!”
  “陆总!我表妹刚从国外留学回来,长得贼漂亮身材一级棒,要不一会把微信推给你?”
  黄河国际大酒店金碧辉煌的包厢内,陆小川被老同学围的水泄不通。
  在有着1200万人口的中原市,像他这样白手起家,资产数十亿,年纪不大且未婚的钻石单身汉,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有钱有地位,未来还一片光明,陆小川让无数人羡慕。
  面红耳赤的他端起酒杯:“来,今天我高兴,大家喝个痛快!”
  一小时后,北大街口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一辆失控的泥头车与一辆劳斯莱斯相撞……
  睁开眼,陆小川觉得脑袋有些昏沉。
  环顾四周,老旧的桌椅,残破的墙壁,满是裂纹的黑板上写着“高考加油”四个字。
  这熟悉而又颇具年代感的场景让陆小川眉头紧皱:
  自己不是出了车祸吗?怎么回到高中教室了?
  难道是在做梦?
  掐了掐大腿,疼痛感告诉他这不是做梦。
  “操,老子不会是重生了吧?”
  有钱有地位的他,未来可谓前途无量,此时要是重生了,那岂不是说一切都归零了,都要重头再来?
  “他妈的我压根不想重生啊!”
  嘀咕了一句后,教室里走进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生。
  女生很漂亮,柔顺的沙宣头让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俏皮,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很水灵的眼睛,脸上洁白无瑕,看起来很干净。
  她叫陈瑶也,是当年陆小川上高中时追过的一个女孩子。
  此时教室里并没有其他人,而陈瑶也又是一幅冷冰冰的面孔朝着自己走来,手里还拿着一份叠好的信纸。
  这一幕陆小川历历在目。
  当年自己趁着快高考时给陈瑶也写了一封表白信,此时陈瑶也应该就是来退还这封信的。
  如果剧本没有任何改变,陈瑶也会在信的最后面批复这么几个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而且她还会很狠狠的羞辱自己一番。
  自己也会因为她的羞辱,变得越来越自闭,难受痛苦了很长时间呢……
  既然现在老天重新给了自己一次机会让自己重生了,那就借机一雪前耻吧。
  眨眼的功夫,陈瑶也走到了陆小川跟前,正要把信扔到陆小川面前,陆小川却主动发话:“既然你不喜欢我,这封信撕了扔掉就是,不用给我退还。”
  “哦?”陈瑶也嘴角微微上扬,露出玩味的表情来:“我在信的最后面写了想给你说的话,你不打算看看吗?”
  “不用,我知道里面写的什么。”
  “是吗?那你猜猜看,我看你说的对不对!”陈瑶也的兴趣被勾了起来。
  “这样吧,我要是猜得出来,你把你的手帕给我行不?”陆小川记得很清楚,陈瑶也是个很爱干净的女生,身上总是装着一个卡通手帕。
  “没问题!”陈瑶也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同时心里琢磨着: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什么样的人都能给自己写表白信嘛?
  等下就让你尝尝教训!
  不管你猜对猜错,我都能找机会羞辱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对不对?”陆小川笑着说道。
  “啧啧,猜的挺准嘛!”陈瑶也有些意外,陆小川居然猜的这么准,而且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居然很淡定。
  按理说自己拒绝了他,还用这话羞辱他,他知道后不该激动不该难过吗?
  怎么还笑得那么从容呢?
  紧接着,让陈瑶也更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陆小川直接从她手里抢过手帕,说了声谢谢后,弯腰擦了擦他的鞋,随后将那条已经脏兮兮的手帕扔在桌上,很嫌弃的推开陈瑶也后朝着教室外走去。
  “你……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陈瑶也看着陆小川的背影大喊着,气的她胸脯起起伏伏。
  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次受到这种羞辱,而且羞辱她的还是自己的追求者。
  这陆小川不是喜欢自己吗?
  看表白信里写的那么诚恳,说什么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俏皮可爱的女生,说什么愿意做我的守护天使,让我永远开心。
  他妈的这就是守护我的方法吗?就是这样让我开心的?
  居然拿我的手帕擦鞋羞辱我?
  虽然自己有点自找其辱的嫌疑,但他哪里又有一丁点喜欢自己的样子啊?
  “陆小川你个臭养猪的!我和你没完!”
  臭养猪的?
  走出教室的陆小川听到陈瑶也的喊声时眉头微皱。
  2004年的年初,老爸建了个养猪场,因为这自己经常被班里人笑称为臭养猪的。
  更要命的是,这年6月份猪价大跌,老爸赔了很多钱,醉酒后想不开自杀未遂,还摔断了一条腿,从此一蹶不振。
  提起老爸陆卫国,陆小川是又佩服又有些看不上。
  他是个特别爱折腾的人,从90年代开始就在街头卖瓜子香烟各种光盘,后来又摆地摊卖衣服鞋子等等,反正看别人做什么赚钱他也就跟着做,还总到处吹牛说自己有经商天赋,早晚有一天要成为全市首富或者全省首富。
  可实际情况是,他不适合经商,做什么都亏钱。
  “等等!”陆小川突然意识到,当年自己被陈瑶也拒绝的那天,也是老爸跟村长打架的那天。
  此时此刻,老爸应该正在村长家喝酒呢。
  没有多想,陆小川急忙跑出学校,向家里跑去。
  大王村,在下原市的北边郊区,跟省会城市中原市仅仅隔着一座大山,由于离着市区较远,陆小川回去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跑到村长赵虎家时,院子里已经叫骂声一片了。
  “陆卫国!不是老子瞧不起你,你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你信不信,你这养猪场早晚让你赔得裤衩子都没了!”村长赵虎此时被别人驾着,在他面前几米远正是陆小川的老爸陆卫国。
  陆卫国显然喝多了,脸面通红:“你记住你这话,老子早晚要发财打你的脸!”
  “做梦去吧你!天天想着当村里首富,当市里首富,甚至还幻想着当省里首富,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张脸,尖嘴猴腮的像是大富大贵的人吗?别白日做梦了!”赵虎嘴上丝毫不留情面。
  “老子今天跟你拼了!”当着村里这么多人的面,陆卫国显然脸上有些挂不住,喊了一声后就朝着赵虎冲去。
  不过两人都被村民死死拉着,加上这时候陆小川上前拽住了老爸往院外扯,最终这场争端被平息了。
  回到家后,陆卫国怎么想都咽不下这口气,在那骂骂咧咧的,说了赵虎很多坏话。
  看着老爸这样,陆小川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好歹是自己亲爹,在外人面前受了这样的气,陆小川自然也有些不爽。
  “爸,你真想当咱们市的首富啊?”陆小川问。
  “怎么,你也想挖苦你老子几句?”
  “不是,我是说你要想当的话,我培养你啊。”好歹自己上辈子是身价数十亿的大佬,再加上自己重生归来,对未来十五年又很了解,有这个金手指在,把老爸培养成市首富或者省首富,那都不是多大问题。
  “你小子这点倒是像我,说大话不打草稿!唉……”
  陆小川苦笑一声:
  你也知道你爱说大话啊?
  同时他也明白,自己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想来想去,他想到一个好办法,老爸这人是有点迷信的,那就从这点入手……
  这天下午,陆小川没有去上学,而是拿着十块钱去了邻村,从一户养狗的人家里淘来一个狗盆。
  这个狗盆其实是个青铜盆,当年大概是2005年左右,陆小川家的邻居从隔壁村淘来,然后转手卖了七万块,成为十里八乡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话题。
  此时自己若先捡了这个便宜,那钱不就是自己的吗?
  当然,陆小川赚钱是次要的,他主要是想给老爸演一出戏。
  拿着淘来的青铜盆去了古玩市场后,陆小川直奔一家最大的店走去。
  当店老板拿过青铜盆简单看了一番后,很淡定的说道:“这玩意不值钱,给你二十块吧。”
  很显然,店老板把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当傻子了。
  “我看你这家店规模最大,想着老板您的眼力肯定特别好,既然你不识货,那我就不打扰了。”陆小川转身就走。
  “等等!”店老板这下急了,他自然看得出这个青铜盆是个值钱的宝贝:“你想卖多少钱啊?”
  “七万。”
  “呵呵!”店老板一边摆手一边笑:“你这真是狮子大开口,这玩意我最多给你5000,多一毛我都不要。”
  陆小川没接话,转身走出店。
  见陆小川走出去,店老板急忙又出去把他拽回来。
  “看小老弟这意思,你知道这玩意的来头?”
  “那是当然,这是春秋时的物件,而且不是一般人家有资格用的,你看底下这个脚……”
  陆小川话还没说完,店老板伸手打断他:“行,看你年纪不大,倒还是个行家,不过七万块确实多了点,我给你六万吧,六六大顺,听着也吉利不是?”
  陆小川知道,自己若是坚持下去,七万块肯定是能要下的,不过他想送个顺水人情,毕竟自己现在没有人脉没有关系,哪怕是知道很多商机,想要具体开展起来也有些困难。
  多交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
  “行,六万就六万吧,那一万就当交个朋友,以后如果有事情劳烦您,还希望您能帮帮忙。”
  “那是一定,一定!”店老板这时候开始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
  在他看来,这人穿着普通,明显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是他跟人说话时眼神里透露出来的那股子淡定自信的气势,却是一般人没有的。
  这孩子将来一定前途无量啊!
  由于六万块的现金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时的天色已晚,银行那取不出来,他只好给老朋友打去电话,让人来送钱。
  半小时后,一辆宝马车开来。
  车停稳后,从车里下来两个人。
  陆小川眉头一皱:
  真是冤家路窄啊,一个是陈瑶也,一个是她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