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2004 > 第37章

  “你不要跟我说这样的话,要是你对象在跟前,你还敢这样跟我说?”陈瑶也没好气的说道。
  “敢啊,那有什么不敢的,不然你现在叫她过来,你看我敢不敢说。”
  陈瑶也很清楚他在嘴硬,可又没有任何办法,总不能真的把唐黎书叫来吧?要是人真来了,那最紧张最尴尬的肯定是自己。
  “我懒得跟你扯皮,没啥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啊。”见陆小川也不像是出大事的人,陈瑶也其实也就放心了,反倒是在这一直呆着她心里很不安,就怕有人突然来看到,然后觉得自己是小三什么的。
  “急啥啊,你这进来才几分钟啊就走?在聊一会呗。”
  “聊什么?”
  “嗯……就是关于之前那事,我一直想给你道个歉的,其实我也不是故意想……”陆小川的话还没说完呢,陈瑶也直接打断了他。
  “别提这件事了,过去了。”
  “那说说现在吧,咱们两现在是什么关系啊?”陆小川试探性的问,虽然他心里很清楚,陈瑶也既然今天来看自己,那她心里铁定还是有自己的。
  只要自己稍加忽悠,估计两人关系缓和是没问题的,起码当朋友还是十拿九稳的。
  “没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你还给我送果篮啊?”
  “呵!”陈瑶也冷笑一声:“那我能不能先问问你,你是不是真心喜欢唐黎书的?”
  “是。”在这点上陆小川不想否认。
  虽然当初陆小川已经选择了一次唐黎书,但陈瑶也心里还是留有侥幸心理的,她总觉得陆小川那天多少是有点苦衷或者难言之隐的,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可此时此刻,陆小川亲口承认是真心喜欢唐黎书的,陈瑶也的心自然也凉透了。
  也就是这时她下定了决心:
  自己绝对不能再犯贱了,以后不会再和陆小川有任何的联系了。
  “那你既然跟人家好了,以后就好好对人家吧,我看人家像是个好女孩,而且那天你们开业的时候,我路过你们公司门口,见你也挺疼她宠她的,我跟你……”顿了顿,陈瑶也继续说:“我跟你就当是一场笑话吧。”
  “其实有些事吧,我……”
  陆小川正要说些心里话呢,病房里的门突然被推开。
  房间里的二人几乎在同一时刻把心给揪紧了。
  尤其是陈瑶也,她就怕是唐黎书进来,急忙把脸转到了一边,并且深深低下头,连来的人到底是谁都不敢看一眼。
  “你好,我是昨天受了你帮助的那个人,还记得吗?”
  当陆小川看到来的人是郑韵衣时,他也算是松了口气,正要给陈瑶也说,陈瑶也却突然小跑着出去了。
  就在她出去的同时,喜欢观察事物的郑韵衣这时候看了陈瑶也一眼,心里也嘀咕着:
  好漂亮的女孩子啊。
  跟这个男生是什么关系呢?
  记得昨天在饭店里这男生跟前也有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那个好像是他对象,而这个女生刚刚一脸惊慌的跑出去了,干嘛这么见不得人啊?难不成是小三什么的吧?
  那要是这样的话,躺在病床上的这个男生,估计也不是啥好男人。
  由此一来,郑韵衣对陆小川的印象就有些不好了。
  不过郑韵衣今天是来道谢的,并不是很在乎这个。
  “昨天真的谢谢你了。”郑韵衣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
  陆小川也知道信封里面是钱,看厚度应该有两万块。
  “医药费我会全部负责,这两万是额外给你补偿的,你要是还有什么问题或者需要的话,你可以跟我说。”
  “郑小姐真是大手笔啊,这一出手就是两万块啊。”陆小川笑着说道。
  郑韵衣一愣: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姓什么?
  不过简单想想也能理解,是自己安排他来医院的,在住院单上是有自己的名字的。
  “主要是我看你伤的也挺严重的,两万其实……其实也不多。”
  对郑韵衣来说,两万块钱确实不多,而且她今天过来并不止拿了两万,在她的包里还有一个信封,那里面也装着两万块。
  她寻思着假如陆小川觉得两万块钱不够,或者他家里人不好对付的话,就再多给他两万。
  不过看现在陆小川这情况,应该是不会再多给自己要钱了。
  然而,让郑韵衣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陆小川直接推开钱:“这钱我不要,你把医药费付了就行了。”
  “啊?”郑韵衣有些惊讶:“你不会是觉得钱少吧?要是钱少的话……”
  “不是,你误会我意思了。”陆小川急忙打断她:“我昨天帮你并不是为了钱帮你的,只是觉得你很像我以前喜欢过的一个人,觉得咱们两有缘罢了,所以这钱我不要。”
  陆小川这话自然是瞎编的,他太了解郑韵衣的性格了,假如自己给郑韵衣说自己只是想跟她交朋友啥的,郑韵衣估计心里会有防备。
  而自己说她长得像自己以前喜欢过的女孩,郑韵衣心里的戒备估计会少些,可能也更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不收钱。
  当然了,如果是换做2019年,他给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么说,人家肯定会觉得她这个撩妹理由很老套。
  可这是在2004年啊,还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撩妹技巧,郑韵衣自然会信。
  不过信归信,但郑韵衣可不想跟陆小川有过多的交集。
  首先对方只是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学生,而且还是个搞外遇的花心学生,这样的人郑韵衣不感兴趣。
  她这种御姐,感兴趣的都是比较成熟的人。
  其次自己即将要接受家里数亿资产的产业,在这个节骨眼上肯定会有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对自己动坏心思。
  一定要尽可能的与人少接触,尤其是陌生人。
  所以郑韵衣今天来只是给陆小川送钱,不考虑其他的。
  “不管怎么样,这钱你得收下,我这人不喜欢欠人人情,不然我这心里不舒服的。”
  “你如果想还我人情的话,能否把昨天打我的那个男人的信息给我啊?”
  郑韵衣愣了下,她并不打算告诉他任何关于成熟男的事。
  其实郑韵衣也是替陆小川考虑,在她看来陆小川不管是从身手,还是两人身后的背景,都是无法跟成熟男对抗的,假如他得知成熟男的信息再去找人家麻烦,估计还得再住一次院。
  而且这件事她也希望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免得回头事情闹大了被家里人知道,那就不好看了。
  “还请你谅解下,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你也别找他了,这样对你也比较好。”
  陆小川是个聪明人,他自然也明白多说无益,接着急忙转移话题:“你是狮子座吧?”
  “啊?”郑韵衣回头惊讶的看着陆小川。
  “我说你是狮子座吧?星座。”
  “你怎么知道的。”
  “真是巧了,我之前喜欢的那女生也是狮子座的,跟你说话方式啥的也挺像的。”
  这时候郑韵衣才有种感觉,这小子有点想和自己套近乎的嫌疑。
  可是套就套吧,他怎么能说的这么准,连自己是狮子座都知道。
  郑韵衣虽然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是她对星座这些特别感兴趣,这大概也是很多女孩子的通病。
  “那你要不要再猜猜,我喜欢什么颜色?”郑韵衣笑着问道。
  “嗯……”陆小川假装思索,随后回道:“淡蓝色。”
  郑韵衣心头一震:
  这也太准了,自己今天可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全身上下都没有一丁点淡蓝色,他是怎么才出来的?
  “那你再猜猜,我最喜欢吃什么,你要是能把这个猜出来,那我真是服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