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2004 > 第3章 陆卫国后悔了

  话说陆卫国夫妇两回到家后,并没有将入赘的事告诉陆小川,仅仅是将那一箱子钱先藏了起来。
  之所以不告诉陆小川,那是因为他们和陈南海有着同样的顾虑:怕孩子知道情绪激动,影响高考成绩。
  虽然没有告诉陆小川,但夫妇两打算提前给陆小川做思想工作,偶尔吃饭的时候,会旁敲侧击的问陆小川一些问题。
  比如他对上门女婿的看法,比如家里万一穷的揭不开锅了,有人愿意给很多钱让他入赘,他会怎么选择。
  陆小川是何等聪明的人,他自然察觉到了父母谈话中那点微妙的信息。
  “不是,你们是不是跟谁家谈好了要让我倒插门去啊?”陆小川有一天忍不住了问道。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陆卫国和刘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都很慌。
  陆小川自然不信二老的话,不过问了半天见问不出什么来后,他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你们可别给我乱点鸳鸯啊,我这辈子是不会去当上门女婿的。”
  “话别说这么死啊,万一人女方给你一千万,你去不去?”
  “呵!”陆小川笑了:“别说一千万了,就是一个亿十个亿我都不会去的。”
  “竟吹牛,你知道十个亿是什么概念么?怕是真有十个亿在你面前,你吓都吓晕了!”
  说真的,当年的陆小川如果见到十个亿,他可能也会被吓晕,但对现在的他来说,十个亿不过就是一串数字而已。
  反正自己的态度已经表明了,而且不管以后出现什么状况,他都不会打破自己入赘的这个底线,所以他也就没跟二老多聊,毕竟马上高考了,稍微复习下功课还是有必要的。
  时间过的很快,高考的日子很快来临。
  陆小川考完试后,他老爸便张罗着卖猪,等猪全部卖完经过一盘算,除去成本费等等,陆卫国这次赚了160多万,这可是在04年啊,160万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为了庆祝,他在村里办了三天的宴席,完事还买了一辆桑塔纳,天天开到赵虎家门口显摆。
  一时间,他成为全村人谈论话题的焦点。
  同时也有不少人开始拍起他的马屁,说他还是有做生意人的天赋的,甚至还有人说下次竞选村长的时候会选他。
  这些阿谀奉承的话让陆卫国有些飘,他感觉自己未来还能赚更多的钱,相对于陈南海给的那一百万,他也就不是很在乎了。
  有一天趁着陆小川不在家,他问刘芳:“咱们要是悔婚,你说陈南海会同意么?”
  “啊?你想悔婚?”
  “嗯,我仔细想了想,未来我是要成大事的人,要当首富的,到时候首富的儿子去别人家当上门女婿了,你说这传出去丢人不丢人?”
  “那你当初拿人钱的时候怎么就不想这些呢?”
  “当时……当时那不是全部积蓄都买猪苗了嘛,这人一穷就没底气了,再说那狗日的直接拿一百万砸咱们面前,那哪扛得住啊!”说着,陆卫国一脸得意:“不过现在我也是一下能赚一百多万的能人了,我还能看上他那一百万?”
  “那不然问问咱儿子的意见?反正高考也完了,或者回头跟陈家商量商量,咱不入赘,咱娶他家闺女也行!”
  “行!我看娶他闺女靠谱!”
  次日中午吃午饭时,陆卫国把入赘的事给陆小川摊牌了。
  “啥?你们让我当陈瑶也的上门女婿?还拿了人家一百万?”虽然之前就已经觉得二老不对劲,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居然是让自己入赘到陈南海家。
  “当时咱们家紧张,那一百万摆在眼前我都走不动道了!唉,你也别怪你爸,谁叫你爸财迷呢!”
  陆小川有些哭笑不得:“你们这也想的太天真了,就算是我同意,那陈瑶也也不会同意的,她心里都讨厌死我了。”
  “啊?我看你这态度,你不是很反对?”刘芳急忙问。
  “不,我坚决反对,而且这事根本就成不了,人家这钱你们怎么拿的就怎么送回去吧,时间长了容易惹麻烦。”陆小川有些想不明白,自家不过是个乡下农村人,两家是怎么搭上线的?
  “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和你妈改明把钱退了去,正好我也有点后悔了,咱以后可是要大富大贵的人,不能做这种丢祖宗人的事!”陆卫国这时是越想越后悔。
  “对,以后肯定会大富大贵的。”
  陆小川这边得知入赘的事后,倒是情绪没有太过激动,毕竟他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种事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一场乌龙,没必要和父亲吵闹。
  但陈瑶也得知后,却在家闹翻了天。
  次日晚上,在吃晚饭的时候,陈瑶也得知了这件事。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太过分了吧?事先也不跟我说一声,也不管我是什么态度是吗?”
  陈瑶也找不到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这都已经21世纪了,老爸居然还有这种愚昧思想,而且也不事先和自己说一声,就这么随便找个人定下了婚约,难道在他的眼里,传宗接代比女儿一生的幸福还重要吗?
  尤其是对方还是陆小川,是自己很讨厌很瞧不起的一个男生。
  一想到自己要是和陆小川结婚,那真是看他一眼都嫌恶心啊。
  “小也,爸已经打听过了,那个叫陆小川的男生除了学习不够优秀外,其他方面还是挺好的,他入赘到咱们家,其实……”
  陈南海的话还没说完,陈瑶也气的直接摔了饭碗:“你觉得他好那你嫁给他啊,反正我不嫁!”
  “小也!怎么跟你爸说话呢!”王素梅在旁边小声斥责道。
  “如果他非要让陆小川入赘到咱们家,那他就不是我爸,我没有这样的爸!”这话说完后,陈瑶也的眼泪瞬间涌出眼眶,随即跑到自己屋子失声痛哭起来。
  “你这孩子……”陈南海这时候心里也很难受,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把两个女儿当成宝,他也不忍心看大女儿这么难受,对自己这么失望。
  可是一想到传宗接代可是大事,他也只能委屈女儿了。
  等陈瑶也哭声渐小时,陈南海走到她屋门口敲了敲门:“小也啊,爸这样其实也很心痛啊,希望你能多为爸考虑一些,还有就是,爸也不是让你们现在就结婚嘛,你们可以尝试着先从好朋友做起,如果等你大学毕业了,你还是坚决不同意的话,爸也是可以……”
  陈南海这话自然是缓兵之计,毕竟女儿马上就要去省城上大学了,他不想在这节骨眼和女儿有太大的矛盾,以免以后父女情产生间隙。
  “不同意不同意,我这辈子就是到死我也不会同意的!”陈瑶也在屋子里大喊道。
  陈南海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回自己屋子去了……
  话说陆卫国的猪卖完后,接下来是该继续养猪还是干其他的他犯了难。
  当然了,陆小川自然是以祖宗托梦的形式给他提了意见:“拿所有的积蓄去囤积钢材。”
  之所以让老爸选择做钢材生意,那是因为在零四零五年左右,全省大范围大改造,以加快实现现代化建设,光是他们市就扩建了好几个新区。
  随着建房建厂,钢材市场自然也很火爆。
  如果能瞅准这个时机低价买入钢材然后高价卖出,短时间内就能赚一大笔钱,这个可不像养猪,得需要养很长一段时间,还得考虑病灾等等的风险。
  当然了,钢材生意对于外行人来说,入门会有一些难度,需要关系,这个陆小川自然得去打点。
  他此时想到一个人,那就是王长寿。
  王长寿是做古董生意的,而且是古玩街最大的店老板,他肯定认识很多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要他肯搭桥牵线,老爸估计会很容易走进钢材圈子。
  这天,陆小川从老爸那要来一万块,买了部手机后,又买了些名贵的烟酒来到古玩街,打算找王长寿聊聊。
  结果刚走到店门口,他就听见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王叔叔,你一定要帮我劝劝我爸妈,我就是死也不会和陆小川结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