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2004 > 第76章 解释

  到了学校去了教师后,陆小川发现唐黎书并不在,完事他试探性的给双马尾打了个电话后才知道,唐黎书在宿舍里正哭着呢。
  陆小川没多想,挂了电话就朝着女生宿舍去了,在楼下时还被宿管阿姨给拦住了。
  “阿姨,我女朋友肚子疼,我上去看看她,很快就下来的。”陆小川撒谎道。
  “肚子疼那就让她下来,你好带着她去医院吗,你上去能解决什么问题啊。”说着,阿姨还用那种很可疑的目光看着他:“谁知道你说话真假哦,万一你上去跟她做什么不安分的事,回头学校知道了可是要怪罪我的。”
  “不会的阿姨,我给你保证。”说着,陆小川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块钱:“要不这样吧阿姨,这二百块钱我拿给你当押金,我给你保证我五分钟肯定下来。”
  阿姨愣了下,寻思着这小子就算是想进去跟女朋友搞坏事,那五分钟的时间应该也来不及吧,假如就算是他到了时间不下来,那这二百块钱的押金不就是自己的么?
  想到这,爱贪便宜的阿姨只好笑了笑把钱塞进口袋里,不过表面上还是严肃的警告他:“我就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啊,超过时了我可得上去找你,而且这钱我也不会退给你的。”
  “行阿姨,我给你保证。”
  “行,那你去登记一下,把你哪个班的,去哪个宿舍找人,找的是谁给我写清楚,最好是给我写真实的,不要糊弄我,不然以后再想进去可就没门了。”
  “这个一定。”
  登记完后,陆小川急忙跑进宿舍,实际上,他并没有把握在五分钟内就把唐黎书给哄好,他之所以给阿姨保证五分钟,实际上有两种打算。
  第一就是先进去再说,至于在里面呆多久,那就看实际情况,反正二百块钱对他来说也无所谓,而且阿姨能私吞这二百块钱的话,她自己心里肯定也很高兴,这也不是一件什么难事。
  第二就是,实在不行的话,他就想办法把唐黎书给叫出宿舍,在校园里找个没人的角落哄她,或者是带她去校外哄她,总比在宿舍里哄着要强很多。
  当到了唐黎书宿舍门口时,还没推门进去呢,他就听见里面的双马尾在说他的坏话:“咱们班长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跟我之前早就该看透他的,而且我给你说啊,这种事肯定不会就这么一次,有一有二有再三你信不信?他终究是个难以捉摸的人,你这样的女生根本就镇不住他啊!”
  双马尾的话说完后,陆小川并没有听到唐黎书说什么,但是他可以隐约听见唐黎书的抽泣声,显然是在哭泣。
  接着,双马尾继续劝着:“实在不行的话,我觉得你们两还是算了吧,我也不是说非要拆塞你们,非要在你跟前给班长抹黑,说实话咱们班长确实是个好人,但就是在感情上可能不是一个好男朋友,而且你又是一个这样单纯没心眼的女生,我觉得你们两在这么下去的话,以后受伤得肯定是你啊,而且会伤的更严重的,所以长痛不如短痛,不然你跟他分手吧?”
  听着这话,陆小川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其实他自己何尝不知道,自己在感情上确实不够忠诚呢,也知道自己跟唐黎书这样好下去的话,以后可能会伤害到她。
  可是每个人对于感情上的事,估计都是自私的,如果让陆小川这时候主动放弃唐黎书,估计他也做不到。
  咳嗽一声,打断双马尾的话后,陆小川强挤出笑容推门进去,接着没好气的看着双马尾:“好啊你,居然在这偷偷说我坏话。”
  背地里说人坏话被当面抓到,双马尾自然有些尴尬,脸也瞬间就红了,不过想起陆小川做的那些事,她立马又理直气壮道:“怎么,我说的那些都是错的吗?不都是真的吗?就算是当着你面,我也会这样说,真是个风流鬼,花心大萝卜。”
  陆小川没理会她,而是看了一眼唐黎书,这时候的唐黎书就坐在床边呢,而且至始至终都没有往陆小川这边看一眼,不过看她眼睛那有些不对劲,应该是哭了好一会了。
  陆小川这心里瞬间就软了起来,走过去后,他推开双马尾,然后坐在唐黎书跟前:“哎呀,哭成这了都,给我心疼死了。”
  旁边的双马尾还阴阳怪气的说道:“别在这假惺惺的了,你要是真的心疼她,你干嘛还要做……”
  “行了你,能不能给我们两点单独空间?让我好好哄哄她!”给双马尾说这话的时候,陆小川的语气是很强硬的,但是他的眼睛却在不停的给双马尾眨巴眨巴的,意思是向她示软,让她给自己点面子。
  双马尾还想说点啥,不过最终也没说出来,叹了口气后走了出去,不过她并没有走远,就在宿舍门口站着,寻思着看看能不能偷听偷听陆小川是怎么忽悠唐黎书的。
  “你相信我不?”陆小川并没有急着解释,而是先问道。
  唐黎书没说话,也没有任何的表示,不过陆小川更倾向于她这意思是不相信自己,如果她相信的话,这时候肯定就说了。
  “我知道你这时候心里面肯定不相信我,但是我必须要跟你说事实。”陆小川试探性的去拽了拽唐黎书的胳膊,唐黎书很迅速的躲开了,这也表明了她此时心里面肯定是有情绪的。
  “昨天陈涵涵跟我说的时候,我确实是不愿意搭理她的,当时你也在附近看着呢,对吧?我一开始确实是不想给她姐姐机会的,咱们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给你说的,对吧?”
  见唐黎书还没有说任何话,陆小川心里反倒是有点轻松了。
  如果唐黎书情绪激动的跟自己争吵的话,那自己估计连好好说出这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好在唐黎书不是那种性格的人,她此时虽然不说话,但自己说的话她肯定都听到了,只要自己解释完,估计会没问题的。
  “但是咱们昨天晚上吃完饭后,刘家荣突然要跟我去公司,在路上他跟我说陈涵涵找了他,想让他劝劝我,好给她姐姐一个机会,我寻思着刘家荣既然给我开这个口了,那我得给他一个面子吧?所以我才给陈涵涵说,让她姐姐今天中午去公司面试,而且我给她说的很清楚,只是来面试,具体要不要那还得我考核一下再说。”
  顿了顿,陆小川继续补充道:“所以今天她就跟她姐姐去公司了,而我之所以没告诉你,是因为怕你知道了去公司跟她们闹起来,或者你心里不高兴啥的,而且我本来对她姐姐也没什么期望,觉得她姐姐来了我找个借口打发走就是了。”
  说到这,陆小川又拿出双马尾来说事了,说他如果提前给唐黎书说了,估计双马尾也知道了,以双马尾的脾气,怕是会去公司里面直接跟陈涵涵吵架,到时候估计公司那边的正常运作也会出问题。
  陆小川此时把自己“瞒报”的一部分责任推到了双马尾身上,这双马尾在门外面听着自然很气,只不过鉴于自己是在那偷听谈话,她也不好直接推门跟陆小川较真。
  “结果呢,今天见了她姐姐后,我感觉她姐姐人还是不错的,在音乐方面还是比较有能力的,而我也打算以后做音乐方面的事业,于是就寻思着先留下她试试,而中午吃饭也是她们一直要求的,说是吃饭的时候聊聊音乐的事,我就跟着去了。”
  说到这,陆小川又试探性的拽了拽唐黎书的胳膊:“至于我们吃饭的时候是谁拍的照,并且把照片洗出来给了你,这些我就不知道了,但这家伙肯定心怀不轨,想拆散咱们两呢,你可别上了他的当啊!”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唐黎书转过脸看着陆小川,两个眼睛紧紧的盯着陆小川:“我那会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还专门问了你一遍,你干嘛要骗我呢?你说话时的语气那么斩钉截铁那么认真,我根本就想不到你说的都是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