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真的是人生赢家 > 第788章:你有没有心
“等等,夺嫡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既然解冻了他,我自然要带他走,不会停留在此间世界的。”
  
  祝云谨不明所以的看着女人,显然,她是要把自家娃娃带走的!
  
  女人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瞪着她片刻之后,忽然把手里的白猫扔了过来。
  
  “祝云谨,你有没有心!”
  
  她指着祝云谨,恨恨道。
  
  白猫喵呜一声,在空中划出一个抛物线,四个爪子都四处乱抓,祝云谨伸手接住白猫,免得这可怜的小家伙摔地上摔的脑浆迸裂。
  
  白猫被祝云谨接住,顿时四个爪子紧紧扒着祝云谨,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生气就生气,拿它撒气做什么?”
  
  “哼,还敢扒着她,她是没有心的你知道不知道!”
  
  “我怎么就没有心了?”
  
  祝云谨一脸纳罕,她不是钦天界的人,自然要离开钦天界,这不正常吗?
  
  “你你你!”
  
  女子气的拿手指头指着祝云谣,她浑身都在哆嗦,一双重瞳都在抖一样。
  
  “二姐,该不会娃娃是她替四姐生的吧?”
  
  祝云谣忍不住问祝云诗。
  
  不然这女子怎么气的跟看见了负心汉渣男一样?
  
  “别乱说。”
  
  祝云谨回头捏了一把祝云谣的鼻子,把扒着她的白猫塞进祝云谣的怀里。
  
  “等我去把他领出来。”
  
  说完,祝云谨看着女子,示意女子带路。
  
  女子恶狠狠的剜了祝云谨一眼,前面带路了。
  
  祝云谨耸耸肩,不知道女子这不满到底从哪里来的。
  
  难不成是她当年不告而别?
  
  可是当年她学成,自然要离开了,钦天界对于祝云谨来说,和一个秘境没什么两样。
  
  ——然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被搅乱了一池春水。
  
  茅草屋里面便放着一个冰坨子,冰坨子里面冻着个小男孩,小男孩看上去三四岁的样子,粉雕玉琢的样子倒是有点像祝云谣。
  
  “他就在这里了,只是你可要想好,如今宫中形式复杂,一旦解冻势必引来宫中注意,怕是麻烦不小。”
  
  “我在此界停留不了多久。”
  
  祝云谨却是满不在乎,夺嫡与她何干?
  
  女子顿时又是气的咬牙。
  
  祝云谨一挥手,小男孩周身的冰就消失不见,而一直闭着眼睛的小男孩也随之睁开眼睛,瞧见祝云谨,甜甜唤了一句娘亲。
  
  对旁人来说,这是百年时光流淌,对他来说,却只是睡了一觉罢了。
  
  祝云谨单手把小男孩抱起来,随手扯了件衣服套在了小男孩身上。
  
  “对了,如今的皇后,听说是那山上出来的。”
  
  女子冷不丁的说道。
  
  祝云谨动作一顿,扯了扯嘴角,“所以他们到底和修士扯上关系了?”
  
  这也是她讨厌钦天界修士的另一个原因。
  
  明明都已经超脱凡世了,还眷恋凡间权柄,非得和凡人扯上关系。
  
  这就跟都读大学了却还想去争幼儿园那朵小红花一样。
  
  幼稚。
  
  “所以夺嫡才如此形式复杂。”
  
  女子无奈道。
  
  祝云谨让小男孩趴在自己肩膀上,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王室的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懒得掺和。”
  
  反正等他们拿了九幽魂,她就走了。
  
  女子顿时又是气的跺脚,眼看着祝云谨走出去了,她连忙追了出去。
  
  只见外面祝云谣正蹲在地上逗猫玩,黑猫白猫两个猫被她撸的舒舒服服的露着肚皮瘫在地上。
  
  至于另外几个人……
  
  正在看着祝云谣逗猫。
  
  那副痴汉模样活脱脱一圈的二傻子。
  
  “这就是你死活要离开去守护的人?”
  
  女子神色复杂的看着祝云谨。
  
  这人怎么看上去不太聪明的亚子!
  
  “没错,为了她,我可以去死。”
  
  祝云谨的表情骤然柔和下来,一双眼睛映着细碎的光,像是银河落入其中。
  
  女子咽了口口水,不说话了。
  
  有的人可真幸福,能够轻而易举的得到别人求之不得的东西。
  
  “咦,四姐你回来啦,这是?”
  
  祝云谣一抬头就看见祝云谨含笑的看着她,她放下手里的两只猫,好奇的看着祝云谨怀里的小男孩。
  
  “你大侄子。”
  
  祝云谨把小男孩塞进祝云谣怀里。
  
  祝云谣手忙脚乱的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抱着小男孩,生怕给他摔了。
  
  “他长得好像我啊。”
  
  祝云谣看了半天,忍不住感慨。
  
  小男孩的眉眼和她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祝云谣的娃娃呢!
  
  女子:应该是大外甥吧?
  
  不过显然,这种问题她纠正了也没人在意。
  
  其他几个人也是好奇的看着小男孩。
  
  小男孩五官精致,脸上还肉嘟嘟的,活脱脱一个翻板祝云谣,爱屋及乌之下,他们对小男孩好感倍增。
  
  小男孩也不怕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几个人,一笑露出两颊的浅浅梨涡。
  
  “四姐,他叫什么啊?”
  
  祝云谣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小男孩的梨涡,问道。
  
  实在是太可爱了!
  
  “还没起名字。”
  
  “阿谣你给他起个名字?”
  
  边上的女子忍不住额角直跳,这么随意的吗?
  
  连个名字都不愿意自己起!
  
  “那就叫……”祝云谣想了想,“瑾瑜怎么样?”
  
  瑾瑜二字,单独拿出来都指美玉,合在一起,也是美玉的泛称,又比喻贤德美才。
  
  这可是他们老祝家小辈的第一人,自然要寄予厚望。
  
  “祝瑾瑜,真不错。”
  
  祝云谨念了一遍,笑眯眯的夸赞。
  
  其他人也没什么异议,这名字寓意不错,而且哪怕只是平凡的名字,什么大壮小强之类的,他们怕是都不会有异议。
  
  谁让名字是祝云谣起的呢?
  
  祝瑾瑜眨眨眼,还没意识到自己这就被改名了,依旧对着祝云谣咯咯直笑。
  
  “既然瑾瑜已经醒了,那我便走了。”
  
  祝云谨回头看着女子。
  
  女子看她如此干脆利落,顿时忍不住直瞪眼睛。
  
  “你这就走了?”
  
  不应该叙个旧什么的吗!
  
  “自然,我还有其他事要办呢。”
  
  祝云谨笑道。
  
  女子倒是想留祝云谨,却又拉不下脸,只能兀自生闷气。
  
  这个祝云谨到底有没有心的!
  
  “再见了,估计以后我不会回钦天界了。”
  
  祝云谨伸手拍了拍女子的肩膀。
  
  “能够结识你,是我的幸运,毕竟,你是我在钦天界唯一的朋友。”
  
  方才女子还是一脸阴郁,下一秒却是整个人仿佛都飘上了云端。
  
  唯一的……朋友?